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返回第四百三十五章 骑奴大本营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固安城中,当北燕皇帝一马当先进了城门时,他看也不看大街两侧伏跪的各色军民百姓,却是微微眯起眼睛抬头望了一眼一碧如洗的天空,随即生出了一个很无聊的念头。

    萧敬先这会儿应该已经在南吴的霸州,仰头看同一片蓝天了吧?

    皇帝已经知道萧敬先会走,却没有想到人会走得那么快,那么决绝。仿佛这个生他养他,又让其贵极一时的国家,已经随着那个女人的过世,再没有一丝一毫能够让其留恋的东西。正因为如此,他甚至说不清楚自己的心底此时此刻压着的是怒火,还是惘然。

    而就在这时候,一骑人策马小跑从后头靠近,旁若无人地在侍卫的虎视眈眈之下来到了皇帝身侧,随即略弯了弯腰:“皇上,那个跟着萧敬先竖起叛旗的兵马使岳中已经拿到,臣没费多大的劲,他和他的人一看到臣打出的旗号就投降了。倒是在萧敬先走的另一条路……”

    越小四微微一顿,随即一本正经地说:“那边才是尸横遍野,其中有些尸首已经辨认出来,很像是来自秋狩司的白山卫和黑水卫的人,还有……”

    听到尸横遍野四个字,皇帝不禁眉头一挑:“你这话的意思是,白山卫和黑水卫都不是你调动的?”

    “那当然,臣哪有那个本事,臣现在可是在外头,伸不出那么长的手!”越小四立刻叫起了撞天屈,一面策马紧跟皇帝身侧,一面抱怨道,“再说,就连康尚宫也谈不上真正掌握了秋狩司,更何况臣就带了两个人,能调动南京分司的人截下岳中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他再次提到了岳中,同时不动声色地添油加醋道:“看他仿佛是自知必死,一路上一个字都不说,可他那些兵就没有那么好的定力了,已经有人供述说是被他蛊惑,还说他和先皇后有旧……”

    这话说到这里,越小四故意打住,果然,皇后两个字仿佛触及到了皇帝的逆鳞。顷刻之间,这位北燕至尊就面色遽变,看向他的目光竟是宛若刀子一般。他非常知机地低下头,随即就听到了一个带着森然寒意的声音:“把人带来见朕!”

    仿佛是纯粹的巧合,也仿佛是因为整个固安城最气派的屋宅就是那座兵马使的官邸,所以皇帝并不避讳萧敬先曾经占据过这里,甚至直接就住进了萧敬先曾经呆过的那座屋子。

    从萧敬先离开到现在还不到一天一夜,屋子里却整个连陈设都彻底换了一遍,可皇帝却根本没在意这些细枝末节。

    皇帝把用得最得心应手的赫金童和康乐全都留在了上京镇压局面,身边一个宦官和宫人都没带,全都是一手提拔起来的侍卫和小将,这就以至于别人并不是太清楚他的秉性。因此当他一个人进屋之后,甚至没人敢跟进去。

    而在这种别人面面相觑的时候,还是越小四大摇大摆到了门口,透过门缝张望了一会儿,这才突然头也不回向后招了招手。甄容知道这会儿不可能招呼别人,当即走上前去,结果就被越小四一把抓到了门前。

    “皇上身前没个人不行,你,去里头伺候着,端茶送水也行。”

本章节第(1/4)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