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310章 一滴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在神圣罗马帝国,洛泰尔的死还是引起了很大反响,赵有恭下令将洛泰尔的人头送到了霍亨索伦,一方面是让洛泰尔重回上帝怀抱,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震慑日耳曼贵族。看着洛泰尔的人头,多尔勒等人只能报以苦笑,国事艰难,诸事繁多啊。东方人也是够坏的,杀了也就杀了,还把人头送过来,这明显是要示威啊。多尔勒也不会傻到去惹东方人,最近东罗马人蠢蠢欲动,鬼知道什么时候对神圣帝国动手,这个时候再去招惹东方人,那就是找死了。法兰克人是指望不上的,路易斯家族虽然名义上归属神圣帝国,但一直都游离在外,最近两年,又一心占领英格兰,哪有心思跟东罗马人争?只是可惜了洛泰尔,曾经名动帝国的人物,死了之后连个水花都没有。

    洛林王国梅林城,经过将近八天的争夺,梅林城南部已经被打成废墟,卢克家族拉拢了韦蓝家族以及马蒂斯家族,跟韦亭家族反复争夺南城门。罗伟德诺夫的钓鱼计划还算成功,但韦亭家族并没能一口气灭掉卢克家族的兵马,反而是卢克家族联合韦蓝家族,从西面占领两条街道,疯狂反扑之下,差点把韦亭家族的兵马打败。一时之间,双方对峙与南城,谁也没能拿下南门,唯一的好消息就是南门还在百夫长法比安手中,法比安隶属于卢卡斯家族,虽然卢卡斯家族隶属于南洛林贵族体系,乃是韦亭家族亲信盟友,但毕竟不是真正的韦亭家族人。所以,眼下法比安以及卢卡斯家族的态度,成了决定梅林城争夺战的关键所在。不得不说时势造英雄,两个月之前,谁能想到法比安这样的小人物,竟然会成为影响梅林城归属的风云人物?手中握着南城门,卢卡斯家族也是水涨船高,就连霍尔楠也得礼让三分。

    罗伟德诺夫也没什么好办法,他认为这是霍尔楠的失误,城门重点位置,应该让韦亭家族的人驻守才行,怎么能分给别人呢?但梅林争夺战已经进入到关键时刻,他也没法去说霍尔楠。双方相持不下,同时梅林城外也是打得热火朝天,隶属于王室的兵马跟北洛林骑兵打成一团,城内城外大打出手,最倒霉的还是梅林百姓。自南城战端开启以来,光梅林大道已经发生了两场糟乱,许多百姓跑到梅林大道打砸抢掠,巡城兵付出十几名伤亡才把暴乱镇压下去。乱世出枭雄,同样乱世也盛产暴民。如今梅林城局势糜烂如此,是霍尔楠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纽伦堡战事已经草草结束,双方把纽伦堡附近打个稀巴烂后,都选择了撤退,苦的还是当地居民。在梅林城外,王室大军仗着人多势众,再加上以逸待劳,将驰援梅林城的北洛林骑兵压制的头都抬不起来,到现在北洛林骑兵还不断求援,希望韦亭家族赶紧肃清城内反叛势力。霍尔楠一个脑袋两头大,心里有些着急了,卢克家族虽然实力弱,但拉福德这个老东西太狡猾了,他将所有兵马集中在南城,根本不扩大作战区域,尽可能的将兵力劣势减少到最低。

    拉福德绝对是老谋深算,愣是在兵力处在绝对劣势的情况下,硬是让南洛林家族进退不得。拉福德从一开始就看准了霍尔楠的软肋,不管怎么打,霍尔楠的底线就是尽可能的保存梅林城,当然这样做没有什么错,谁不想掌控一座尽可能完善的梅林城呢?如果自己当政,也会如此选择。不过这样一来,就出现了问题,巡城兵进攻的时候就会束手束脚。乔米以及摩尔等人已经全部聚集在南林庄园内,自从梅林城战争打响,这些人就住在了南林庄园,摩尔还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大事,略显有些慌张,“现在该怎么办?迟迟不能打开南城门,对我们很不利啊。”

