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311章 梦里花落知多少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几个百姓趴在地上哭的稀里哗啦的,乔米无动于衷,依旧板着脸,如果不是被逼无奈,谁愿意干这种生孩子没**的事情?南洛林贵族在瓦罗庄园前方的道路上重重布防,手段层出不穷,攻了好几次,都是损失惨重。看看不远处,新一轮的进攻又被打退回来,许多士兵垂头丧气的,这样下去,士气会饱受打击。乔米怒瞪双眼,看着那几个哭丧的男女,用力吼道,“不想死的就滚开,谁要是敢拦着,定斩不饶。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快去把墙打通了,傍晚之前,我要发起新一轮进攻。”

    “是”一队韦蓝家族士兵哪里敢啰嗦,几个百姓还想争执一下,也全被看押起来。没过多久,就想起了叮叮当当的声音,不断有墙体轰隆倒塌。其实乔米也面临很大的压力,韦蓝家族的实力并不强大,方方面面都得倚仗卢克家族。所以,首先要保证的,就是卢克家族的利益。王室虽然支持卢克家族对南洛林固有势力发起冲击,但要说王室有多好心,那也是瞎扯,地位是靠自己争取的,吃下的地盘越多,那么分配战后利益的时候就越主动。河湾地以及南城中心大街,全都是王室大军打下来的,要保证能获取足够的利益,就必须打下瓦罗庄园,拥有瓦罗庄园,就有足够的话语权。

    玛瑞娜风风火火的走出庄园,当即领着自己的女子卫队与冲过来的叛军厮杀在一起。大小姐娇生惯养的,上了战场竟然一点也不怯场,说杀就杀。不过玛瑞娜这番举动,可怕雅库塔以及罗伊斯吓个够呛,玛瑞娜同样也是颇有压力,真正生死拼杀的时候,才感觉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大,面对这些残酷的叛军,好几次差点被砍中,寻常练的再好,终究不是真正的厮杀。战场是残忍的,全都是杀人的手段,只要能把对方干掉,什么方法都能用。打退了叛军的进攻,玛瑞娜放松下来,终于有心思看一看所在的地方,只是打量了一番,一张粉脸就变得惨白惨白的,到处都是残肢断臂,肠子挂在木板上,啪嗒啪嗒的滴着血,一阵寒风吹过,血腥味充斥鼻子,玛瑞娜再也忍不住,扶着墙壁哇哇吐了起来,一帮子女兵也是面有菜色,哆嗦着嘴唇。她们平日里跟着玛瑞娜耀武扬威的,但真的上阵厮杀,还是头一次,就一会儿的功夫,以前熟悉的姐妹就有好几个死在了叛军刀下。

    雅库塔拖着阔剑大踏步跑过来,伸手将玛瑞娜的身子扳过来,“玛瑞娜小姐,你怎么来了,当真是胡闹,快快退下去,你要是出了什么事,公爵大人一定会震怒的。”

    玛瑞娜打小就跟着雅库塔,所以在雅库塔看来,这不仅仅是大小姐,和自己的孩子没什么两样,所以跟玛瑞娜说话,也没那么多忌讳。罗伊斯可就不行了,别说动手动脚了,动动嘴皮子,估计都得被玛瑞娜大小姐揍上一顿。雅库塔苦口婆心的劝玛瑞娜回瓦罗庄园,但是大小姐哪里肯听,挣脱开,往后躲了两步,绷着小脸义正言辞道,“谁胡闹了,作为韦亭家族的一员,这个时候怎么可以躲在庄园里,破老头发火就发火吧,还怕了他不成?”

    玛瑞娜说话一向彪悍,此话一出,雅库塔差点没被噎死。韦亭家族的继承人博果特正擦拭着手里的宝剑,听到自家妹妹那番话,满是血污的脸变得扭曲起来。敢当着众人的面喊父亲为破老头,也只有这个妹妹了,雅库塔嘴唇哆嗦了半天,也没能想出辙。博果特站起身走上两步,将玛瑞娜拽过来,“祖宗,你小点声行不行?你这不是闹笑话么?”

    “行,反正我是不会回去的”玛瑞娜伸伸舌头,丝毫不以为意,博果特算是拿她没办法了,家里兄弟姐妹众多,只有这位小祖宗受宠,打小宠到大,现在想要对她严厉点,还真狠不下心来,绰绰玛瑞娜的额头,博果特有些不甘心的说道,“你不回去也可以,不过跟在我身边,一定要听从命令,能做到么?”

