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309章 岁月无痕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杨再兴的大军终于来到了苏兹达尔河沿岸,看着这片熟悉的地方,也是感慨良多。曾经神圣罗马帝国何等强大,洛泰尔二世更是力压群雄,发起了东征,现在强横不可一世的日耳曼人低下了头,那个洛泰尔就躲在苏兹达尔河对岸的帅帐内。触目遍地都是日耳曼残兵,空洞的眼神里,没有半点战斗意志。大量的萨克森百姓,已经击垮了这群日耳曼士兵,既然萨克森王国一切安好,家人没有受到半点伤害,那为什么还要继续战斗下去呢?为了洛泰尔家族的荣耀,还是为了日耳曼帝国的雄心?可怜的日耳曼士兵不知道该如何选择,他们只能硬着头皮待在苏兹达尔河附近,洛泰尔已经是精神恍惚,如同废人一般。随着杨再兴的到来,海东珠也终于放下了心,弗拉基米尔驻军从东面逼过来,仅仅两天时间,就横扫了路上的日耳曼残兵,有洛林人和铁匠士兵的先例在,日耳曼残兵几乎是闻风而降,生不出半点反抗之心。

    石桥渡口,仅仅半个时辰,高宠所部就从西面强行突破,面对强大的古镇骑兵,哪怕是洛泰尔的死忠战士,也只能抵挡片刻。雪花飘落人间,处处一片寒冷,人心彻底冰冻。高宠瞭望远方,没有半点兴奋的神情,“迅速渡过石桥,抢占对面高地,将日耳曼人困死在岸边。”

    “喏”两名指挥使得令后,直接领着人往对面的高坡冲去,此时的日耳曼人早已经是斗志全无,尤其是以腓特烈家族为首的领主士兵投降,更给人带来沉重的灾难。仅仅一刻钟的时间,三千大军就突破了高坡,这也意味着日耳曼人在苏兹达尔河的最后一道防线也被突破。高宠、杨再兴最终与海东珠在苏兹达尔河碰面,看到海东珠安然无恙,高宠和杨再兴也是甚为高兴。多年的军旅生涯,海东珠也不再是原来的小姑娘,站在风雪之中,美目经过四射,透着一股干练,“二位来的还算是及时,大局已定,有没有兴趣陪我去看看洛泰尔?”

    “海贵人请”高宠哈哈大笑,洛泰尔已经是块砧板上的肉,就看怎么切了。海东珠走在前边,身后跟着高宠、杨再兴还有十几名指挥使,军容更是鼎盛非常,沿途的日耳曼士兵早已经被清剿干净,大部分人都选择了投降,余下的死忠分子也没逃脱被杀的命运。拜思尔和苏格斯这些人是绝对不会用自己人换洛泰尔的,失去了萨克森王国的洛泰尔,又有多少价值呢?帅帐中依旧燃着红彤彤的火盆,一个披头散发,灰白苍凉的老人坐在帐中,听到沉重的脚步声,也只是淡淡的抬了下头,随后又耷拉下去,在他眼中看不到一点欲望,看不到一点生气。海东珠有些漠然的叹了口气,洛泰尔是真的完蛋了,从身体到心理,全部垮掉了,这种人已经没有半点利用价值了。曾经何时,洛泰尔也是威震一方的人物,就连腓特烈家族都被他压制的死死地,现在呢?就像一具失去灵魂的行尸走肉,高宠摘下帽子,挠了挠额头上的乱发,“海贵人,怎么处置这家伙?”

    海东珠耸耸肩头,有些无奈的苦笑道,“给他个痛快吧,枭首示众,齐林所部以及骑兵全部前往罗格达丘陵,这场仗该结束了。”

    伊斯特拉高地之战,前后历经三个月的时间,从高地到罗格达再到叶琳堡,几乎打成了一锅粥,瑞典人、高山人、丹麦人、日耳曼人全都搅和了进来。基普罗斯被折腾的太厉害的话,对将来的波罗的海战略计划有害无益,高宠点点头,使个眼色,就有两名指挥使上前将洛泰尔拖了出去,从始至终,洛泰尔就像一个活死人,什么都没说。也许,此时的洛泰尔就是想死,死亡对他来说是一种解脱。至少,洛泰尔还信奉自己的上帝,在天堂里还能留下一丝遐想。洛泰尔的死,显得如此平淡,两年前,估计谁也不会想到,洛泰尔的生死会成为可有可无的事情,不得不说这是一种莫大的悲哀。人死为尘土,就像洛泰尔这样的人物,一点没了脑袋,也没有那么唬人。帝国军人草草的砍掉洛泰尔的脑袋,根本没想过利用洛泰尔做什么文章,宛若杀掉一个普通的俘虏一般。苏格斯以及拜思尔等人心中的惊讶可想而知,在他们想来,不管东方人怎么做,都应该会拿洛泰尔做些文章的,可是,人家东方人根本不屑这么做,想来,一个洛泰尔,人家未必放在眼里,这就是境界的差距啊。外边风雪未停,苏格斯作为东方大贵族的代表,待遇还是非常不错的,至少有单独的军帐,还有两个火盆,拜思尔沉着眉头,百无聊赖的拨拉着炭火,约尔科伦就像失了魂,无精打采的,嘴上还吧嗒吧嗒的发着牢骚,“东方人做事是不是太草率了,洛泰尔这样的人,也不知道好好利用下。”