    乔米等人也是面色忧愁的点了点头,拉福德微微一笑,手指点了点桌子上的酒杯,“你们没发现么?打到现在为止,卢克斯家族的人已经有种自成一体的趋势了,呵呵,看来卢克斯家的人也变得贪婪起来了啊,不过这对我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能不能拿下南城门,就看能不能打动卢克斯家族了。”

    “这怎么可能?卢克斯家族可是老牌南洛林贵族,怎么可能帮我们?”摩尔等人自然不肯相信,拉福德摇着头,也没有再做解释。其实说服卢克斯家族的使者早就出发了,至于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就得看谈判了。与南林庄园以及瓦罗庄园不同,处在西城草坡上的瓦伦尔庄园静悄悄的,四周绿草盈盈,偶有几头山羊从河边走过,比起城区的乱象,这里就像一座世外桃源。自战争开始,瓦伦尔庄园已经成了梅林城的焦点所在。现任卢克斯家族家主的便是拉伦克伯爵,拉伦克为人轻浮,年轻的时候便经常流年于女人的肚皮上,年纪大了些,不仅没有收敛,简直就是无女不欢,根据瓦伦尔庄园家丁自己说,拉伦克伯爵每天晚上必须有两个女人陪着才行,否则就睡不着觉。像拉伦克这种人,一般不会引起别人注意,同样,他也对别人产生不了威胁,安安稳稳的过完荒诞的一生应该没什么问题。可是,卢克家族和韦亭家族之间的战争,却滋生了拉伦克的野心。夜色降临,拉伦克的卧房里不断传出女人的哼哼声,而且还不是一个,房间里四个女人,一丝不挂,拉伦克尽情的享受着,连战四女,拉伦克也算是天赋异禀了。

    砰砰砰,一阵敲门声响起,“伯爵大人,塞纳大人求见,想跟你继续谈谈”。拉伦克拍拍女人雪白的臀瓣,很是不爽的暗骂了几句,这个塞纳真不会挑时候,有什么事情明天谈不行么?拉伦克为人轻浮头脑有些简单,但也不是真的傻,这个时候拖得越久,那争取到的好处就越多。一开始的时候塞纳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现在不照样低声下气么?

    来到大厅里,一个身着红色贵族服饰的男子就迎了上来,“塞纳见过伯爵大人,深夜来访,多有打扰,实在是有要事相商啊。”

    “无妨”拉伦克裹着一条狼皮氅子,大咧咧的坐在一旁,四个女人依旧仅仅跟在旁边,在自己的庄园里,有属于私人住所,所以四个女人只是穿着一件厚厚的裘衣,里边未着寸缕,其中一个女人胸襟没有搭好,露出白花花一片。如今西方贵族们大都裹着荒淫无度的生活,像法兰克王室贵族,在自己的住所里,女人有时候连衣服都不穿。塞纳除了有些羡慕外,也是见怪不怪了,拉伦克示意塞纳坐下,慢条斯理的笑道,“之前谈的条件,拉福德大人答应了么?”

    “伯爵大人,那些条件,拉福德大人基本上都可以同意,唯独一条,梅林大道和玛瑞娜小姐不能给你”塞纳早就请示过拉福德了,拉福德考虑良久,才给了答复,不能放弃梅林大道和玛瑞娜,这是卢克家族的底线。梅林大道一年创造多少税赋,傻子都知道,这可是下金蛋的母鸡,怎么能让给拉伦克呢?玛瑞娜更不能给拉伦克,就算最终打败了韦亭家族,那也是打败,而不是真正的剿灭。韦亭家族统领红葡萄贵族几百年,势力庞大,可不仅仅在梅林城,在图林、霍亨索伦等还有着不少韦亭家族势力,所以就算打垮了韦亭家族梅林核心势力,依旧要保住玛瑞娜。可以说谁娶了玛瑞娜,谁就能让那些梅林城之外的韦亭家族势力效忠,这可是扩充家族势力的好机会。玛瑞娜应该嫁给谁,拉福德早就想好了,只要有机会,那一定是卢克家族的嫡系子孙。至于拉伦克,这小子完全是疯了,竟然想娶玛瑞娜。塞纳态度坚决,拉伦克脸色不悦的抽了抽嘴角,右手在旁边女子身上摸来摸去。事实上拉伦克并不是蠢到无可救药,他也知道要梅林大道和玛瑞娜,无异于虎口拔牙,提出这两条,不过是增加谈判筹码罢了。

