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311章 梦里花落知多少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几个百姓趴在地上哭的稀里哗啦的,乔米无动于衷,依旧板着脸,如果不是被逼无奈,谁愿意干这种生孩子没**的事情?南洛林贵族在瓦罗庄园前方的道路上重重布防,手段层出不穷,攻了好几次,都是损失惨重。看看不远处,新一轮的进攻又被打退回来,许多士兵垂头丧气的,这样下去,士气会饱受打击。乔米怒瞪双眼,看着那几个哭丧的男女,用力吼道,“不想死的就滚开,谁要是敢拦着,定斩不饶。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快去把墙打通了,傍晚之前,我要发起新一轮进攻。”

    “是”一队韦蓝家族士兵哪里敢啰嗦,几个百姓还想争执一下,也全被看押起来。没过多久,就想起了叮叮当当的声音,不断有墙体轰隆倒塌。其实乔米也面临很大的压力,韦蓝家族的实力并不强大,方方面面都得倚仗卢克家族。所以,首先要保证的,就是卢克家族的利益。王室虽然支持卢克家族对南洛林固有势力发起冲击,但要说王室有多好心,那也是瞎扯,地位是靠自己争取的,吃下的地盘越多,那么分配战后利益的时候就越主动。河湾地以及南城中心大街,全都是王室大军打下来的,要保证能获取足够的利益,就必须打下瓦罗庄园,拥有瓦罗庄园,就有足够的话语权。

    玛瑞娜风风火火的走出庄园,当即领着自己的女子卫队与冲过来的叛军厮杀在一起。大小姐娇生惯养的,上了战场竟然一点也不怯场,说杀就杀。不过玛瑞娜这番举动,可怕雅库塔以及罗伊斯吓个够呛,玛瑞娜同样也是颇有压力,真正生死拼杀的时候,才感觉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大,面对这些残酷的叛军,好几次差点被砍中,寻常练的再好,终究不是真正的厮杀。战场是残忍的,全都是杀人的手段,只要能把对方干掉,什么方法都能用。打退了叛军的进攻,玛瑞娜放松下来,终于有心思看一看所在的地方,只是打量了一番,一张粉脸就变得惨白惨白的,到处都是残肢断臂,肠子挂在木板上,啪嗒啪嗒的滴着血,一阵寒风吹过,血腥味充斥鼻子,玛瑞娜再也忍不住,扶着墙壁哇哇吐了起来,一帮子女兵也是面有菜色,哆嗦着嘴唇。她们平日里跟着玛瑞娜耀武扬威的,但真的上阵厮杀,还是头一次,就一会儿的功夫,以前熟悉的姐妹就有好几个死在了叛军刀下。

    雅库塔拖着阔剑大踏步跑过来,伸手将玛瑞娜的身子扳过来,“玛瑞娜小姐,你怎么来了,当真是胡闹,快快退下去,你要是出了什么事,公爵大人一定会震怒的。”

    玛瑞娜打小就跟着雅库塔,所以在雅库塔看来,这不仅仅是大小姐,和自己的孩子没什么两样,所以跟玛瑞娜说话,也没那么多忌讳。罗伊斯可就不行了,别说动手动脚了,动动嘴皮子,估计都得被玛瑞娜大小姐揍上一顿。雅库塔苦口婆心的劝玛瑞娜回瓦罗庄园,但是大小姐哪里肯听,挣脱开,往后躲了两步,绷着小脸义正言辞道,“谁胡闹了,作为韦亭家族的一员,这个时候怎么可以躲在庄园里,破老头发火就发火吧,还怕了他不成?”

    玛瑞娜说话一向彪悍,此话一出,雅库塔差点没被噎死。韦亭家族的继承人博果特正擦拭着手里的宝剑,听到自家妹妹那番话,满是血污的脸变得扭曲起来。敢当着众人的面喊父亲为破老头,也只有这个妹妹了,雅库塔嘴唇哆嗦了半天,也没能想出辙。博果特站起身走上两步,将玛瑞娜拽过来,“祖宗,你小点声行不行?你这不是闹笑话么?”

    “行,反正我是不会回去的”玛瑞娜伸伸舌头,丝毫不以为意,博果特算是拿她没办法了,家里兄弟姐妹众多,只有这位小祖宗受宠,打小宠到大,现在想要对她严厉点,还真狠不下心来,绰绰玛瑞娜的额头,博果特有些不甘心的说道,“你不回去也可以,不过跟在我身边,一定要听从命令,能做到么?”

