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309章 岁月无痕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杨再兴的大军终于来到了苏兹达尔河沿岸,看着这片熟悉的地方,也是感慨良多。曾经神圣罗马帝国何等强大,洛泰尔二世更是力压群雄,发起了东征,现在强横不可一世的日耳曼人低下了头,那个洛泰尔就躲在苏兹达尔河对岸的帅帐内。触目遍地都是日耳曼残兵,空洞的眼神里,没有半点战斗意志。大量的萨克森百姓,已经击垮了这群日耳曼士兵,既然萨克森王国一切安好,家人没有受到半点伤害,那为什么还要继续战斗下去呢?为了洛泰尔家族的荣耀,还是为了日耳曼帝国的雄心?可怜的日耳曼士兵不知道该如何选择,他们只能硬着头皮待在苏兹达尔河附近,洛泰尔已经是精神恍惚,如同废人一般。随着杨再兴的到来,海东珠也终于放下了心,弗拉基米尔驻军从东面逼过来,仅仅两天时间,就横扫了路上的日耳曼残兵,有洛林人和铁匠士兵的先例在,日耳曼残兵几乎是闻风而降,生不出半点反抗之心。

    石桥渡口,仅仅半个时辰,高宠所部就从西面强行突破,面对强大的古镇骑兵,哪怕是洛泰尔的死忠战士,也只能抵挡片刻。雪花飘落人间,处处一片寒冷,人心彻底冰冻。高宠瞭望远方,没有半点兴奋的神情,“迅速渡过石桥,抢占对面高地,将日耳曼人困死在岸边。”

    “喏”两名指挥使得令后,直接领着人往对面的高坡冲去,此时的日耳曼人早已经是斗志全无,尤其是以腓特烈家族为首的领主士兵投降,更给人带来沉重的灾难。仅仅一刻钟的时间,三千大军就突破了高坡,这也意味着日耳曼人在苏兹达尔河的最后一道防线也被突破。高宠、杨再兴最终与海东珠在苏兹达尔河碰面,看到海东珠安然无恙,高宠和杨再兴也是甚为高兴。多年的军旅生涯,海东珠也不再是原来的小姑娘,站在风雪之中,美目经过四射,透着一股干练,“二位来的还算是及时,大局已定,有没有兴趣陪我去看看洛泰尔?”

    “海贵人请”高宠哈哈大笑,洛泰尔已经是块砧板上的肉,就看怎么切了。海东珠走在前边,身后跟着高宠、杨再兴还有十几名指挥使,军容更是鼎盛非常,沿途的日耳曼士兵早已经被清剿干净,大部分人都选择了投降,余下的死忠分子也没逃脱被杀的命运。拜思尔和苏格斯这些人是绝对不会用自己人换洛泰尔的,失去了萨克森王国的洛泰尔,又有多少价值呢?帅帐中依旧燃着红彤彤的火盆,一个披头散发,灰白苍凉的老人坐在帐中,听到沉重的脚步声,也只是淡淡的抬了下头,随后又耷拉下去,在他眼中看不到一点欲望,看不到一点生气。海东珠有些漠然的叹了口气,洛泰尔是真的完蛋了,从身体到心理,全部垮掉了,这种人已经没有半点利用价值了。曾经何时,洛泰尔也是威震一方的人物,就连腓特烈家族都被他压制的死死地,现在呢?就像一具失去灵魂的行尸走肉,高宠摘下帽子,挠了挠额头上的乱发,“海贵人,怎么处置这家伙?”

    海东珠耸耸肩头,有些无奈的苦笑道,“给他个痛快吧,枭首示众,齐林所部以及骑兵全部前往罗格达丘陵,这场仗该结束了。”

