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310章 一滴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在神圣罗马帝国,洛泰尔的死还是引起了很大反响,赵有恭下令将洛泰尔的人头送到了霍亨索伦,一方面是让洛泰尔重回上帝怀抱,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震慑日耳曼贵族。看着洛泰尔的人头,多尔勒等人只能报以苦笑,国事艰难,诸事繁多啊。东方人也是够坏的,杀了也就杀了,还把人头送过来,这明显是要示威啊。多尔勒也不会傻到去惹东方人,最近东罗马人蠢蠢欲动,鬼知道什么时候对神圣帝国动手,这个时候再去招惹东方人,那就是找死了。法兰克人是指望不上的,路易斯家族虽然名义上归属神圣帝国,但一直都游离在外,最近两年,又一心占领英格兰,哪有心思跟东罗马人争?只是可惜了洛泰尔,曾经名动帝国的人物,死了之后连个水花都没有。

    洛林王国梅林城,经过将近八天的争夺,梅林城南部已经被打成废墟,卢克家族拉拢了韦蓝家族以及马蒂斯家族,跟韦亭家族反复争夺南城门。罗伟德诺夫的钓鱼计划还算成功,但韦亭家族并没能一口气灭掉卢克家族的兵马,反而是卢克家族联合韦蓝家族,从西面占领两条街道,疯狂反扑之下,差点把韦亭家族的兵马打败。一时之间,双方对峙与南城,谁也没能拿下南门,唯一的好消息就是南门还在百夫长法比安手中,法比安隶属于卢卡斯家族,虽然卢卡斯家族隶属于南洛林贵族体系,乃是韦亭家族亲信盟友,但毕竟不是真正的韦亭家族人。所以,眼下法比安以及卢卡斯家族的态度,成了决定梅林城争夺战的关键所在。不得不说时势造英雄,两个月之前,谁能想到法比安这样的小人物,竟然会成为影响梅林城归属的风云人物?手中握着南城门,卢卡斯家族也是水涨船高,就连霍尔楠也得礼让三分。

    罗伟德诺夫也没什么好办法,他认为这是霍尔楠的失误,城门重点位置,应该让韦亭家族的人驻守才行,怎么能分给别人呢?但梅林争夺战已经进入到关键时刻,他也没法去说霍尔楠。双方相持不下,同时梅林城外也是打得热火朝天,隶属于王室的兵马跟北洛林骑兵打成一团,城内城外大打出手,最倒霉的还是梅林百姓。自南城战端开启以来,光梅林大道已经发生了两场糟乱,许多百姓跑到梅林大道打砸抢掠,巡城兵付出十几名伤亡才把暴乱镇压下去。乱世出枭雄,同样乱世也盛产暴民。如今梅林城局势糜烂如此,是霍尔楠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纽伦堡战事已经草草结束,双方把纽伦堡附近打个稀巴烂后,都选择了撤退,苦的还是当地居民。在梅林城外,王室大军仗着人多势众,再加上以逸待劳,将驰援梅林城的北洛林骑兵压制的头都抬不起来,到现在北洛林骑兵还不断求援,希望韦亭家族赶紧肃清城内反叛势力。霍尔楠一个脑袋两头大,心里有些着急了,卢克家族虽然实力弱,但拉福德这个老东西太狡猾了,他将所有兵马集中在南城,根本不扩大作战区域,尽可能的将兵力劣势减少到最低。

    拉福德绝对是老谋深算,愣是在兵力处在绝对劣势的情况下,硬是让南洛林家族进退不得。拉福德从一开始就看准了霍尔楠的软肋,不管怎么打,霍尔楠的底线就是尽可能的保存梅林城,当然这样做没有什么错,谁不想掌控一座尽可能完善的梅林城呢?如果自己当政,也会如此选择。不过这样一来,就出现了问题,巡城兵进攻的时候就会束手束脚。乔米以及摩尔等人已经全部聚集在南林庄园内,自从梅林城战争打响,这些人就住在了南林庄园,摩尔还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大事,略显有些慌张,“现在该怎么办?迟迟不能打开南城门,对我们很不利啊。”