    “是”玛瑞娜退后一步,一本正经的行了个骑士礼,至于心里怎么想的,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博果特生怕玛瑞娜出事,一直让玛瑞娜跟在身边,防线上守军等候了多时,叛军的新一轮进攻却迟迟没有来。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连雅库塔也感觉到有点不对劲儿了。负责监视四周的斥候,终于传回来消息,“叛军将东边的民房给推了,从我们侧翼打开一条路。”

    雅库塔正琢磨不透呢,听到这个消息,心中不由得吃了一惊,由于东面道路狭窄,不利于大军展开,所以侧翼防守一直都是最为薄弱的地方。现在叛军从东面突破,算是切中了防线软肋,“博果特,你负责指挥防务,我要去通知公爵大人。”

    临走的时候,雅库塔的眼睛还可以的看了下玛瑞娜,博果特面露苦笑,缓缓点了点头,“你快去吧,这边我会负责的,玛瑞娜跟在我身边,出不了事。”

    雅库塔翻了翻白眼,急匆匆的走了,他对博果特的话并没有多少信心,就玛瑞娜这股子彪悍劲儿,博果特还真镇不住她。新一轮的攻防战很快打响,叛军打通东面的通道,摧毁大量民房,好多百姓没能及时跑出来,直接被砸死在里边,看似残暴,但效果显著。大量的叛军沿着撕开的通道不断涌进来,侧翼防区遭受到无穷的压力。在一片烟尘中,夕**本穿不透尘土,一声声痛苦的哀嚎从下边传出来,可厮杀的双方,谁也没心情去理会这些求救声。战争之中,人命如草芥,只要有战争,最倒霉的一定是老百姓。博果特将正面防线交给两名千夫长,领着人来到了侧翼防区,短短的半个时辰里,整个侧翼防区已经打得一塌糊涂。负责防区事务的百夫长艾伦纳德战死,两百多名南洛林士兵也死伤过半。为了一举拿下侧翼防区,乔米也是下了血本,不仅将韦蓝家族赖以生存的千人队派了上来,还亲自领兵坐镇。乔米并不是一名勇士,但是兔子逼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是乔米这样的家族继承人。

    摩尔来了,他不仅到了,还领着两千多名王室士兵对正面防区发起了冲击。在乔米看来,摩尔这种行为,简直无耻到了极点,这他娘的就是来摘桃子的。卢克家族和韦蓝家族合力进攻了半天,眼看着就要将南洛林固有势力压缩成一团,胜利在望,可摩尔偏偏这个时候扑上来,不是抢功又是什么?

    战争,最后的目的是为了利益,谁打下的东西多,谁得到的利益就多。王室吞进去的东西,还能吐出来么?王室大军风头正劲,乔米也是被逼无奈,看着面前的千夫长,他恶狠狠地吼道,“格伦,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再过半个时辰,一定要拿下前边的街道。要是让王室抢了先,咱们就等着喝汤吧!”

    发动梅林城政变,是为了吃肉的,不是为了喝汤,要是仅仅为了喝汤,跟在韦亭家族后边不就行了,干嘛辛辛苦苦的搞兵变。格伦眉头皱做一团,这可不是什么轻松活,但作为韦蓝家族的一员,他也知道乔米也是为了家族好。千夫长格伦带领着千余名士兵,对侧翼防区展开了轮番冲击,一波一波的攻势,越来越强,每一波都有着上百人的叛军士兵,轮番冲击之下,侧翼防区终于被啃下一块,乔米顿时精神一振,“冲上去,那些街道,夺取瓦罗庄园。”

    “杀....夺取瓦罗庄园”胜利的刺激下,叛军士兵就像打了鸡血。博果特领着人匆匆赶来,一看到防区内的惨状,根本来不及休息,当即投入到战斗中。这个时候,博果特也顾不得安危以及身份问题了。如果不能挡住叛军的进攻,那整条防线就会被撕开一道口子,到时瓦罗庄园也将置于叛军的直接攻击之下。