    伊斯特拉高地之战,前后历经三个月的时间,从高地到罗格达再到叶琳堡,几乎打成了一锅粥,瑞典人、高山人、丹麦人、日耳曼人全都搅和了进来。基普罗斯被折腾的太厉害的话,对将来的波罗的海战略计划有害无益,高宠点点头,使个眼色,就有两名指挥使上前将洛泰尔拖了出去,从始至终,洛泰尔就像一个活死人,什么都没说。也许,此时的洛泰尔就是想死,死亡对他来说是一种解脱。至少,洛泰尔还信奉自己的上帝,在天堂里还能留下一丝遐想。洛泰尔的死,显得如此平淡,两年前,估计谁也不会想到,洛泰尔的生死会成为可有可无的事情,不得不说这是一种莫大的悲哀。人死为尘土,就像洛泰尔这样的人物,一点没了脑袋,也没有那么唬人。帝国军人草草的砍掉洛泰尔的脑袋,根本没想过利用洛泰尔做什么文章,宛若杀掉一个普通的俘虏一般。苏格斯以及拜思尔等人心中的惊讶可想而知,在他们想来,不管东方人怎么做,都应该会拿洛泰尔做些文章的,可是,人家东方人根本不屑这么做,想来,一个洛泰尔,人家未必放在眼里,这就是境界的差距啊。外边风雪未停,苏格斯作为东方大贵族的代表,待遇还是非常不错的,至少有单独的军帐,还有两个火盆,拜思尔沉着眉头,百无聊赖的拨拉着炭火,约尔科伦就像失了魂,无精打采的,嘴上还吧嗒吧嗒的发着牢骚,“东方人做事是不是太草率了,洛泰尔这样的人,也不知道好好利用下。”

    “草率什么?哎,人家估计一直没把洛泰尔当成什么大人物,否则的话也不会直接傻掉了,我看东方人八成是盯着波罗的海呢,再过两三个月,天气越来越暖和,那可是拿下波罗的海的好机会”从视野以及目光上来说,东方人要长远太多了,怪不得东方人打下萨克森王国之后就停住了脚步,还跟帝国贵族达成了默契。都以为人家是怕了,可实际上东方人的眼光并没有放在神圣帝国,他们真正想要的就是波罗的海,“东方人很聪明,拿下波罗的海,就等于扼住了丹麦人的咽喉,随时都能向西打通北海道路。相比之下,和我们日耳曼帝国争执不下,代价就要大了许多。我们要是也能有东方人的见识,当年东征也不会败得如此惨了。”

    征服未必一定是兵马强攻,有时候怀柔一些效果更好。就拿洛林人来说,东方人不费一兵一卒,就有可能将洛林王国至于掌控之中,或许洛林人现在还没有彻底倒向东方人,不过在利益面前再加上东方人强大的压力,只是早晚的问题。洛林王室或许不甘心,但那又能如何,胳膊终究扭不过大腿,日耳曼大贵族们不帮忙,法兰克人也不怎么样,光靠王室家族,吃奶的劲使出来也影响不了大局。拜思尔有些懊恼的点了点头,苏格斯说话虽然有些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嫌疑,但也是客观事实,伊斯特拉高地战事结束,东方人不费吹灰之力灭了萨克森王国,等于剪除了后患,接下来只要集中精力对付丹麦人就行了,至于洛林王室,只能同情一下了。法兰克人就算肯帮忙,也不会付出太多东西的,路易斯那个死胖子可是一点都不蠢,他可不会为了洛林王国,往死里得罪东方人,那对法兰克人一点好处都没有。虽然双方在苏格兰问题上有着很大分歧,但至少还没撕破脸皮。

    罗格达丘陵,曹源和叶琳娜的状态都不怎么好,为了打退敌人的进攻,曹源这个罗格达指挥官也被逼着亲自率兵上去杀了一阵,叶琳娜就更别提了。弗拉基米尔城驰援的五千骑兵一开始取得了奇效,但随着时间推移,这点援兵在丹麦人庞大的兵力面前,也变得束手束脚。法云纳是一条真正的老狐狸,再吃了闷亏之后,直接将所部骑兵集中起来,就等着弗拉基米尔骑兵自己扑上去,曹源吃了几次亏之后,再不敢把这支骑兵派出去了。喝口热水,满嘴都是泥沙,吐口唾沫,曹源气呼呼的骂道,“这个法云纳,当真是难缠,北边的压力越来越大,防线再进行收缩的话,咱们可就要被逼到最后一点防区里去了。”

    “今晚上再反扑一次,无论如何要把北边的防区拿回来,否则,这样打下去,人还没死干净,就先被憋死了”叶琳娜说着话,眼神不善的瞪了瞪曹源,今天要不是曹源调配失误,北边防区也不可能丢,如果不是战况紧急,叶琳娜砍了曹源的心都有了,“你最好别再出错了,你再搞出点事来,我手上这点人估计得全交代掉。”

    叶琳娜非常心疼麾下的士兵,虽然号称杂牌兵,战斗力低下,但也不是往死路上送的。曹源自然知道叶琳娜心里有气,苦笑着点了点头,夜色降临,冷风呼啸,战士们冻得瑟瑟发抖,丹麦人更是不堪,他们初来乍到,根本不适应罗格达丘陵的气候,一到了晚上,全都缩在防御工事内取暖。曹源亲自领着三名指挥使,率先对北边防区展开了反击,此时负责北边防区的不是别人,正是卡西莫图,听到前线传来厮杀声,气得他张嘴就骂,“这群东方人,脑子进水了,大冷天的还打,还让不让人休息了?”