    乔米等人也是面色忧愁的点了点头,拉福德微微一笑,手指点了点桌子上的酒杯,“你们没发现么?打到现在为止,卢克斯家族的人已经有种自成一体的趋势了,呵呵,看来卢克斯家的人也变得贪婪起来了啊,不过这对我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能不能拿下南城门,就看能不能打动卢克斯家族了。”

    “这怎么可能?卢克斯家族可是老牌南洛林贵族,怎么可能帮我们?”摩尔等人自然不肯相信,拉福德摇着头,也没有再做解释。其实说服卢克斯家族的使者早就出发了,至于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就得看谈判了。与南林庄园以及瓦罗庄园不同,处在西城草坡上的瓦伦尔庄园静悄悄的,四周绿草盈盈,偶有几头山羊从河边走过,比起城区的乱象,这里就像一座世外桃源。自战争开始,瓦伦尔庄园已经成了梅林城的焦点所在。现任卢克斯家族家主的便是拉伦克伯爵,拉伦克为人轻浮,年轻的时候便经常流年于女人的肚皮上,年纪大了些,不仅没有收敛,简直就是无女不欢,根据瓦伦尔庄园家丁自己说,拉伦克伯爵每天晚上必须有两个女人陪着才行,否则就睡不着觉。像拉伦克这种人,一般不会引起别人注意,同样,他也对别人产生不了威胁,安安稳稳的过完荒诞的一生应该没什么问题。可是,卢克家族和韦亭家族之间的战争,却滋生了拉伦克的野心。夜色降临,拉伦克的卧房里不断传出女人的哼哼声,而且还不是一个,房间里四个女人,一丝不挂,拉伦克尽情的享受着,连战四女,拉伦克也算是天赋异禀了。

    砰砰砰,一阵敲门声响起,“伯爵大人,塞纳大人求见,想跟你继续谈谈”。拉伦克拍拍女人雪白的臀瓣,很是不爽的暗骂了几句,这个塞纳真不会挑时候,有什么事情明天谈不行么?拉伦克为人轻浮头脑有些简单,但也不是真的傻,这个时候拖得越久,那争取到的好处就越多。一开始的时候塞纳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现在不照样低声下气么?

    来到大厅里,一个身着红色贵族服饰的男子就迎了上来,“塞纳见过伯爵大人,深夜来访,多有打扰,实在是有要事相商啊。”

    “无妨”拉伦克裹着一条狼皮氅子,大咧咧的坐在一旁,四个女人依旧仅仅跟在旁边,在自己的庄园里,有属于私人住所,所以四个女人只是穿着一件厚厚的裘衣,里边未着寸缕,其中一个女人胸襟没有搭好,露出白花花一片。如今西方贵族们大都裹着荒淫无度的生活,像法兰克王室贵族,在自己的住所里,女人有时候连衣服都不穿。塞纳除了有些羡慕外,也是见怪不怪了,拉伦克示意塞纳坐下,慢条斯理的笑道,“之前谈的条件,拉福德大人答应了么?”

    “伯爵大人,那些条件,拉福德大人基本上都可以同意,唯独一条,梅林大道和玛瑞娜小姐不能给你”塞纳早就请示过拉福德了,拉福德考虑良久,才给了答复,不能放弃梅林大道和玛瑞娜,这是卢克家族的底线。梅林大道一年创造多少税赋,傻子都知道,这可是下金蛋的母鸡,怎么能让给拉伦克呢?玛瑞娜更不能给拉伦克,就算最终打败了韦亭家族,那也是打败,而不是真正的剿灭。韦亭家族统领红葡萄贵族几百年,势力庞大,可不仅仅在梅林城,在图林、霍亨索伦等还有着不少韦亭家族势力,所以就算打垮了韦亭家族梅林核心势力,依旧要保住玛瑞娜。可以说谁娶了玛瑞娜,谁就能让那些梅林城之外的韦亭家族势力效忠,这可是扩充家族势力的好机会。玛瑞娜应该嫁给谁,拉福德早就想好了,只要有机会,那一定是卢克家族的嫡系子孙。至于拉伦克,这小子完全是疯了,竟然想娶玛瑞娜。塞纳态度坚决,拉伦克脸色不悦的抽了抽嘴角,右手在旁边女子身上摸来摸去。事实上拉伦克并不是蠢到无可救药,他也知道要梅林大道和玛瑞娜,无异于虎口拔牙,提出这两条,不过是增加谈判筹码罢了。