    玛瑞娜跟在博果特身后,有博果特在前边挡着,玛瑞娜不断下手偷袭,一时间二人配合的还相当不错。不知道厮杀了多久,双方终于有些坚持不住,乔米恨透了博果特。都是这个博果特,如果他晚来一会儿,就把防区拿下来了。一些叛军开始往后撤,乔米拔出阔剑,迈步上前,对着那些慌乱的士兵接连下手,一连刺死了好几个人,“谁敢后撤,定斩不饶,所有人听令,千夫长、百夫长向前,所有人跟我冲,不拿下防区,谁也别想活着回去。”

    乔米亲自领兵发起了新一轮的冲锋,这是拿下东部防区的最佳机会,错过今天,等别人准备妥当,再想进攻,就没这么容易了。不管是乔米,还是拉福德,都知道王室不是什么好东西,双方虽然互为盟友,那也是因为南洛林贵族的原因。如果梅林城政变,卢卡家族为首的新锐势力拿不到足够多的利益,实力受损,那王室估计会毫不客气的撕毁盟约,任何所谓的约定,都是靠实力作保证的。弱肉强食,千百年来颠不破的硬道理。

    博果特一眼就看到了振臂高呼的乔米,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当初因为梅林大道的归属问题,双方就结下了仇怨,现在乔米还领着叛军祸害梅林城,可以说双方已经成了死敌。叛军不断的涌上来,在乔米的刺激下,一帮子叛军也是嗷嗷直叫,如同一群野兽。兵力上不占优势,虽然侧翼防区比较狭窄,大军施展不开,但叛军这种不计伤亡的轮番冲击,终究是扛不住的,博果特自幼受到良好的家教,又得霍尔楠言传身教,头脑非常灵活。看着乔米,他撑住盾牌,鼓舞士气道,“大家不要怕,分成两部分,夹击乔米,宰了乔米,我们就赢了。”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博果特觉得乔米就是叛军最明显的弱点,虽然兵力很少,但真的舍出性命,未必不能打退叛军。顷刻之间,双方再次碰撞在一起,博果特眼中根本看不到其他人,领着二十多人的精锐亲卫,直接朝着乔米杀去。乔米一开始并没有留意到这一点,当看到博果特狰狞的面孔后,已经有些晚了。玛瑞娜也是不甘寂寞的人,眼看着博果特往敌人阵中杀去,她也跟着往前冲,惹得罗伊斯头皮发麻,无奈之下,只能跟在玛瑞娜身后。博果特出身高贵,但并不是那种一无是处的贵族子弟,一个贵族豪门之所以能不断成长,繁衍几百年,就是靠着严格的家庭教育。博果特自幼跟着别人学文练武,实力自然不容小觑。相比之下,乔米就差了许多,从对后人的教育上,就可以看出一个家族的底蕴。战场血腥残酷,一具具鲜活的生命从眼前消失,博果特砍翻一名叛军军官,提这盾牌大声狂啸,“乔米,你这个懦夫,有本事过来与我厮杀一番。”

    声如炸雷,人如魔神,乔米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看到博果特冲过来,乔米第一个反应就是逃跑。二十多年来,博果特的英勇早在乔米心中埋下了阴影,从小到大,不光身份不如博果特,就连身手也多有不如,小的时候没少遭博果特的暴力虐待。平常的时候,乔米这个反应一点问题都没有,可现在是战场上,乔米毫无勇气应战的情形,直接给士气造成了沉重的打击。如今这个时代,不管是洛林人还是法兰克人亦或者苏格兰人,大家都崇敬骑士,作为一名贵族骑士,就算实力不如人,也不能没有拔剑的勇气。可惜,乔米根本不算一名合格的骑士,在死亡的威胁下,他最终选择了退却,乔米一退,叛军顿时大乱,有的人想继续进攻,有的人想后撤,于是出现了推推嚷嚷的情况,阵势彻底大乱。博果特逮住机会,狠狠地冲击了一波,直接将叛军打退回去。侧翼防区攻防战,成也乔米,败也乔米。