    嘴上说着,可柯西莫图的动作却一点都不含糊,当即调派人手增援前线,对方既然不给面子,那就把他们全都留下来,否则的话,还真以为丹麦勇士好欺负呢。夜色漆黑如墨,零零星星的火把根本驱赶不走身上的寒冷,双方士兵休息了没两个时辰,再次厮杀在一起。曹源砍翻一名丹麦士兵,昂首大吼,“拿不下北部防区,今天谁也别想回去,杀!”

    有曹源在前边身先士卒,士兵们谁敢后撤?这次反扑比以往更加猛烈,这是丹麦人所没想到的,他们以为又是一次小规模的袭扰呢,之前东方人可是经常这么干。惨烈的战事还在继续,由于丹麦人应对不足,被杀的节节败退。很快就惊到了卡西莫图,好在卡西莫图还足够理智,没有毫无顾忌的压上去,“东方人攻势如此猛烈,硬拼不划算,黑灯瞎火的,对我们很不利。先撤下来,等天亮了,我们再教训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夜下作战,吃亏的永远是丹麦勇士,因为看不清情况,又不熟悉地形,就算有兵力优势都用不出来。卡西莫图果断的撤下去,把曹源恶心的不行,想杀个痛快的时候,人家不给你机会,徒叹奈何?也不知道天亮后会是什么样的光景,到时候就没这么顺利了。自家人知道自家事,看上去反击战打得风风火火的,但那都是表面功夫。经过好几天恶战,罗格达驻军损失惨重,尤其是自己所统领的精锐士兵,已经十去七八。虽然丹麦人损失同样惨重,但人家兵力足,经得起消耗。到了白天,防区内的情况一览无遗,丹麦人把兵力优势发挥出来,想不头疼都难。有时候实力代表了一切,面对绝对的硬实力,你就算有一百个诡计又能顶什么用?

    黎明来的太快,或许是心理作用吧,朝阳穿透迷雾,定国军士兵习惯性地爬到高坡上,迎接着新一天的战斗。长时间的厮杀,士兵们早就变得麻木了,吃饭睡觉战斗,就像固定模式,余文腾是一名普普通通的步兵,连一名老兵都算不上,可就是这个入职没超过两年的年轻士兵,却前后经历罗格达之战,叶尼塞河之战还有伊斯特拉血战,不断地战斗让他迅速成长起来。伤亡惨重之下,他这个年轻人也意外的成了一名都头。雾气还是有些浓,突然耳边传来一阵异动,余文腾本能的低头滚下高坡,再爬起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己曾经趴着的地方插着一支箭,余文腾脸色大变,拿起旁边的破锣用力敲打起来,“兄弟们,丹麦佬又来了,丹麦佬来啦.....”

    果不其然,随着余文腾的叫嚷,大批的丹麦人从雾气中走出来,他们举着木盾,嗷嗷直叫,这些人几乎人人戴着牛角头盔,满脸棕红大胡子,身材异常魁梧。这群骇人的战士,就是王室最强大的禁卫,号称奥林步兵团,他们成名已久,早在维京时代就纵横北海,成为侵略英格兰的主力军。法云纳也算豪气,一口气把奥林步兵团给派上来了。这群奥林战士,有着高鼻梁,厚嘴唇,一个个长得如同野兽一般,远远地就能感受到他们身上传来的爆发力。

    草原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群头戴牛角头盔的蛮子士兵,看得他一边咧嘴,一边骂道,“这些人怎么长的,一个个跟牲口一样,让兄弟们小心点,用滚木招呼他们。”

    “曹将军,没有滚木了啊,剩下那么点,昨晚上全都烧了取暖啦”副将一句话,就让曹源感受到一股子寒气,“你们这群败家子,不知道省着点用么,火油呢?还有没有火油?”

    副将直翻白眼,心里一阵腹诽,当初叫着点火取暖的是你,现在喊着节约的又是你,不过副将可没胆子跟曹源计较,这位曹将军野蛮起来连殿下都敢坑,谁敢跟他对着干,“火油也没有了!”