    “拉福德大人既然不同意,那我也不能强求,不过河口码头的税赋得归卢克斯家族”拉伦克适时地抛出了另一个条件,相比梅林大道和玛瑞娜,这个条件更容易让人接受。塞纳心中不断苦笑,拉伦克这个淫棍,有时候还真有点小聪明,河口码头的利益肯定要让出去了,否则拉伦克非翻脸不可,因为连遭拒绝,失了脸面嘛。皱着眉头想了想,最终塞纳还是抿着嘴点了点头,“好,河口码头可以让给伯爵大人,另外,拉福德大人还为伯爵大人准备了二十名萨拉斯美女。”

    萨拉斯,说的便是波罗的海东海岸的居民,又称为琥珀族群,当地克罗尼、拉特家廉、瑟罗尼亚等族群盛产美女,哪怕到了后世,继承了琥珀族群的拉脱维亚以及爱沙尼亚,依旧以盛产美女出名。自从教会兵团打垮波兰王朝后,教会十字军便进入波罗的海东海岸,从那时候开始,日耳曼贵族就有圈养萨拉斯美女为荣的传统。恰恰拉伦克又是一个好色如命的人,二十名萨拉斯美女,真是合胃口。二十名萨拉斯美女到底是不是拉福德送的,拉伦克并不关心,不过他看塞纳,是越来越顺眼了,这个塞纳真的很会办事。

    拉伦克与塞纳秘密谈判,而在瓦罗庄园内,霍尔楠也没有闲着,一边加强对卢克斯家族的监视,另一边召集南洛林贵族商讨对策。密切监视之下,终究还是发现了拉伦克与塞纳之间的猫腻,消息传到瓦罗庄园,南洛林贵族一个个气的脸红脖子粗,有的人甚至破口大骂,“这个拉伦克,当真是杂鱼养的种,他要是放开南城门,我们都得倒霉。”

    霍尔楠虽然有了心理准备,但得到确切消息后,还是有些接受不了。卢克斯家族可是老牌南洛林贵族,竟然会干出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来,卢克斯家族摊上拉伦克这样的家主,也算是走到头了。拉伦克这个蠢货,真以为帮了卢克家族的忙,人家就会履行承诺么?等打垮了南洛林贵族,卢克家族以及那些新兴势力就会实力大增,到时候还会把卢克斯家族放在眼里?没有了威胁,卢克斯家族连个屁都算不上,那时候就算许诺万般好处,人家就是不兑现,你能有什么办法?霍尔楠也没想着去跟拉伦克讲道理,如果这家伙能明白其中缘由,也不会干出这种事情来了。可以说,从这一刻起,卢克斯家族已经被拉伦克带上了绝路,卢克家族不会真的把卢克斯家族当盟友,而南洛林贵族也把卢克斯家族当成了叛徒,不管最终谁赢得梅林城,卢克斯家族一定会很倒霉。一名南洛林老贵族,须发抖擞的生气道,“公爵大人,拉伦克这个狗东西早晚得死,不过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的时候。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现在就倒向拉福德那边,我建议派人去瓦伦尔庄园谈判,卢克家族许诺多少好处,我们就许诺双倍代价,这个蠢材一心想借南城门博弈,却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把金砖吞进去。”

    面对拉伦克这样的叛徒,南洛林贵族可谓是上下一心,同仇敌忾。上一代卢克斯家主也是德高望重之人,继任者竟然是这个臭德行。霍尔楠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虽然恨不得立刻宰了拉伦克,但眼下还必须仰仗着对方。让人倍感意外的是,厅中议论纷纷,群情激奋,作为东方帝国代表的罗伟德诺夫却异常安静,一言不发。霍尔楠踌躇片刻,最终还是看着罗伟德诺夫,小声问道,“罗伟德大人,你怎么看的?”