    乔米败退的同时,在瓦罗庄园城堡内,霍尔楠以及众多南洛林老牌贵族也全都苦着脸。到现在为止,城堡就没收到一条好消息,东部防区遭受重创不说,连正面防区也是苦苦坚持,王室大军以骑兵为主,这对正面防守的士兵威胁太大了,要不是层层布防,对骑兵有了足够的防备,恐怕正面已经被王室骑兵给突破了。罗伟德诺夫面上镇定,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他对这帮子洛林人的战斗力实在没什么信心。所谓的梅林城政变,在他看来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一般,梅林城集中了各方势力,兵力在两万人以上,可罗伟德诺夫依旧提不起精神,就这些乌合之众,只需要五千帝国精锐士卒,就可以正面击垮他们。如果手中有两千名帝国精锐骑兵,何至于如此被动?之前制定了非常完善的防守体系,结果几天之内,接连被人攻陷,真的太让人失望了。霍尔楠等人争执不下,罗伟德诺夫终于开了口,“诸位,现在讨论要不要弃守侧翼防区,是不是有些过早了呢?北洛林骑兵已经集中到正面防线上,只要大家坚持一下,叛军未必能突破防线。现在就主动撤出侧翼防区,接下来的仗还怎么打?”

    “罗伟德大人,我等也不想这样啊,问题是叛军势头正猛,实在抵挡不住啊”一名南洛林贵族满脸焦虑,语气中多有些埋怨的意思,“罗伟德大人,你保证过的,北洛林还会派出援兵,梅林城已经打成这个样子了,援军为什么还没来,事到如今,总得给大家一个交代才行。”

    许多南洛林贵族不断点头,表示同意,罗伟德心中暗哼,脸上也露出不耐烦的神色,“诸位,我是保证过还有援兵,可是,你们必须先做到自救才行,你们自己都救不了自己,指望北洛林人为你们卖命么?之前我制定了防御计划,按照预想中的计划,从中心大道到北部防线,至少得坚持八天的时间,可是....哼,大家连三天都没能坚持住。仗打到这个份上,还有脸去指望别人?北洛林援兵要到达梅林城,需要长途跋涉,还得闯过王室的层层阻隔,你们明白么?”

    这些南洛林贵族全都耷拉下脑袋,被罗伟德说的面带羞愧。好在,博果特的胜利,总算保住了南洛林贵族最后一点脸面。与瓦罗庄园截然不同,南林庄园士气高涨,新锐贵族们一个个红光满面的,虽然乔米没能成功拿下侧翼防区,但新锐贵族们却在其他方向上接连取得突破。拉福德和乔米一样,同样对王室的举动表示担忧,但他不会像乔米那样明面上说出来。摩尔眯着眼,气定神闲的打着盹,乔米铁青着脸,自然不会有什么好态度,“摩尔殿下,我们之前约定好的,瓦罗庄园归我们,为什么你还要带兵前往北部防线?”

    乔米语气有些冲,言语之中没有多少尊重,韦蓝家族以及卢克家族的年轻一代全都站在乔米身后,众人同仇敌忾,怒目直视摩尔。作为真正主事的拉福德却闭目养神,没什么表示。摩尔淡淡的扫了一眼,心里就一阵暗骂,拉福德果然是老狐狸,就算有所不满,也不表示出来,却把乔米这些年轻人推到前台。少壮派本来就容易激动,做出点出格的事情也不奇怪。不过摩尔也不会被眼前的阵势所吓倒,能在众多王室子弟中脱颖而出,来到梅林城,本身就是一种能力。他不慌不忙,笑眯眯的看着乔米,“乔米阁下,瓦罗庄园自然是归你们的,可是你们的速度太慢了,北洛林人不会坐视不管的,你们谁敢保证北洛林人没有其他动作?如果你们执意不需要王室大军的帮忙,那我下道命令,将北部大街的人招回来便是,不过那样的话,瓦罗庄园何时能打下来,就要听天由命了。”

    “殿下能体谅我等,那自然再好不过了,就请殿下明天将正面的王室大军调走吧”乔米也不是傻子,顺着摩尔的话往下说,摩尔顿时就有些小尴尬了。摩尔自然是不想真的撤兵的,现在的梅林城就像一块肥肉,谁有能耐,谁就能多割一块,一旦撤兵,所能分配的利益就少多了。同样,摩尔嘴上说北洛林人是个不稳定因素,但实际上他从来没把北洛林当回事,北洛林贵族已经将仅有的骑兵派到梅林城了,接下来北洛林贵族就是想继续帮忙,也是无能为力的。不过之前把话说出去了,乔米明显是逮住漏洞使劲,摩尔嘴角一撇,故作轻松的耸了耸肩头,“那好吧,明天就让所有人撤到南城这边来,既然诸位一心为了梅林城,我也不能当这个恶人不是?”