    “拉福德大人既然不同意,那我也不能强求,不过河口码头的税赋得归卢克斯家族”拉伦克适时地抛出了另一个条件,相比梅林大道和玛瑞娜,这个条件更容易让人接受。塞纳心中不断苦笑,拉伦克这个淫棍,有时候还真有点小聪明,河口码头的利益肯定要让出去了,否则拉伦克非翻脸不可,因为连遭拒绝,失了脸面嘛。皱着眉头想了想,最终塞纳还是抿着嘴点了点头,“好,河口码头可以让给伯爵大人,另外,拉福德大人还为伯爵大人准备了二十名萨拉斯美女。”

    萨拉斯,说的便是波罗的海东海岸的居民,又称为琥珀族群,当地克罗尼、拉特家廉、瑟罗尼亚等族群盛产美女,哪怕到了后世,继承了琥珀族群的拉脱维亚以及爱沙尼亚,依旧以盛产美女出名。自从教会兵团打垮波兰王朝后,教会十字军便进入波罗的海东海岸,从那时候开始,日耳曼贵族就有圈养萨拉斯美女为荣的传统。恰恰拉伦克又是一个好色如命的人,二十名萨拉斯美女,真是合胃口。二十名萨拉斯美女到底是不是拉福德送的,拉伦克并不关心,不过他看塞纳,是越来越顺眼了,这个塞纳真的很会办事。

    拉伦克与塞纳秘密谈判,而在瓦罗庄园内,霍尔楠也没有闲着,一边加强对卢克斯家族的监视,另一边召集南洛林贵族商讨对策。密切监视之下,终究还是发现了拉伦克与塞纳之间的猫腻,消息传到瓦罗庄园,南洛林贵族一个个气的脸红脖子粗,有的人甚至破口大骂,“这个拉伦克,当真是杂鱼养的种,他要是放开南城门,我们都得倒霉。”

    霍尔楠虽然有了心理准备,但得到确切消息后,还是有些接受不了。卢克斯家族可是老牌南洛林贵族,竟然会干出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来,卢克斯家族摊上拉伦克这样的家主,也算是走到头了。拉伦克这个蠢货,真以为帮了卢克家族的忙,人家就会履行承诺么?等打垮了南洛林贵族,卢克家族以及那些新兴势力就会实力大增,到时候还会把卢克斯家族放在眼里?没有了威胁,卢克斯家族连个屁都算不上,那时候就算许诺万般好处,人家就是不兑现,你能有什么办法?霍尔楠也没想着去跟拉伦克讲道理,如果这家伙能明白其中缘由,也不会干出这种事情来了。可以说,从这一刻起,卢克斯家族已经被拉伦克带上了绝路,卢克家族不会真的把卢克斯家族当盟友,而南洛林贵族也把卢克斯家族当成了叛徒,不管最终谁赢得梅林城,卢克斯家族一定会很倒霉。一名南洛林老贵族,须发抖擞的生气道,“公爵大人,拉伦克这个狗东西早晚得死,不过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的时候。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现在就倒向拉福德那边,我建议派人去瓦伦尔庄园谈判,卢克家族许诺多少好处,我们就许诺双倍代价,这个蠢材一心想借南城门博弈,却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把金砖吞进去。”

    面对拉伦克这样的叛徒,南洛林贵族可谓是上下一心,同仇敌忾。上一代卢克斯家主也是德高望重之人,继任者竟然是这个臭德行。霍尔楠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虽然恨不得立刻宰了拉伦克,但眼下还必须仰仗着对方。让人倍感意外的是,厅中议论纷纷,群情激奋,作为东方帝国代表的罗伟德诺夫却异常安静,一言不发。霍尔楠踌躇片刻,最终还是看着罗伟德诺夫,小声问道,“罗伟德大人,你怎么看的?”