    “你....你们....娘的,那还等什么,这群牲口一看就不好对付,让兄弟们往后撤一撤,集中起来”曹源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只能固守待援了,总不能刚夺回北部防区,再还给丹麦人吧。在另一边,定国军士兵已经跟奥林步兵团展开了短兵相接,一交手,就见识到了奥林步兵团的威力。这些人不光戴着牛角盔,人也壮的像头牛,相比之下,不管是斯拉夫人还是东方士兵,在体格上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一名士兵挥刀去看,对面那名牛角士兵拿着狼牙棒砸过来,把这名士兵砸的几乎喷血。面对这么一群身材魁梧,力大如牛的怪物,好多士兵一招之下就被秒杀。一名斯拉夫战士被打出了火性,捡起半截枪柄跟一名牛角战士死磕起来,二人都没什么花哨动作,正面硬碰硬,一时间竟然打得不可开交。

    余文腾刚刚被踹了一脚,肩头也被斧头砍了一下,血流如注,从地上爬来,猩红的眼珠子死死盯着那名耀武扬威的斧头兵,又一名斯拉夫士兵被砍死了,余文腾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猛地站起来,三两步扑过去,抱住斧头兵的脖子一口咬了下去。旁边一名斯拉夫士兵看到这个景象,也从地上爬起来,持着钢刀抱住斧头兵的大腿一阵猛砍。不知道过了多久,这名魁梧的斧头兵终于倒在了地上,而余文腾和那名斯拉夫士兵也处在半死不活的状态,二人不断喘着粗气,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曹源不断吞着口水,打了这么多年仗,还是见到如此变态的人形怪物,好多士兵在这群蛮牛面前,就像小孩子一般。如果说有什么好消息,就是这群蛮牛士兵人数并不多吧。想来也是,这样的士兵跟铁浮屠一样,都是经过严格挑选,然后重金打造的,看看这些人,一个个膘肥体壮的,显然平日里伙食不错,吃得有多。问题是要怎么办,这么打下去,麾下这点兵马非被蛮牛们杀干净不可。就在曹源拿不定主意的时候,在奥林步兵团左翼突然杀出一群人,当先一名黑甲女将最为扎眼,不是叶琳娜又能是谁。有了叶琳娜的生力军,就算奥林步兵团也得暂时退让,曹源心里七上八下的,他不明白叶琳娜怎么跑过来了?

    “叶琳娜,你分兵到北部防区,南边呢?”曹源满脸的担忧,叶琳娜皱着眉头,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不来,凭你的人手能扛得住么?南边暂时还无事,丹麦人明显是冲你来的。”

    “嗯”曹源抬头看了看天,也不知道最终会怎么样,难道他曹某人真的要埋在罗格达丘陵了?在另一面,法云纳并不气馁,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决定要拼一把,那就得义无反顾的拼下去,“奥林步兵团重新扑上去,右翼的兵马也冲上去,东方人损失惨重,既然大部分兵力集中到北边防区,其他方向上一定兵力薄弱。”

    法云纳一声令下,奥林步兵团重新踏上了征程,震耳欲聋的咆哮声传进耳中,定国军士兵脸色十分难看。刚刚一场交锋,大家已经见识到这群蛮牛的厉害了,跟这样的对手打,心理压力何等的巨大,曹源的脸色也是十分难看,心中暗道苦也,这回真的要完蛋了。就像曹源想的那样,有奥林步兵团的地方,就是一场无情的杀戮,整个左翼很快就被撕开了一道口子,大量的丹麦人沿着缺口,源源不断的涌入进来。叶琳娜驻守的南部防区虽然压力没这么大,但也不轻松,卡西莫图亲自率领丹麦士兵,不断压迫叶琳娜所部防线。此时的叶琳娜能够苦苦支撑已经算是不错了,又如何去支援曹源。罗格达丘陵攻防战,在历经九天的反复争夺后,终于迎来了最关键的时刻。

    奥林步兵团实在太可怕了,他们表现出来的破坏力,比重步兵还有过之而无不及。曹源奋力劈死一名丹麦人,耳畔就想起了一声惨嚎,转头望去,顿时睚眦欲裂,一名亲兵肩头齐刷刷被砍断,鲜血喷涌而出。对面那个身材高大的蛮牛士兵不断舔着嘴角,就像恶魔一样,求生无望,曹源当即动了拼命的心思,“狗东西,老子宰了你。”