    摩尔一脸轻松,说出来的话却绵里藏针,阴损之极,饶是拉福德这样的稳重老者,也让摩尔的话给刺激到了。以前,拉福德虽然并没有轻视过摩尔,但也谈不上重视,毕竟摩尔太过年轻,哪怕在王室子弟中,也未必之出类拔萃的佼佼者。可是这番话说出来,让拉福德有一种看走眼的感觉。好一招以退为进,摩尔看似豪爽大方,直接后撤到南城,但这样也意味着河湾地以及梅林大道会防守空虚,因为河湾地可是在王室大军的掌控中。按说,王室大军撤出河湾地以及梅林大道,那是大大的好事,但时机不对。这个时候撤出去,兵力空虚的河湾地怎么办?卢克家族和韦蓝家族可没有足够的兵力去防守河湾地以及梅林大道。这个年轻人看上去嚣张跋扈,实际上聪明的很呢。轻轻咳嗽两声,放在膝盖上的左手捕捉痕迹的向内拍了拍,示意乔米等人到此为止,紧接着拉福德苦笑道,“殿下何必动怒?眼下最重要的是拿下梅林城,王室家族坐拥洛林王国,肯定会履行诺言的,所以,谁多打一些,少打一些,又有什么区别呢?”

    姜还是老的辣,摩尔暗自皱眉,没想到自己酝酿了许久的逼宫之计,竟然被拉福德轻轻松松的化解。拉福德说话滴水不漏,听上去是在请求摩尔帮忙,可实际上也是在威胁摩尔,如果王室真的太贪心,那他拉福德不介意将盟约内容公布天下。有的人总觉得说话是很简单的事情,可事实上如何说话也是一门艺术,同样是威胁,拉福德的话让人听上去舒服了很多,没有那么反感,至少摩尔愿意跟拉福德谈,乔米这些少壮派太沉不住气了。作为王室在梅林城的代言人,摩尔自然知道王室的底线在哪里。为了保住洛林王国,抵制住东方人的势力入侵,打破南北洛林贵族结盟是最好的方式,王室可以尽力捞取好处,但底线是不能把卢克家族为首的南方新贵推到韦亭家族怀抱中。所以,看上去王室大军咄咄逼人,可实际上只要卢克家族反抗的稍微强势一些,王室大军就会将利益吐出来一些。摩尔很年轻,但很精明,他秉承着一个原则,在不破坏联盟的基础上,梅林城利益能吃一点是一点。不过这些,自然瞒不过老谋深算的拉福德。感受到拉福德语气中藏着不满,摩尔淡淡的笑了笑,“拉福德大人放心,亨利家族必将履行诺言,梅林城将以卢克家族为主。只要我们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王室就是卢克家族最强大的后盾。”

    拉福德说话绵里藏针,摩尔也不遑多让,说话间小小的提醒了拉福德一下。以卢克家族为首的南方新贵,其实本质上和韦亭家族为首的故有势力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结盟也好,对抗也好,全都是因为利益以及生存。韦亭家族倾向东方帝国,是因为利益的需求,如果卢克家族取代了韦亭家族以后,会不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呢?这个可能性还是很大的,韦亭家族需要利益,同样也是卢克家族需要的,当没有了南洛林固有势力威胁后,卢克家族还会坚定地站在王室这边么?答案是模糊的,谁也不知道,所以,摩尔不得不提醒拉福德一句,卢克家族可千万别过河拆桥,真要是血拼起来,王室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拉福德自然听得懂,但表面上并没什么表示,反而笑容满面的亲切道,“殿下说得好,只要我们合力,韦亭家族必将被赶出梅林城。”

    如今胜利在望,拉福德却也不会说出灭掉韦亭家族的大话,韦亭家族傲立在南洛林几百年,势力根深蒂固,影响着南洛林数座城池,如果谁认为拿下梅林城,就等于灭掉了韦亭家族,那就是真的蠢猪了。摩尔和拉福德相谈甚欢,摩尔也还算大方,表示将河湾地的利益全部让给南洛林新贵家族,为了表示结盟的诚意,拉福德也没有吝啬,将梅林大道三分之一的利益贡献给王室,双方各取所需,这样一来,乔米等少壮派也没了意见。利益结合,追求一致,这样的结盟才最稳固。随着王室与南洛林新贵的再一次谈判,韦亭家族为首的南洛林贵族将迎来更为有力的冲击,次日一早,王室兵马分兵侧翼,卢克家族将梅林大道守军也调过来,其目的不言而喻,就是要发起最猛烈的冲击,力图拿下瓦罗庄园前方的最后一道防线。