    罗伟德诺夫看上去仿佛在闭目养神,但实际上一直在思考着卢克斯家族的事情,听霍尔楠问起,他淡淡的点了点头,“公爵大人,我不建议去找拉伦克,这个拉伦克也只是有些小聪明而已,在大事情的抉择上,如同蠢猪一般,他能跟卢克家族的人密切接触,已经说明此人无可救药了。试问,我们又能给他多少好处,再多的好处也只不过是扔进了无底洞。我们的出现,只不过是让他增加了谈判的筹码罢了,我们一露面,他转头就去找卢克家族要更多的好处,扯来扯去,也干不成什么大事。所以啊,不如就让拉伦克打开城门,城门一开,对我们来说未必就是坏事。”

    霍尔楠神情一动,他是了解罗伟德诺夫的,此人深谋远虑,视野开阔,能说出这种话,肯定是有所倚仗。不过其他南洛林贵族就有些发蒙了,一个个神色古怪的看着罗伟德诺夫。感受着周遭疑惑的目光,罗伟德诺夫苦笑着摇了摇头,站起身在霍尔楠耳边低声耳语道,“公爵大人,日前得到消息,北洛林方面还有一支大军正在驰援梅林城,所以打开城门,对我们来说,未必有什么危险。”

    霍尔楠神情一愣,眼神中充满了疑惑不解,北洛林到南洛林,能够短时间内驰援的只有骑兵了,可是据自己所知,三千骑兵已经是北洛林能拿出来的极限了,红顶骑士团损失那么惨重,北洛林方面往哪搞那么多骑兵去?倒不是说洛林缺少骑士,北洛林贵族再怎么弱小,凑上几千骑士也不成问题,关键是战马以及装备。洛林王国自立国以来,就不擅长军事,战马以及军械储备严重不足,有时候光有人也没什么用,没有战马,骑兵还叫骑兵么?罗伟德诺夫点点头,给霍尔楠递了个放心的眼色,霍尔楠心中疑惑,但也只能选择相信罗伟德诺夫,于是整顿心情,看向周围的南洛林贵族,“诸位,罗伟德大人早有安排,所以关于拉伦克的问题就不用再讨论了。从今天起,所有兵马撤出纽伦堡一带,我们要在城中跟叛军大战一场。”

    连霍尔楠都这么说了,其他贵族自然不会再出言反对。城堡内议论的火热,城堡外也同样围着一群人,玛瑞娜一身红色小皮甲,长发扎成马尾,英姿飒爽的。罗伊斯就像个仆人,紧紧跟在玛瑞娜身后。最近南洛林贵族和卢克家族开战,城中战乱纷纷,玛瑞娜大小姐可是个不甘寂寞的人,“罗伊斯,你可真让我失望,你也是堂堂索萨家族的继承人,怎么就给那个东方人做事呢?梅林城变成这幅样子,就是你们搞出来的,那个什么东方大帝,也是个浑蛋。”

    罗伊斯满腹委屈,可怜巴巴的眨着眼,这个暴力妞当真是不讲理,梅林城的事情怎么成了东方帝国的错?“大小姐,你对摄政王多有误解,梅林城的事情可跟他没什么关系,其中的矛盾,早在百年前就埋下了。不过你放心好了,摄政王一定不会坐看南洛林势力被削弱的,王室也就逞一时之勇罢了。”