    “草率什么?哎,人家估计一直没把洛泰尔当成什么大人物,否则的话也不会直接傻掉了,我看东方人八成是盯着波罗的海呢,再过两三个月,天气越来越暖和,那可是拿下波罗的海的好机会”从视野以及目光上来说,东方人要长远太多了,怪不得东方人打下萨克森王国之后就停住了脚步,还跟帝国贵族达成了默契。都以为人家是怕了,可实际上东方人的眼光并没有放在神圣帝国,他们真正想要的就是波罗的海,“东方人很聪明,拿下波罗的海,就等于扼住了丹麦人的咽喉,随时都能向西打通北海道路。相比之下,和我们日耳曼帝国争执不下,代价就要大了许多。我们要是也能有东方人的见识,当年东征也不会败得如此惨了。”

    征服未必一定是兵马强攻,有时候怀柔一些效果更好。就拿洛林人来说,东方人不费一兵一卒,就有可能将洛林王国至于掌控之中,或许洛林人现在还没有彻底倒向东方人,不过在利益面前再加上东方人强大的压力,只是早晚的问题。洛林王室或许不甘心,但那又能如何,胳膊终究扭不过大腿,日耳曼大贵族们不帮忙,法兰克人也不怎么样,光靠王室家族,吃奶的劲使出来也影响不了大局。拜思尔有些懊恼的点了点头,苏格斯说话虽然有些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嫌疑,但也是客观事实,伊斯特拉高地战事结束,东方人不费吹灰之力灭了萨克森王国,等于剪除了后患,接下来只要集中精力对付丹麦人就行了,至于洛林王室,只能同情一下了。法兰克人就算肯帮忙,也不会付出太多东西的,路易斯那个死胖子可是一点都不蠢,他可不会为了洛林王国,往死里得罪东方人,那对法兰克人一点好处都没有。虽然双方在苏格兰问题上有着很大分歧,但至少还没撕破脸皮。

    罗格达丘陵,曹源和叶琳娜的状态都不怎么好,为了打退敌人的进攻,曹源这个罗格达指挥官也被逼着亲自率兵上去杀了一阵,叶琳娜就更别提了。弗拉基米尔城驰援的五千骑兵一开始取得了奇效,但随着时间推移,这点援兵在丹麦人庞大的兵力面前,也变得束手束脚。法云纳是一条真正的老狐狸,再吃了闷亏之后,直接将所部骑兵集中起来,就等着弗拉基米尔骑兵自己扑上去,曹源吃了几次亏之后,再不敢把这支骑兵派出去了。喝口热水,满嘴都是泥沙,吐口唾沫,曹源气呼呼的骂道,“这个法云纳,当真是难缠,北边的压力越来越大,防线再进行收缩的话,咱们可就要被逼到最后一点防区里去了。”

    “今晚上再反扑一次,无论如何要把北边的防区拿回来,否则,这样打下去,人还没死干净,就先被憋死了”叶琳娜说着话,眼神不善的瞪了瞪曹源,今天要不是曹源调配失误,北边防区也不可能丢,如果不是战况紧急,叶琳娜砍了曹源的心都有了,“你最好别再出错了,你再搞出点事来,我手上这点人估计得全交代掉。”

    叶琳娜非常心疼麾下的士兵,虽然号称杂牌兵,战斗力低下,但也不是往死路上送的。曹源自然知道叶琳娜心里有气,苦笑着点了点头,夜色降临,冷风呼啸,战士们冻得瑟瑟发抖,丹麦人更是不堪,他们初来乍到,根本不适应罗格达丘陵的气候,一到了晚上,全都缩在防御工事内取暖。曹源亲自领着三名指挥使,率先对北边防区展开了反击,此时负责北边防区的不是别人,正是卡西莫图,听到前线传来厮杀声,气得他张嘴就骂,“这群东方人,脑子进水了,大冷天的还打,还让不让人休息了?”

    嘴上说着,可柯西莫图的动作却一点都不含糊,当即调派人手增援前线,对方既然不给面子,那就把他们全都留下来,否则的话,还真以为丹麦勇士好欺负呢。夜色漆黑如墨,零零星星的火把根本驱赶不走身上的寒冷,双方士兵休息了没两个时辰,再次厮杀在一起。曹源砍翻一名丹麦士兵,昂首大吼,“拿不下北部防区,今天谁也别想回去,杀!”