    瓦罗庄园方圆两里,共六个街区,同时面临着艰难的局面,到处都是厮杀的踪影,为了尽快打垮旧贵族的防线,乔米为首的少壮派不顾拉福德的命令,开始对大量的民居动手,无数民房被摧毁,随之而来的就是数不清的道路。自午时开始,雅库塔负责的中心防区就已经频频出现漏洞,前来驰援梅林城的北洛林骑兵也被罗伟德诺夫派往河湾地。没人能看懂罗伟德诺夫想干嘛,明明卢克家族以及王室集中兵力攻打最后防线,瓦罗庄园眼看着就要受到冲击,罗伟德诺夫竟然将北洛林骑兵派到了河湾地。不少南洛林贵族开始对霍尔楠施加压力,前方战事紧急,哪能让北洛林骑兵去河湾地,“公爵大人,叛军不惜一切代价冲击我方防区,眼看着就要杀到瓦罗庄园,正是需要北洛林骑兵帮忙的时候,为什么罗伟德大人还把有限的兵力投入到河湾地?还请公爵大人下令,把北洛林骑兵调回来,否则我们就危险了。”

    南洛林贵族的请求合情合理,但霍尔楠也很为难,因为事实上他根本调不动北洛林骑兵,北洛林人可一直跟南方人不对付,而真正能调动北洛林骑兵的不是别人,而是跟在玛瑞娜后边的罗伊斯,而罗伊斯却以罗伟德诺夫马首是瞻,根本不在意其他人的命令。片刻之后,霍尔楠就在玛瑞娜的私人庄园内找到了罗伟德诺夫,外边战事紧急,罗伟德诺夫却异常平静,在他脸上丝毫看不出半点慌乱。在罗伟德身旁,还站着两个人,一个是玛瑞娜,另一个便是罗伊斯。玛瑞娜撅着嘴巴,气呼呼的说着什么,罗伟德诺夫也不生气,只是轻轻地笑着。罗伊斯乖乖地站在罗伟德诺夫身后,根本不发表意见。霍尔楠好奇得很,走得近了,才听清楚玛瑞娜说什么。

    “你这个老头,别以为有东方人撑腰,本小姐就怕了你,都怪你们那个什么摄政王,要不是因为你们,梅林城会变成这个样子?兄长他们苦苦支撑,随时都有危险,你还不快想办法,要是不拿出个主意来,本小姐扒了你的皮”玛瑞娜一如既往的彪悍,即使面对罗伟德诺夫这样的大人物,依旧没有改变。罗伟德诺夫丝毫不生气,反而很享受,这位大小姐看上去大大咧咧的,没有礼数,可实际上却别许多人都聪明,防线告急,别人都快愁白了头发,这位大小姐却聪明的很,直接跑到罗伟德诺夫面前发飙,似乎吃准了罗伟德诺夫有办法。罗伊斯一阵头大,什么时候罗伟德诺夫脾气这么好了,玛瑞娜大小姐这么骂,他居然一点都不生气。

    霍尔楠听了一会儿,却是吓得够呛,这位小祖宗真的是厉害,连罗伟德都敢骂,于是赶紧走上前,施了一礼,“小女少不更事,言语中冲撞了大人,还望大人莫要怪罪。”

    霍尔楠一反常态,表面上恭恭敬敬的,甚至有些低声下气。这也是没办法,眼下诸事都得求着罗伟德诺夫,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罗伟德诺夫心中暗叹一口气,霍尔楠为什么来,他大致能猜出一些来,看到霍尔楠眼神中的慌乱,多少是有些失望的。这些洛林贵族,听上去威风赫赫的,但说到底没有经历过太大的阵仗。在罗伟德诺夫看来,所谓的洛林政变,不过是小事罢了。经历过东征以及伊斯特拉高地战事,指挥过十几万人的大战,梅林兵变,就像过家家一样。站起身,罗伟德诺夫依旧维持着如沐春风的笑容,这种笑容,不仅能给别人信心,同样也是再给自己打气,“公爵大人言重了,玛瑞娜小姐性情直爽,又有何怪罪之说?更何况,大小姐说的也没错,梅林城有此兵变,与帝国的策略不无关系。”