    “是”玛瑞娜退后一步,一本正经的行了个骑士礼,至于心里怎么想的,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博果特生怕玛瑞娜出事,一直让玛瑞娜跟在身边,防线上守军等候了多时,叛军的新一轮进攻却迟迟没有来。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连雅库塔也感觉到有点不对劲儿了。负责监视四周的斥候,终于传回来消息,“叛军将东边的民房给推了,从我们侧翼打开一条路。”

    雅库塔正琢磨不透呢,听到这个消息,心中不由得吃了一惊,由于东面道路狭窄,不利于大军展开,所以侧翼防守一直都是最为薄弱的地方。现在叛军从东面突破,算是切中了防线软肋,“博果特,你负责指挥防务,我要去通知公爵大人。”

    临走的时候,雅库塔的眼睛还可以的看了下玛瑞娜,博果特面露苦笑,缓缓点了点头,“你快去吧,这边我会负责的,玛瑞娜跟在我身边,出不了事。”

    雅库塔翻了翻白眼,急匆匆的走了,他对博果特的话并没有多少信心,就玛瑞娜这股子彪悍劲儿,博果特还真镇不住她。新一轮的攻防战很快打响,叛军打通东面的通道,摧毁大量民房,好多百姓没能及时跑出来,直接被砸死在里边,看似残暴,但效果显著。大量的叛军沿着撕开的通道不断涌进来,侧翼防区遭受到无穷的压力。在一片烟尘中,夕**本穿不透尘土,一声声痛苦的哀嚎从下边传出来,可厮杀的双方,谁也没心情去理会这些求救声。战争之中,人命如草芥,只要有战争,最倒霉的一定是老百姓。博果特将正面防线交给两名千夫长,领着人来到了侧翼防区,短短的半个时辰里,整个侧翼防区已经打得一塌糊涂。负责防区事务的百夫长艾伦纳德战死,两百多名南洛林士兵也死伤过半。为了一举拿下侧翼防区,乔米也是下了血本,不仅将韦蓝家族赖以生存的千人队派了上来,还亲自领兵坐镇。乔米并不是一名勇士,但是兔子逼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是乔米这样的家族继承人。

    摩尔来了,他不仅到了,还领着两千多名王室士兵对正面防区发起了冲击。在乔米看来,摩尔这种行为,简直无耻到了极点,这他娘的就是来摘桃子的。卢克家族和韦蓝家族合力进攻了半天,眼看着就要将南洛林固有势力压缩成一团,胜利在望,可摩尔偏偏这个时候扑上来,不是抢功又是什么?

    战争,最后的目的是为了利益,谁打下的东西多,谁得到的利益就多。王室吞进去的东西,还能吐出来么?王室大军风头正劲,乔米也是被逼无奈,看着面前的千夫长,他恶狠狠地吼道,“格伦,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再过半个时辰,一定要拿下前边的街道。要是让王室抢了先,咱们就等着喝汤吧!”

    发动梅林城政变,是为了吃肉的,不是为了喝汤,要是仅仅为了喝汤,跟在韦亭家族后边不就行了,干嘛辛辛苦苦的搞兵变。格伦眉头皱做一团,这可不是什么轻松活,但作为韦蓝家族的一员,他也知道乔米也是为了家族好。千夫长格伦带领着千余名士兵,对侧翼防区展开了轮番冲击,一波一波的攻势,越来越强,每一波都有着上百人的叛军士兵,轮番冲击之下,侧翼防区终于被啃下一块,乔米顿时精神一振,“冲上去,那些街道,夺取瓦罗庄园。”

    “杀....夺取瓦罗庄园”胜利的刺激下,叛军士兵就像打了鸡血。博果特领着人匆匆赶来,一看到防区内的惨状,根本来不及休息,当即投入到战斗中。这个时候,博果特也顾不得安危以及身份问题了。如果不能挡住叛军的进攻,那整条防线就会被撕开一道口子,到时瓦罗庄园也将置于叛军的直接攻击之下。

    玛瑞娜跟在博果特身后,有博果特在前边挡着,玛瑞娜不断下手偷袭,一时间二人配合的还相当不错。不知道厮杀了多久,双方终于有些坚持不住,乔米恨透了博果特。都是这个博果特,如果他晚来一会儿,就把防区拿下来了。一些叛军开始往后撤,乔米拔出阔剑,迈步上前,对着那些慌乱的士兵接连下手,一连刺死了好几个人,“谁敢后撤,定斩不饶,所有人听令,千夫长、百夫长向前,所有人跟我冲,不拿下防区,谁也别想活着回去。”

    乔米亲自领兵发起了新一轮的冲锋,这是拿下东部防区的最佳机会,错过今天,等别人准备妥当,再想进攻,就没这么容易了。不管是乔米,还是拉福德,都知道王室不是什么好东西,双方虽然互为盟友,那也是因为南洛林贵族的原因。如果梅林城政变,卢卡家族为首的新锐势力拿不到足够多的利益,实力受损,那王室估计会毫不客气的撕毁盟约,任何所谓的约定,都是靠实力作保证的。弱肉强食,千百年来颠不破的硬道理。

