关灯 护眼     字体:

返回第一百零五章 相见动手忙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传闻中的越小四,越千秋听了很多,但真实的越小四是什么人,越千秋并不了解。

    可刚刚安人青跟着符贞贞和白青青,不动声色药翻了满屋子人,正主儿却借着装醉,早早躲过了这一劫,哪怕也许有付柏虎提早通风报信的因素,可也足够他高看人一眼了。

    但不管怎么说,那又不是爷爷,又没养过他一天,他凭什么被这家伙呼来喝去?

    撂下刚刚那话之后,越千秋也不躲在屋子里,大大方方打开门跨了门槛出去,就这么理直气壮地站在院子里。借助小孩子那良好的视力,他终于看清楚了厅堂中央除却三个女人之外,唯一一个站着的男人。

    和那一手遒劲粗豪的字给人的印象截然不同,那青年瞧着也就二十四五的年纪,懒懒散散,歪歪斜斜,站没站相,衣服领子拉开半截,乍一看很像是哪来的街头痞子,光是这一点,越千秋就很容易把人和严诩那个刮胡子修面之后立时如同落魄贵公子的家伙区分开来。

    此时此刻,越千秋在院子里,越小四在厅堂里,两人隔着一大段距离彼此互瞪,谁也没有妥协的意思。他们倒是不嫌累,安人青却觉得自己和符贞贞白青青呆在这儿简直碍事极了。

    看到那两个女人傻呆呆地看看这边看看那边,她深深吸了一口气,一手一个把人拖了出去。

    等到脱离了那一大一小的视线,回到了之前初见的厨房门口,她这才压低了声音说:“记住,你们俩今天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明白了吗?否则我也救不了你们!”

    符贞贞和白青青顿时打了个激灵。单单从刚刚两个人那简单的两句对话中,她们就得出了一个让人惊骇的结论——那个北燕的副使有问题!

    此时此刻,两人彼此对视了一眼,同时把头点得如同小鸡啄米似的。

    就在她们赌咒发誓绝不泄漏任何情报的时候,突然头顶一阵衣袂破空声,抬头一瞧,两人就又发现一个人影倏然飘落。对于今天这清平馆犹如筛子似的被人随便乱闯,她们实在是麻木了,没心情更没能力追究。

    这一次,安人青想都不想就一把将符贞贞和白青青拉到身后。倒不是她真有那么怜香惜玉,实在是生怕这两个知道了不该知道的女人被裹挟。

    可那个三十出头的来人四面一看,随即就对她含笑拱了拱手道:“可是安姑姑?在下武德司知事韩昱,敢问九公子人在何处?”

    安人青只觉得额头青筋都快爆了。我比你年纪小多了,你居然还好意思叫我姑姑?

    可是,最后那武德司知事五个字,却把她满腔火气成功浇灭了下去,这下子她算是明白徐浩满脸苦色去搬的,到底是什么样的救兵了。她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继而压低了声音说:“九公子就在前头,但现在,我不建议韩知事去凑热闹。”

    那对父子俩的问题,让他们自己解决好了,最好那当爹的把儿子揍一顿!

    韩昱有些奇怪地挑了挑眉,可随即就笑容可掬地说:“多谢安姑姑提醒,只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想

本章节第(1/3)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