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314章 战栗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可偏偏让他赌赢了,这还得感谢逃跑将军周子豪。周子豪一心想着逃命,闷头往风雷镇跑,别说派人殿后了,连派探马去东线传消息都没想。由于周子豪这边没有派人通知东线主力,自己已经撤了下来,直接导致了庞赫犹如儿戏的计谋取得了成功。东线各部都知道周子豪的兵马已经与定国军西线主力接触,虽然也派出了探马,但这些探马很难突破杨志所部大军的封锁,就算突破过去,也无法近距离观察战场,而且也没有哪个探马会蠢到跑到战场之中挨个看双方人员是真是假,是真死还是假死,如果那样做,去十个探子,就得死五双人。东线探马不断传回消息,消息非常一致,就是周子豪所部殊死抵挡,与定国军激战正酣。一听说定国军西线主力被缠住,东线叛军各部立刻加快了向西推进的速度,同时吴亮所部也开始从西面往南推进,想要彻底堵死定国军向北回撤的道路。

    几万柴氏大军分几路合力朝风雷镇方向集结,意图非常明显,就是要趁着周子豪所部拖延的时候,四面合围,全歼定国军西路主力大军。柴永浩多少有些纳闷的,周子豪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多少了解一些,太后招这个表哥进宫,主要还是想用周子豪堵住其他人的嘴,同时赢得周家的大力支持。至于周子豪,太后对这个人的评价就是纨绔子弟一个,扶不上墙的烂泥巴,怎么这么个人今个倒是有几分勇气了?怀着疑惑,柴永浩却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赶往出事地点,这时几名探子纵马奔来,其中一人不等马停稳了,翻身落地拱手道,“大将军,我部前头兵马遭遇杨志所部阻挡,损失惨重,徐将军请大将军速派援军。”

    徐永宁的四千先锋兵马,遭到杨志所部迎头痛击后,不得不后撤,不过徐永宁的挫败,也让柴永浩去掉了心中的疑惑。只见柴永浩眉头一挑,大声喝道,“孙柏林,严令各部加快速度,另外,给吴亮传信,着令吴亮放弃迂回,直插南面贼军后方,务必以最快的速度配合我部合围贼兵。”

    柴永浩的胃口很大,机会稍纵即逝,如果调配得当,这一战便可以全歼庞赫的西线主力大军,再加上被围困在东线的主力兵马,定国军短时间内就会丧失掉四万多精锐兵马。定国军现在能够调用的一共又有多少人呢,一下子损失四万多人,接下来强渡风陵渡的风险就会降低很多。本来吴亮的任务是循序渐进,将北面防线重新扎牢的,但由于柴永浩的命令,吴亮不得不加快行军速度,直接向南,至此时,庞赫的计划已经算是成功了。尤其是杨志的八千大军从东面拦截徐永宁的援军,双方打得不可开交,战况愈演愈烈,直接将稳步向前的柴氏各路兵马全部吸引了过来。此时杨志身上的压力非常大,既要尽可能的吸引敌军过来,又要尽量减小伤亡,这仗可一点都不好打。徐永宁率部后撤五里,全军缩回到了阜平镇上,杨志不由得有些犹豫了,只能派人去询问庞赫,看看接下来该怎么做。

    庞赫居于高处,一直瞭望着整个战场,樊文苑和关胜的兵马已经“所剩无几”,这场戏演的算是不错,但到底能起多大的作用,庞赫心里也没有数。说到底是这个计谋太过低级了,只要周子豪和柴永浩双方互通一下消息,这种把戏立马就会被拆穿。但愿柴氏还没有看破里边的猫腻,哒哒哒,马蹄声传来,派往外围,负责监视柴永浩本部兵马的探子终于赶回,“报,庞将军,柴永浩先锋兵马已经与杨将军所部交战,柴永浩中路主力大军已经加快速度,现已经距离我部仅有三十里。”

    呼,担忧半天的庞赫终于长长的舒了口气,真是走狗屎运了,竟然骗过了柴永浩,不过柴永浩所部行军速度有些快了。还没想好接下来该怎么做,杨志派来的人就已经赶到了,“庞将军,我部已经将叛军先锋兵马打退,敌将徐永宁率部退到了阜平镇,杨将军请令,是否继续拖住贼军先锋?”

    庞赫没有立刻作答,而是仔细计较起来,从柴永浩的行军速度看,是想合围了,凭着柴永浩的能耐,既然动了这种心思,恐怕不可能不考虑北面的,也就是说吴亮所部也铁定开始往南奔了,说不定现在已经与己方大军不远了。经过深思熟虑,庞赫还是觉得该撤了,再耽搁下去,恐怕有被围困的危险了,只是这么做,为东线大军争取的时间就缩短了。但愿萧岿和呼延灼能把握住机会,一举突出重围,他庞某人也就能做这么多了,“传令杨志,强攻阜平镇半个时辰,过了半个时辰立刻向北撤离,在胡新寨与我不主力汇合。另外,传令关胜和樊文苑殿后,掩护大军向北转移,各部兵马,立即放弃风雷镇,朝西大营撤退。”