    “这...罗伟德大人,眼下前方战事告急,所能派出的兵力十分有限,能不能请北洛林骑兵帮忙固守中心防区”霍尔楠最终还是开了口,他面色纠结,甚至有点发烫,这辈子可是很少这般低声下气求人的。玛瑞娜也心疼霍尔楠,平日里虽然经常招惹霍尔楠生气,但内心里还是很尊重父亲的,所以,她杏目圆睁,瞪着罗伟德诺夫。看着这对配合不错的父女,罗伟德诺夫面露苦笑,请霍尔楠坐下后,才慢慢说道,“公爵大人,就算北洛林骑兵在瓦罗庄园,又能起到多少作用?中心防区那么狭窄,根本施展不开,让这些骑兵下马当步兵么?”

    罗伟德诺夫说的都是实情,如果能使用大量骑兵的话,王室早就将主力骑兵派过来了,眉头皱起,霍尔楠还是有些不甘心的说道,“那也没必要派到河湾地吧?”

    “为什么不能派到河湾地呢?公爵大人难道没想过么?为什么自从梅林兵变以来,我们处处被动,到了现在,已经被死死压制住?就是因为所有的战事都是叛军率先发起的,从始至终我们都被别人牵着鼻子走,叛军想在哪里打就在哪里打,如果一直这么继续下去,我们就输定了”罗伟德诺夫语气淡然,可谁也不知道,他之前思考了多久,“如今,想要扭转局面,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主动开辟另一个战场,把叛军吸引过去,减轻瓦罗庄园前方的压力。河湾地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王室方面为了照顾卢克家族的利益,已经慢慢抽回兵力,卢克家族叛军也没有及时派遣援军,以北洛林骑兵的战斗力,定能一举夺回河湾地。手中握有河湾地,就能向南威胁卢克家族的老巢,还能坚固南城门,叛军想不救援都不行。当然,就算叛军孤注一掷,完全放弃河湾地,我们也不用怕,眼下,谁能掌控南城门,谁就能取得最后的胜利。梅林城归属,真正的胜负手不在瓦罗庄园,而在南城门。”

    霍尔楠静静地思考着,往常性情如火的玛瑞娜也没了声音,父女二人都在思考着罗伟德诺夫话里的意思。不一会儿,玛瑞娜双眼一亮,与霍尔楠对视一眼,霍尔楠总算有了一点笑容,有些激动地看着罗伟德诺夫,“罗伟德大人,你的意思是说,新的北洛林援军马上就要到了?”

    罗伟德诺夫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北洛林援军是快来了,但具体什么时候到,他也不知道。北洛林骑兵进攻河湾地,只是为迎接援军做准备而已,至于南洛林贵族能不能坚持到援军到来,那就是他们的问题了。罗伟德诺夫可没有义务去替南洛林贵族卖命,他所做的一切,全都是从帝国利益出发。不过对霍尔楠来说,这些已经足够了。过了没一会儿,霍尔楠就领着玛瑞娜离开了,罗伊斯却没有动身,而是坐下身来,有些焦虑的问道,“罗伟德大人,我们的人能及时到么?”

    “这谁能说得准呢?反正只要能控制住南城门,我们就立于不败之地了,卢克家族和韦亭家族若是两败俱伤,我们就趁机会把这两方势力全都打残,扶植我们的势力。如果王室和卢克家族无法拿下瓦罗庄园,咱们就配合南洛林贵族,合力剿灭王室,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毫无胜算的时候,我们也能安然无恙的撤回北洛林”面对罗伊斯,罗伟德诺夫仿佛换了一个人,不再像之前那般和睦,眼神变得锐利,“罗伊斯,你一定要搞清楚,帝国真正可以控制的利益在北洛林,至于南洛林,我们能取就取,没必要为了南洛林损失太多。反正,我们只要保住玛瑞娜就行,有玛瑞娜在,我们随时都能影响南洛林的决策。”

    这还是罗伟德诺夫第一次说出真正的目的,罗伊斯听得目瞪口呆,也许这才是真正的罗伟德诺夫吧。在摄政王以及罗伟德诺夫这些人眼里,南洛林就是一块肥肉,能砍一块就吃一块,什么结盟,什么约定,那些都是骗傻子的。怪不得罗伟德诺夫对联姻的态度前后判若两人,说到底,是形势发生了变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