    “嗯,那么你呢?你倒是给本小姐逞一时之勇啊,你要是有那么一点勇,本小姐也能说声佩服”玛瑞娜面露不屑,纤纤玉指隔着空气连戳,罗伊斯那张脸变得极为扭曲。经过这段时间接触,虽然对玛瑞娜大小姐有些了解了,可还是经常被大小姐气的气血上涌。旋即,罗伊斯又想哭,大小姐啊大小姐,你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这里是梅林城,不是北洛林,哪有他罗伊斯指手画脚的位置,这跟勇气有半点关系?不过跟玛瑞娜大小姐讲道理,几乎是在找虐,罗伊斯只能乖乖闭上嘴巴。这个时候,贵族议事也有了结果,一个个南洛林贵族陆陆续续的走出来,玛瑞娜踮着脚不断张望,看到一个中年大胡子后,立马跑上去拽住大胡子的袖子焦急的问道,“诺里克叔叔,是不是要开打了,快跟我说说,打哪里?”

    玛瑞娜双眼放光,斗志昂扬,仿佛一头发飙的小母牛,诺里克差点没一屁股坐地上,甩开玛瑞娜的手,气呼呼的苦笑道,“打什么打,刚刚决议,所有外围巡城兵回撤,等待城中决战。”

    “什么?”玛瑞娜当即就不干了,自己兴冲冲地跑过来,等着一展雌威,大杀四方呢,结果人家却说不打了,“怎么可以这样,你们难道怕了?霍尔楠那个小老头,是不是脑袋进水了,为什么要弃守外围?为什么要这样做,本小姐不服。”

    南洛林贵族们可还没有散去呢,猛听到玛瑞娜大小姐的豪言壮语,顿时绝倒,一个个停下脚步,冲着玛瑞娜竖了根大拇指。在梅林城里,也就玛瑞娜敢这么嚣张了,竟然当着众人的面讽刺霍尔楠是小老头,换成别人,早被巡城兵剁成肉酱了。罗伊斯暴汗,大小姐要不要这么惊世骇俗,简直就是吓死人不偿命啊。霍尔楠正陪着罗伟德诺夫往外走,刚到走廊,就听到自家女儿喊出那么一句话,当即那张脸扭成了麻花,罗伟德诺夫心里笑翻了天,面上假装没听见。玛瑞娜大小姐还真是个活宝,再沉闷的气氛下,也能被她逗笑。不知道是不是被刺激到了,霍尔楠不自觉的挺了挺身躯,大踏步走了出去,站在台阶上冲着台下一阵怒吼,“玛瑞娜,你想干嘛。”

    别人看到霍尔楠满脸寒霜,肯定吓得低头不言语,玛瑞娜根本不怕,梗着脖子拔出短剑扬了扬,“说你呢,你个小老头,为什么不打,是不是怕了?”

    “你....你再说一句小老头?我打死你....”说着话,霍尔楠就从卫兵手中夺过一把阔剑,他可不是什么小老头,而是真正的骑士,阔剑拍过来,玛瑞娜缩缩脖子,挤开人群就往外跑,转眼间就跑出十几步,“臭老头,破老头,有本事你就追!”

    有玛瑞娜这个活宝在,想不笑都难,霍尔楠父女演了这出戏,其余人也不再觉得气氛有多压抑了。霍尔楠扔掉手中的阔剑气呼呼的瞪了瞪眼,有这么个女儿,真不知道是福气还是悲剧。玛瑞娜逃回自己的住处,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领着自己的女兵们开始了新一轮的训练。不远处,罗伟德诺夫和罗伊斯并肩站在栅栏外,好整以暇的看着大小姐飒爽英姿,罗伊斯有些咋舌不已的苦笑着,“幸亏没直接同意联姻,就玛瑞娜这性子,还不得把殿下折腾疯了。”