    莫看曹源身材不高,但臂力惊人,平日里耍弄一百斤的凤嘴刀都不成问题,钢刀劈过去,那名蛮牛士兵举着斧头硬生生抗住,碰撞之下,二人全都觉得虎口发麻,呼哧呼哧喘起了粗气。那名蛮牛士兵终于打起了精神,转瞬之间,二人又斗在一起。此时高坡上打成了一锅粥,到处都是杀戮的踪影,没有援兵,定国军士兵也都豁出去了,反正是死是活,就看老天爷的了。奥林步兵团也着实太过生猛,但随着战斗持续下去,他们也慢慢变得凝重起来,因为对手并不是那么的不堪一击。法云纳居于后方,看上去非常镇定,不过心里,终究是有些着急的,谁也不知道弗拉基米尔战况如何了,迟则生变啊,总之,拖下去对丹麦子弟是没有半点好处的。按照预想,早就该突破罗格达丘陵了,奈何东方人抵抗的太过顽强,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在遥远的南方边际,突然传来一阵阵低沉的号角声,风雪之下,天穹阴沉,仿佛与大地相连,在那连接的地方,出现一片灰蒙蒙的身影。

    法云纳神情一凛,心里有着不好的预感,赶紧拿起千里镜望向远方,此时许多丹麦贵族也拿着千里镜张望着,看清那片灰色身影后,一个个面如土色,宛如丢了几百两金子。竟然是东方骑兵,还是大批的骑兵,看样子是从弗拉基米尔方向来的,见鬼了,难道弗拉基米尔战况已经分出了胜负,洛泰尔又败了?法云纳想不通,怎么会败呢,只需要拖住弗拉基米尔驻军就行了,又没让你真的去硬拼。一名丹麦千夫长已经浑身发抖,颤巍巍的说道,“亲王殿下,我们必须赶紧撤退才行,否则情况不妙啊,弗拉基米尔驻军能来到这里,那肯定不会只有这点兵马的。”

    这一点任何人都能想清楚,如果弗拉基米尔方向分出胜负,东方人完全可以全力奔赴罗格达丘陵,此时撤退是最佳的选择,可是法云纳迟迟没有开口,脸上的表情也变得狰狞可怕,“你们觉得东方人是傻子么,我们想撤就能撤下来?此时双方已经杀成一片,任何一方仓促撤退,都有可能变成溃败。传我命令,奥林步兵团且战且退,攻打南部防区的卡西莫图所部慢慢往北退。”

    丹麦贵族们全都用震惊的眼神看着法云纳,这些人谁也不是傻子,这番安排之下,卡西莫图所部明显成了牺牲品。法云纳不愿意多做解释,他知道如此做对卡西莫图所部有些不公平,可是两者做选择,只能选择保奥林步兵团。奥林步兵团战力强悍,乃是王国耗费重金,千挑万选建立起来的,每损失一名,都让人心疼。法云纳的命令还没有执行下去,出于罗格达丘陵南端的防区上已经出现了巨大的变化,叶琳娜一得到援兵到来的消息,立刻命令麾下士兵集结,全力发起反扑,如此一来,卡西莫图就算想撤也撤不下去,只能边打边退。一支骑兵从南边飞掠而来,当先一人便是萧芷韵麾下的新秀将领雨小晨,卡西莫图吓得肝胆欲裂,不顾形象的往谷道逃窜,“快翻过山坡,过了山坡骑兵就冲不进来了,快啊....”

    卡西莫图一番大吼,起到了显著的效果,一帮子丹麦士兵一股脑的往谷道里冲,如此一来,叶琳娜领着人就追了上来,一阵大肆砍杀,取得了不错的效果。损失不小,但卡西莫图也没有别的办法,总比被对方骑兵追上来强吧,一旦被对方骑兵咬住,那就不是损失多少的问题了,而是要全军覆没的。叶琳娜率兵追击了一会儿,便找地方休息起来,之前连番厮杀,早就累得够呛,能够追击一段距离,也是靠着一口气撑着。雨小晨翻身下马,越过两个谷坡才找到叶琳娜。看到雨小晨,叶琳娜有气无力的抬了抬头,“弗拉基米尔情况如何了?”