    有曹源在前边身先士卒,士兵们谁敢后撤?这次反扑比以往更加猛烈,这是丹麦人所没想到的,他们以为又是一次小规模的袭扰呢,之前东方人可是经常这么干。惨烈的战事还在继续,由于丹麦人应对不足,被杀的节节败退。很快就惊到了卡西莫图,好在卡西莫图还足够理智,没有毫无顾忌的压上去,“东方人攻势如此猛烈,硬拼不划算,黑灯瞎火的,对我们很不利。先撤下来,等天亮了,我们再教训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夜下作战,吃亏的永远是丹麦勇士,因为看不清情况,又不熟悉地形,就算有兵力优势都用不出来。卡西莫图果断的撤下去,把曹源恶心的不行,想杀个痛快的时候,人家不给你机会,徒叹奈何?也不知道天亮后会是什么样的光景,到时候就没这么顺利了。自家人知道自家事,看上去反击战打得风风火火的,但那都是表面功夫。经过好几天恶战,罗格达驻军损失惨重,尤其是自己所统领的精锐士兵,已经十去七八。虽然丹麦人损失同样惨重,但人家兵力足,经得起消耗。到了白天,防区内的情况一览无遗,丹麦人把兵力优势发挥出来,想不头疼都难。有时候实力代表了一切,面对绝对的硬实力,你就算有一百个诡计又能顶什么用?

    黎明来的太快,或许是心理作用吧,朝阳穿透迷雾,定国军士兵习惯性地爬到高坡上,迎接着新一天的战斗。长时间的厮杀,士兵们早就变得麻木了,吃饭睡觉战斗,就像固定模式,余文腾是一名普普通通的步兵,连一名老兵都算不上,可就是这个入职没超过两年的年轻士兵,却前后经历罗格达之战,叶尼塞河之战还有伊斯特拉血战,不断地战斗让他迅速成长起来。伤亡惨重之下,他这个年轻人也意外的成了一名都头。雾气还是有些浓,突然耳边传来一阵异动,余文腾本能的低头滚下高坡,再爬起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己曾经趴着的地方插着一支箭,余文腾脸色大变,拿起旁边的破锣用力敲打起来,“兄弟们,丹麦佬又来了,丹麦佬来啦.....”

    果不其然,随着余文腾的叫嚷,大批的丹麦人从雾气中走出来,他们举着木盾,嗷嗷直叫,这些人几乎人人戴着牛角头盔,满脸棕红大胡子,身材异常魁梧。这群骇人的战士,就是王室最强大的禁卫,号称奥林步兵团,他们成名已久,早在维京时代就纵横北海,成为侵略英格兰的主力军。法云纳也算豪气,一口气把奥林步兵团给派上来了。这群奥林战士,有着高鼻梁,厚嘴唇,一个个长得如同野兽一般,远远地就能感受到他们身上传来的爆发力。

    草原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群头戴牛角头盔的蛮子士兵,看得他一边咧嘴,一边骂道,“这些人怎么长的,一个个跟牲口一样,让兄弟们小心点,用滚木招呼他们。”

    “曹将军,没有滚木了啊,剩下那么点,昨晚上全都烧了取暖啦”副将一句话,就让曹源感受到一股子寒气,“你们这群败家子,不知道省着点用么,火油呢?还有没有火油?”

    副将直翻白眼,心里一阵腹诽,当初叫着点火取暖的是你,现在喊着节约的又是你,不过副将可没胆子跟曹源计较,这位曹将军野蛮起来连殿下都敢坑,谁敢跟他对着干,“火油也没有了!”

    “你....你们....娘的,那还等什么,这群牲口一看就不好对付,让兄弟们往后撤一撤,集中起来”曹源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只能固守待援了,总不能刚夺回北部防区,再还给丹麦人吧。在另一边,定国军士兵已经跟奥林步兵团展开了短兵相接,一交手,就见识到了奥林步兵团的威力。这些人不光戴着牛角盔,人也壮的像头牛,相比之下,不管是斯拉夫人还是东方士兵,在体格上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一名士兵挥刀去看,对面那名牛角士兵拿着狼牙棒砸过来,把这名士兵砸的几乎喷血。面对这么一群身材魁梧,力大如牛的怪物,好多士兵一招之下就被秒杀。一名斯拉夫战士被打出了火性,捡起半截枪柄跟一名牛角战士死磕起来,二人都没什么花哨动作,正面硬碰硬,一时间竟然打得不可开交。

    余文腾刚刚被踹了一脚,肩头也被斧头砍了一下,血流如注,从地上爬来,猩红的眼珠子死死盯着那名耀武扬威的斧头兵,又一名斯拉夫士兵被砍死了,余文腾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猛地站起来,三两步扑过去,抱住斧头兵的脖子一口咬了下去。旁边一名斯拉夫士兵看到这个景象,也从地上爬起来,持着钢刀抱住斧头兵的大腿一阵猛砍。不知道过了多久,这名魁梧的斧头兵终于倒在了地上,而余文腾和那名斯拉夫士兵也处在半死不活的状态,二人不断喘着粗气,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曹源不断吞着口水,打了这么多年仗,还是见到如此变态的人形怪物,好多士兵在这群蛮牛面前,就像小孩子一般。如果说有什么好消息,就是这群蛮牛士兵人数并不多吧。想来也是,这样的士兵跟铁浮屠一样,都是经过严格挑选,然后重金打造的,看看这些人,一个个膘肥体壮的,显然平日里伙食不错,吃得有多。问题是要怎么办,这么打下去,麾下

本章节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