    “话也不能这么说,这位大小姐可没表面上那么简单,看上去性格豪爽,大大咧咧,实际上心里跟明镜一般”罗伟德诺夫有自己的看法,拿今天的事情来说,看上去玛瑞娜反对霍尔楠的决议,实际上内心里早就接受了现实,否则也不会闹腾一下,直接回到居所练兵了。拉伦克的事情已经不是秘密,如果玛瑞娜真的是不管不顾的性格,估计这会儿已经领着巡城兵去瓦伦尔庄园取拉伦克的项上人头了。大小姐看似胸无点墨,实际上聪明的很呢,人家可是非常清楚自己有多重要,不会跑到瓦罗庄园外边冒险。

    人家大小姐其实有几分机智的,只不过表面上的性格,迷惑了不少人。罗伟德诺夫摸了摸下巴,好整以暇的看着玛瑞娜练兵,“联姻的事情虽然可有可无,但还是联姻比较好,这位大小姐背后的资源够丰厚,对帝国的西进战略大有好处。”

    罗伟德诺夫和罗伊斯琢磨着玛瑞娜的事情,而在城堡内,雅库塔和诺里克也坐在霍尔楠的书房内。不知道会议上罗伟德诺夫说了什么,所以诺里克等着其他人离开后,又返回了瓦罗庄园。他和霍尔楠私交甚好,不仅仅是因为家族结盟,更重要的是因为师出同门,所以比起其他贵族,二人的关系更亲密了许多,“霍尔楠,刚刚是怎么回事儿,放开城门,很明显对我们不利,你怎么就答应罗伟德诺夫了呢?”

    没有外人在,二人一直都是直呼其名,双方早已习惯,雅库塔作为霍尔楠的亲信,自然是见怪不怪。倒了一点朱红葡萄酒,霍尔楠微笑道,“如今没有外人,说了也无妨,据罗伟德大人所说,北洛林援兵一共有两批,还有一批骑兵会在近日内抵达梅林城,所以,这个时候打开城门,对我们是有利的。”

    诺里克放下酒杯,伸手敲了敲额头,他对北洛林的情况还算了解,当初南北洛林在王室的号召下,勉勉强强凑出了上万人的红顶骑士团,经过伊斯特拉高地之战,红顶骑士团损失惨重。虽然北洛林活下来不少人,但三千骑兵已经是北洛林的极限了。实在让人怀疑,北洛林到底怎么组建更多骑兵的?诺里克心中有着疑惑,他可生怕是罗伟德诺夫使什么诡计,罗伟德诺夫毕竟是外人,虽然东方帝国有意吸收洛林王国,但他们不会派出一兵一卒的。说到底,梅林城就算打个稀巴烂,东方人也不会心疼,“霍尔楠,你相信罗伟德的话么?此人诡计多端,我们必须防备他耍心机才行,要知道,梅林城最终会怎么样,对罗伟德诺夫的影响并不大,所以,我建议最近几天将罗伟德控制住,一旦有什么意外,咱们至少还有点筹码。”

    诺里克也是从大局出发,为南洛林贵族的利益考虑,霍尔楠苦笑着摇了摇头,“估计很难,罗伟德这种人太过聪明,我们如果软禁他,估计会适得其反。之前我也想过援兵的问题,罗伟德如此笃定援兵会来,肯定是提前确定了消息。靠北洛林的实力是肯定拿不出更多兵马的,可是有了东方人的帮助就不同了。从霍亨索伦以及多瑙河方面传来的消息,东方人已经完全占据了萨克森王国。基辅大本营也将议事处挪到了苏普林城堡,过了这么多天,东方人不可能不知道梅林城的情况。以东方人的行事风格,要说什么都不做,那也不太可能。若是东方人提供战马和军械,北洛林提供士兵,短时间内拉起一支骑兵不成问题。东征之战后,北洛林各领主麾下都有着近百人的私人卫兵,这些人有了装备,爬上战马就是一支骑兵。”