    “日耳曼大军已经溃散,洛泰尔业已被杀,你可以放心,高将军和杨将军已经与海贵人汇合,大军云集,估计明日主力大军就能抵达罗格达丘陵”雨小晨一路走来,亲眼见识到战况之惨烈,好在,叶琳娜没出什么大事。叶琳娜并没显出多少高兴地意思,只是将丹麦人的驻军分布情况说了一下,雨小晨有了计较,赶紧领兵绕路朝北面而去。

    雨小晨所部骑兵的出现,彻底扭转了罗格达丘陵局势,与此同时,奥林步兵团也慢慢退却下去,曹源仅有上千残兵,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追出去,于是曹源把所有怒火都对准了卡西莫图的兵马,这些可就苦了卡西莫图。本以为撤到北边,能够顺利离开的,哪曾想负责主攻北边的奥林步兵团不见了踪影,东方人的残兵就像恶狗一样扑了上来,卡西莫图不是傻子,只是片刻,就想明白了,这是被人坑了,成了别人的弃子。卡西莫图恨死了法云纳,却也无可奈何,如果他是法云纳,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奥林步兵团太过重要了,绝对不可能浪费在殿后这样的恶战中的。知道了自己的命运,卡西莫图反而安定了不少,能不能活下去,就看命了。

    “向西北方向突围,所有人,给我冲”卡西莫图率先扑向西北高坡,在西北防区内,有一处高地,过了高地就能离开罗格达丘陵。这个时候不能向正北突围,那里驻扎着王国主力大军,东方人的援军肯定会对那里动手,自己往正北方向撤,不是往别人口袋里钻么?丹麦残兵无心恋战,曹源憋着一股子火,追着丹麦人一阵猛杀猛砍,可终究阻挡不住丹麦人的逃跑。

    追了一会儿,曹源索性不追了,到了西北防区高地上,还不知道会怎么样的,别追着追着,自己落进别人的口袋里。曹源停住追击脚步,卡西莫图逃出生天,恨不得对天磕上三个响头,能活着逃出来真的是太不容易了。离开罗格达丘陵,看到北面硝烟弥漫,卡西莫图暗自庆幸不已,幸亏没往北面去,否则就自投罗网了。此时的正北方向,丹麦人已经有些慌了,雨小晨所部五千多名骑兵,再加上之前弗拉基米尔城赶来的骑兵,合在一起足有七千多人,如此大批量的骑兵,兜头打过来,就算丹麦人兵强马壮,也免不了被打的灰头土脸的。飞鸟骑士团奉命阻击,雨小晨迅速组织起连环马,负责突击的骑兵分成四列,人人换上重骑枪。这还是飞鸟骑士团第一次和东方骑兵产生大规模的碰撞,在此之前,弗拉基米尔骑兵一直以躲避为主。

    重骑、连环马、轻骑抛射,古镇骑兵沿用了常用的套路,重骑开始冲锋,飞鸟骑士团毫不退缩,迎着冲过来,作为王国精锐骑兵团,他们没理由害怕对面的东方骑兵。一阵箭雨抛射下来,奔跑在前方的飞鸟骑士团士兵栽到几十人,也许杀伤力不怎么样,但只是几轮箭雨,就足够制造混乱了。阵型稍微一乱,重骑兵听着骑兵枪突了过来,一名丹麦骑兵不知深浅,抓起马背上的盾牌,就要去挡,结果只听砰地一声,这名丹麦骑兵痛哼一声,连人带盾牌全都倒飞出去,随后轰然落地,刚想爬起来,就被马蹄踩得鲜血狂吐。经过重骑兵冲击后的飞鸟骑士团已经没有完整的阵型,紧接着又遇上连环马,铁索横扫,战马成批成批的倒下,紧接着倒霉的就是骑兵。

    丹麦人终究还是缺少对敌经验,虽然飞鸟骑士团也是身经百战,实力惊人,但他们所经过的战争大都是和挪威人、瑞典人以及日耳曼人之间展开的,大都是传统的骑兵对冲,还从来没遇到过古镇骑兵这样系列的联合作战模式。法云纳心头滴血,脸色变得极为难看,王国最精锐的骑士团,转眼间就损失三分之一的兵力,面对东方骑兵,竟然毫无还手之力。怪不得洛泰尔败得如此惨,东方人的实力果然惊人,打造如此大量的骑兵,不仅仅需要战马,还要大量的装备,这可是一笔庞大的财富啊。再打下去,也没什么意义,法云纳果断下令撤往叶琳堡。隶属于王国第四步兵团的四个千人队被留下来殿后,这群高大威猛的北欧男子组成了紧密的阵型,靠着手里的木盾搭建起一条防线。第四步兵团,又称挪威扫荡者,军中大部分人都来自苦寒的北地挪威,由于气候恶劣,粮食稀少,所以大部分挪威人都是林中出色的猎人,他们在王国大军一直占有者举足轻重的地位。可惜,这次挪威扫荡者们碰上了更为骁勇善战的古镇骑兵,骑兵切割,连环马纵横砍杀,仅仅一个时辰,留下来殿后的挪威人就被打垮。