    博果特一眼就看到了振臂高呼的乔米,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当初因为梅林大道的归属问题,双方就结下了仇怨,现在乔米还领着叛军祸害梅林城,可以说双方已经成了死敌。叛军不断的涌上来,在乔米的刺激下,一帮子叛军也是嗷嗷直叫,如同一群野兽。兵力上不占优势,虽然侧翼防区比较狭窄,大军施展不开,但叛军这种不计伤亡的轮番冲击,终究是扛不住的,博果特自幼受到良好的家教,又得霍尔楠言传身教,头脑非常灵活。看着乔米,他撑住盾牌,鼓舞士气道,“大家不要怕,分成两部分,夹击乔米,宰了乔米,我们就赢了。”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博果特觉得乔米就是叛军最明显的弱点,虽然兵力很少,但真的舍出性命,未必不能打退叛军。顷刻之间,双方再次碰撞在一起,博果特眼中根本看不到其他人,领着二十多人的精锐亲卫,直接朝着乔米杀去。乔米一开始并没有留意到这一点,当看到博果特狰狞的面孔后,已经有些晚了。玛瑞娜也是不甘寂寞的人,眼看着博果特往敌人阵中杀去,她也跟着往前冲,惹得罗伊斯头皮发麻,无奈之下,只能跟在玛瑞娜身后。博果特出身高贵,但并不是那种一无是处的贵族子弟,一个贵族豪门之所以能不断成长,繁衍几百年,就是靠着严格的家庭教育。博果特自幼跟着别人学文练武,实力自然不容小觑。相比之下,乔米就差了许多,从对后人的教育上,就可以看出一个家族的底蕴。战场血腥残酷,一具具鲜活的生命从眼前消失,博果特砍翻一名叛军军官,提这盾牌大声狂啸,“乔米,你这个懦夫,有本事过来与我厮杀一番。”

    声如炸雷,人如魔神,乔米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看到博果特冲过来,乔米第一个反应就是逃跑。二十多年来,博果特的英勇早在乔米心中埋下了阴影,从小到大,不光身份不如博果特,就连身手也多有不如,小的时候没少遭博果特的暴力虐待。平常的时候,乔米这个反应一点问题都没有,可现在是战场上,乔米毫无勇气应战的情形,直接给士气造成了沉重的打击。如今这个时代,不管是洛林人还是法兰克人亦或者苏格兰人,大家都崇敬骑士,作为一名贵族骑士,就算实力不如人,也不能没有拔剑的勇气。可惜,乔米根本不算一名合格的骑士,在死亡的威胁下,他最终选择了退却,乔米一退,叛军顿时大乱,有的人想继续进攻,有的人想后撤,于是出现了推推嚷嚷的情况,阵势彻底大乱。博果特逮住机会,狠狠地冲击了一波,直接将叛军打退回去。侧翼防区攻防战,成也乔米,败也乔米。

    乔米败退的同时,在瓦罗庄园城堡内,霍尔楠以及众多南洛林老牌贵族也全都苦着脸。到现在为止,城堡就没收到一条好消息,东部防区遭受重创不说,连正面防区也是苦苦坚持,王室大军以骑兵为主,这对正面防守的士兵威胁太大了,要不是层层布防,对骑兵有了足够的防备,恐怕正面已经被王室骑兵给突破了。罗伟德诺夫面上镇定,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他对这帮子洛林人的战斗力实在没什么信心。所谓的梅林城政变,在他看来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一般,梅林城集中了各方势力,兵力在两万人以上,可罗伟德诺夫依旧提不起精神,就这些乌合之众,只需要五千帝国精锐士卒,就可以正面击垮他们。如果手中有两千名帝国精锐骑兵,何至于如此被动?之前制定了非常完善的防守体系,结果几天之内,接连被人攻陷,真的太让人失望了。霍尔楠等人争执不下,罗伟德诺夫终于开了口,“诸位,现在讨论要不要弃守侧翼防区,是不是有些过早了呢?北洛林骑兵已经集中到正面防线上,只要大家坚持一下,叛军未必能突破防线。现在就主动撤出侧翼防区,接下来的仗还怎么打?”

    “罗伟德大人,我等也不想这样啊,问题是叛军势头正猛,实在抵挡不住啊”一名南洛林贵族满脸焦虑,语气中多有些埋怨的意思,“罗伟德大人,你保证过的,北洛林还会派出援兵,梅林城已经打成这个样子了,援军为什么还没来,事到如今,总得给大家一个交代才行。”

    许多南洛林贵族不断点头,表示同意,罗伟德心中暗哼,脸上也露出不耐烦的神色,“诸位,我是保证过还有援兵,可是,你们必须先做到自救才行,你们自己都救不了自己,指望北洛林人为你们卖命么?之前我制定了防御计划,按照预想中的计划,从中心大道到北部防线,至少得坚持八天的时间,可是....哼,大家连三天都没能坚持住。仗打到这个份上,还有脸去指望别人?北洛林援兵要到达梅林城,需要长途跋涉,还得闯过王室的层层阻隔,你们明白么?”

    这些南洛林贵族全都耷拉下脑袋,被罗伟德说的面带羞愧。好在,博果特的胜利,总算保住了南洛林贵族最后一点脸面。与瓦罗庄园截然不同,南林庄园士气高涨,新锐贵族们一个个红光满面的,虽然乔米没能成功拿下侧翼防区,但新锐贵族们却在其他方向上接连取得突破。拉福德和乔米一样,同

本章节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