    说到这里,霍尔楠不禁要羡慕东方人的财大气粗,手里握着资源就是够强横。东方人为什么能短时间内打下基普罗斯,搞得神圣帝国不得安宁,靠的就是麾下骑兵。东方人麾下竟然有着将近五万人的骑兵,想想都可怕,养这么一群骑兵,不是光有钱就行的。战马,铁矿,一样都不能少。洛林王国是有钱,但铁矿看管严格,你有钱都买不到。当初要不是洛泰尔以及多尔勒需要洛林王国有一支骑士团抵御西面的法兰克人,恐怕连红顶骑士团都拉不起来。看上去洛林王国富豪贵族无数,可实际上都是豪强眼中的大肥羊。诺里克知道霍尔楠说的很有道理,可是理智告诉他,东方人未必真的那么好心,“东方人来到萨克森,如同洪水猛兽,真不知道对我们是好还是坏。”

    “诺里克,你有时候就是想得太多,这样反而没什么意义,至少目前看来,交好东方人对我们有很大好处”霍尔楠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所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现在各方面都得仰仗着罗伟德诺夫,若是还软禁他,那肯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说着话,才觉得有点不对劲儿,看着雅库塔,出声问道,“罗伟德呢?”

    “好像往西边去了”雅库塔对罗伟德诺夫还是很上心的,西边是大小姐的住处,重兵把守,也不怕罗伟德出什么事,所以雅库塔才没跟着,“应该是去大小姐那边了,罗伊斯也跟他在一起,莫里诺侍卫长一直跟着呢,想来出不了什么事情。”

    “怪事,去玛瑞娜那边做什么?”霍尔楠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懂罗伟德诺夫了,从之前的情况看,罗伟德诺夫对联姻之事一直持着可有可无的态度,怎么现在反而如此关心玛瑞娜了?要说罗伟德诺夫真的要联姻,霍尔楠是不信的,如果是之前,还有可能,现在嘛,梅林城乱成一锅粥,东方人已经占据了上风,完全没必要用联姻作为纽带了,双方利益的结盟已经非常牢固。诺里克若有所思,而后微微笑了笑,“或许,罗伟德诺夫还真对玛瑞娜上心了呢。”

    管那个呢,霍尔楠苦笑着摇摇头,眼下还是先解决梅林城的麻烦要紧。如今梅林城局势紧张,韦亭家族的每一个动作就牵扯到多方利益,巡城兵大举后撤,将整个南城完全让了出来。从表面上看,似乎是忌惮拉福德和拉伦克的结盟,所以拉伦克也没有半点怀疑,他以卢克斯家主的名义,命令法比安打开了南城门。太康六年正月二十三,经过十几天苦战,梅林城终于迎来了关键点,早已等待在城外的王室大军立刻开拔进城。而与此同时,北洛林骑兵也从卢博山山谷绕了过去,从北门进入梅林城。梅林城迎来了更为惨烈的激战,双方打开城门,更多的兵马进入梅林城,如此一来战事迅速扩大,从梅林大道到丽水湾,卢克家族和王室兵马分好几路,多方出击。战火四起,最倒霉的还是梅林城百姓,得到王室精锐士兵的帮助,叛军势头高涨,以乔米为首的一支兵马从梅林大道杀过来,一路冲向瓦罗庄园。进攻瓦罗庄园,是拉福德与摩尔共同制定的计划,现在兵力充足,占尽优势,那就要速战速决,只要拿下瓦罗庄园,就可以直接打垮南洛林守旧派贵族的抵抗意志。王室兵马的加入,直接导致了梅林大道的陷落,如今瓦罗庄园又成了重点攻击目标,整个南洛林贵族终于感受到了一丝危险气息。

    瓦罗城堡内,法务官以及侍卫们进进出出,一片忙碌的景象,霍尔楠和罗伟德诺夫坐镇大厅,指挥着庄园之战。罗伟德诺夫也没想到这么快就把梅林大道丢掉,所以,局势变得有些被动,“当务之急是守住瓦罗庄园附近的两条街道,丽水湾已经失去了防守价值,公爵大人,我建议将丽水湾守军调回来。”