    威尔蒙统领着残兵继续抵抗着,看着一个个鲜红的生命倒在眼前,内心的勇气也一点点被消耗。这根本不是战斗,而是杀戮,战士们用生命去挡住东方人的马蹄。第一次,威尔蒙认识到东方人的厉害,他们能打败日耳曼人,靠的是实力,而不是什么运气。由一名士兵被骑兵刀砍成两段,威尔蒙浑身发抖,终于领着人跪地求饶。活着,仅仅是为了活着,哪怕是当一名奴隶。

    罗格达丘陵一战,丹麦人付出了惨重代价后,依旧没能完成突破南下的战略,同样罗格达驻军也损失巨大,猛虎营的覆没更是给人当头一棒。双方谁也高兴不起来,因为这场战斗严格意义上来说没有胜利者,比的只是谁更惨一点罢了。回到叶琳堡的丹麦人依旧精神紧张,法云纳也迅速召集贵族商讨起来。如今丹麦贵族们全都低下了高傲的头颅,如果说以前还有些瞧不起东方人,那么现在就只有害怕了。飞鸟骑士团何等厉害,片刻功夫,就被人打得像狗一样逃窜。

    看着这群脸色发白的贵族们,法云纳心中充满冷笑,吃了这个亏,以后也能长点记性,这群人一直把东方人不当回事,现在总算得到教训了,“罗格达丘陵一战之后,东方人肯定会继续北上的,看来弗拉基米尔附近的日耳曼人已经失去了作用,为了避免陷入恶战,本王决定明日起开始撤离叶琳堡。”

    “是”这一次贵族们异口同声的同意了法云纳的命令,为了活命也顾不上什么脸面了。直到此时,弗拉基米尔城的具体情报才放到法云纳面前,虽然有了心理准备,但看到洛泰尔已经被杀的内容,还是觉得有些心惊。洛泰尔可是神圣罗马帝国之王,东方人说杀就杀,这是有底气呢,还是傻呢?

    洛泰尔的死,更坚定了法云纳撤离叶琳堡的决心。正月中旬,丹麦大军开始成批的离开叶琳堡一带,此时高宠、杨再兴会同海东珠,也在罗格达丘陵集结四万大军,开始挺进叶琳堡。沿途丹曼残兵望风而逃,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罗格达战事,东方人的厉害已经深入人心,好多丹麦士兵已经失去了继续战斗下去的勇气。杨再兴以骑兵快速出击,最终也只是咬住了丹麦人的尾巴,至于法云纳的主力大军,已经安然无恙的撤往波罗的海。没能缠住丹麦人,给予痛击,终究是有些可惜的。

    重新夺回叶琳堡,意味着困扰基普罗斯长时间的乱战局面终于得到了完满解决。金龙旗重新插上城头那一刻,许多基普罗斯人载歌载舞,庆祝着这一刻,他们讨厌战争,现在终于将战争赶离国土,至于以后会怎么样,普通百姓自然不会考虑的,这也不是他们能考虑的事情。千百年来,基普罗斯饱受战争痛苦,一直被丹麦人和日耳曼人压着,如果不是这样,当年维雅切也不会头脑一热,要集结兵力东征了。现在一切都变了,不仅灭掉了日耳曼最强大的萨克森王国,还打败了丹麦王国大军,可谓是扬眉吐气,一雪前耻。

    海东珠直接将指挥处从弗拉基米尔移到了叶琳堡,基辅城以及弗拉基米尔划到曹源以及雨小晨手中。如此安排,也是为以后的波罗的海战略做准备。需要解决的事情还有很多,丹麦人劫掠一番,留下一摊子烂事,海东珠首先要做的就是从图罗夫以及科米调集粮食,保证叶琳堡百姓能够熬到开春。几天时间匆匆而过,叶琳堡在慢慢恢复元气,一应事务有条不紊的发展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