    罗伟德诺夫看上去仿佛在闭目养神,但实际上一直在思考着卢克斯家族的事情,听霍尔楠问起,他淡淡的点了点头,“公爵大人,我不建议去找拉伦克,这个拉伦克也只是有些小聪明而已,在大事情的抉择上,如同蠢猪一般,他能跟卢克家族的人密切接触,已经说明此人无可救药了。试问,我们又能给他多少好处,再多的好处也只不过是扔进了无底洞。我们的出现,只不过是让他增加了谈判的筹码罢了,我们一露面,他转头就去找卢克家族要更多的好处,扯来扯去,也干不成什么大事。所以啊,不如就让拉伦克打开城门,城门一开,对我们来说未必就是坏事。”

    霍尔楠神情一动,他是了解罗伟德诺夫的,此人深谋远虑,视野开阔,能说出这种话,肯定是有所倚仗。不过其他南洛林贵族就有些发蒙了,一个个神色古怪的看着罗伟德诺夫。感受着周遭疑惑的目光,罗伟德诺夫苦笑着摇了摇头,站起身在霍尔楠耳边低声耳语道,“公爵大人,日前得到消息,北洛林方面还有一支大军正在驰援梅林城,所以打开城门,对我们来说,未必有什么危险。”

    霍尔楠神情一愣,眼神中充满了疑惑不解,北洛林到南洛林,能够短时间内驰援的只有骑兵了,可是据自己所知,三千骑兵已经是北洛林能拿出来的极限了,红顶骑士团损失那么惨重,北洛林方面往哪搞那么多骑兵去?倒不是说洛林缺少骑士,北洛林贵族再怎么弱小,凑上几千骑士也不成问题,关键是战马以及装备。洛林王国自立国以来,就不擅长军事,战马以及军械储备严重不足,有时候光有人也没什么用,没有战马,骑兵还叫骑兵么?罗伟德诺夫点点头,给霍尔楠递了个放心的眼色,霍尔楠心中疑惑,但也只能选择相信罗伟德诺夫,于是整顿心情,看向周围的南洛林贵族,“诸位,罗伟德大人早有安排,所以关于拉伦克的问题就不用再讨论了。从今天起,所有兵马撤出纽伦堡一带,我们要在城中跟叛军大战一场。”

    连霍尔楠都这么说了,其他贵族自然不会再出言反对。城堡内议论的火热,城堡外也同样围着一群人,玛瑞娜一身红色小皮甲,长发扎成马尾,英姿飒爽的。罗伊斯就像个仆人,紧紧跟在玛瑞娜身后。最近南洛林贵族和卢克家族开战,城中战乱纷纷,玛瑞娜大小姐可是个不甘寂寞的人,“罗伊斯,你可真让我失望,你也是堂堂索萨家族的继承人,怎么就给那个东方人做事呢?梅林城变成这幅样子,就是你们搞出来的,那个什么东方大帝,也是个浑蛋。”

    罗伊斯满腹委屈,可怜巴巴的眨着眼,这个暴力妞当真是不讲理,梅林城的事情怎么成了东方帝国的错?“大小姐,你对摄政王多有误解,梅林城的事情可跟他没什么关系,其中的矛盾,早在百年前就埋下了。不过你放心好了,摄政王一定不会坐看南洛林势力被削弱的,王室也就逞一时之勇罢了。”

    “嗯,那么你呢?你倒是给本小姐逞一时之勇啊,你要是有那么一点勇,本小姐也能说声佩服”玛瑞娜面

本章节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