    “好”对于罗伟德诺夫的这个提议,霍尔楠深表赞同,命令还未下达,一名亲卫急匆匆的跑了进来,“公爵大人,叛军已经攻破外围第一道防线,现在正往第二道防线进攻。”

    “好快”罗伟德诺夫也倍感头疼,是不是自己太相信韦亭家族士兵的战斗力了呢?将近八百名士兵防守的第一条防线,不到一个时辰就被人突破,真的让人失望透顶。如果手中有两千名帝国士兵,何至于如此被动?洛林王国果然不是军事王国,浙西诶贵族士兵长时间没经过战争历练,显得太过稚嫩了。失望归失望,可必须想办法顶住才行,“尽快将丽水湾守军调回来,从第一道防线侧后方穿过来,争取从侧翼街道袭扰叛军。雅库塔侍卫长,还请你带领亲卫营坐镇最后一条防线。”

    雅库塔并没有立刻同意,而是看了看霍尔楠,见霍尔楠没表示反对,这才重重的点了点头。如此关键时刻,也就顾不得什么喧宾夺主的嫌疑了,罗伟德诺夫迅速进入状态,仿佛回到了征战费斯塔克,围攻尤姆斯堡的情形,“诸位,不管之前大家有什么样的过节,但眼下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还望大家摒弃前嫌,共同御敌。我知道,你们之中不少人存着侥幸心理,如果有的话,最好打消这点小心思,卢克家族和王室联手,要的是整个南洛林。如果让王室赢下来,我们这些固有势力一个也留不下,谁也活不成。”

    有如实质般的目光仿佛刺透人心,一些南洛林贵族心里咯噔一下,这才反应过来。其实许多人都抱着侥幸心理的,认为这只是王室与韦亭家族的权力争夺战,王室未必会赶尽杀绝。可是罗伟德诺夫这番话,完全打消了众人心中的幻想。霍尔楠暗道失算,早就该想到这一点了,必须把所有人的后路先堵死才行,免得到时候都不尽心尽力。

    此时在瓦罗城堡外,已经打成了一锅粥,罗伟德诺夫亲自动员,再加上霍尔楠以身作则,南洛林贵族再无保留。玛瑞娜显然是个不安分的人,听说叛军已经快打到瓦罗庄园外了,领着自己的女子卫队就闯了出来。罗伊斯就像个小跟班,寸步不离的护着,惹得玛瑞娜甚是不满,“你跟着做什么?”

    “奉罗伟德大人之令,保护大小姐的安全”罗伊斯脸色不变,反正打死也不会退缩的,玛瑞娜打量来打量去,也拿罗伊斯没什么办法,只能认命。

    最后一道防线上,乔米一身银光灿灿的盔甲,铁盔罩在头上,只露出两个眼睛。之前进攻还算顺利,但在这一条防线上,王室大军吃了个闷亏,保守派不知从哪里弄来这么多火油,一把火封死了街口,一番厮杀下来,折损了两百多人,“来人,给我把旁边的墙打穿,从后边绕过去,我就不信了,活人还能让尿给憋死。”

    有乔米在后边撑着,一帮子人也没了顾忌,用尽方法去砸旁边的墙壁,住在里边的百姓哪里受得了,几个人跑出来直接跪在地上痛哭起来,“大人,你不能把墙砸了啊,你把这里砸掉,我们一家人还怎么活?”

    几个百姓趴在地上哭的稀里哗啦的,乔米无动于衷,依旧板着脸,如果不是被逼无奈,谁愿意干这种生孩子没**的事情?南洛林贵族在瓦罗庄园前方的道路上重重布防,手段层出不穷,攻了好几次,都是损失惨重。看看不远处,新一轮的进攻又被打退回来,许多士兵垂头丧气的,这样下去,士气会饱受打击。乔米怒瞪双眼,看着那几个哭丧的男女,用力吼道,“不想死的就滚开,谁要是敢拦着,定斩不饶。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快去把墙打通了,傍晚之前,我要发起新一轮进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