    庞赫没有半点犹豫,命令传达下去,关胜和樊文苑立刻大作旌旗声势,给风雷镇方向增加压力,同时暗中命令各部依次后撤,同时还不忘在旁边林子里多弄烟尘,做出战况惨烈的景象。杨志在得到庞赫的指示后,立刻下令对阜平镇发起了猛攻,定国军攻势如潮,但却不深入镇子,不过仅仅如此,已经给镇上的叛军造成不小压力了。镇子里人心惶惶,徐永宁也无时无刻的不在担心会被突破,面对定国军一波又一波的进攻,折损兵马也越来越多,心慌之下,徐永宁不断派探马往后方求援。

    柴永浩马不停蹄的赶路,可依旧阻止不了徐永宁求援心切,“报,大将军,阜平镇遭到杨志所部轮番猛攻,徐将军死守镇子,现在损失惨重,请大将军速速支援。”

    柴永浩眉头紧锁,杨志是对阜平镇势在必得了,生怕徐永宁守不住阜平镇,柴永浩心急如焚,随即着令敢在最前方的路冲则的三千兵马放弃南面防线,改道向北,先去驰援阜平镇。在柴永浩一系列调动下,双方注意力不可避免的全都集中在了小小的阜平镇,小小的阜平镇并不是什么军事要地,可此时却成了所有人关注的焦点。路冲则所部放弃堵住南线缺口,直接驰援阜平镇,由于路冲则所部调动时间最早,所以离着阜平镇也最近,闻听路冲则的兵马前来支援,杨志根本等不到半个时辰时间,直接下令全军向北撤退。守在阜平镇的徐永宁被弄糊涂了,他不知道为什么定国军攻势如潮,优势明显的时候,怎么就自己退下去了呢?

    这个时候徐永宁如果能追上去,死死咬住杨志的大军,那庞赫的主力大军想要撤下去,也不是那么轻松地。可惜,徐永宁所部已经被打怕了,眼看着杨志所部撤退,愣是不敢追出来,当路冲则领兵赶到后,徐永宁只能仰天长叹一声倒霉透顶了。庞赫大军往胡新寨方向撤退,而此时的柴氏各路兵马已经距离阜平镇非常近了,这时柴永浩就算反应过来也没什么用了。

    在北面,吴亮放弃了加固防线,按照柴永浩的命令全军向南推进,不过吴亮要比柴永浩谨慎多了。吴亮身为定国军元老级人物,可以说对定国军的将军们非常了解,定国军作战勇猛,但也从来不会行莽夫之举,那庞赫也是难得的奇才,他既然敢率兵冲出西大营,会没有准备,让人轻松合围么?对庞赫的军事才华,吴亮还是非常佩服的,此人能耐可一点不在韩世忠之下,想要抄他的后路,还是小心点的好,吴亮一路行军,却不忘派出探子,最终,吴亮的谨慎小心,给他的大军带来了巨大的收获。一马奔来,直冲到吴亮面前,马上骑士气喘吁吁,大汗淋漓,“吴将军,大事不好,庞赫大军突然撤回胡新寨,现在意图不明。”

    “什么?”吴亮赶紧勒住了马,眼中一片惊慌,庞赫突然率兵撤回胡新寨,到底意图何为?不过至少有一点是确定的,西线主力大军根本就没想过要攻打风雷镇。吴亮很快就琢磨明白了,可是想通了后,心中不免一阵后怕。幸亏自己多留了个心眼,否则现在就要吃大亏了。庞赫这一系列的动作,又是烧东大营粮仓,又是起兵攻打风雷镇,最终的目的还是吸引注意力,解救被困的东线大军。如果自己立功心切,真的按照柴永浩的命令急着向南推进,按照正常路程,现在应该在胡新寨附近了,只要自己领兵抵达胡新寨北面,正好被撤回西大营的定国军主力逮个正着,免不了一阵迎头痛击。调虎离山,暗度陈仓,连带着搂草打兔子,庞赫此人,果然难缠。此时,吴亮也不得不佩服庞赫了,如此艰难的局面,竟然让庞赫给化解了。

    “传令各部,立刻分批往东面撤,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东线”吴亮不是傻子,如果他强行率兵堵住胡新寨北面的话,一定能拖延很长时间,但那样做的后果一定是惨重的,一番恶战之下,恐怕自己手中的兵马也会所剩无几,真的正面打起来,怎么可能斗得过庞赫?吴亮不会蠢到给他人做嫁衣的,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赶回东线,力图锁死东线被困的定国军,只要能全歼东线主力,他吴亮就算赢了。

    幸亏吴亮反应够快,此时庞赫已经做好了切割吴亮大军的计划,争取撤退的时候,对吴亮所部进行一阵袭扰。不过,这一些列动作都被吴亮化解了,吴亮光明正大的率兵向东推进,庞赫也没法追,至于东线主力大军结果如何,就只能靠他们自己了。

    话说当东线叛军频繁调动的时候,萧岿也没有闲着,他心中很清楚,叛军从东线频繁调兵,一定是庞赫那边有了动作,所以,他与呼延灼商议妥当,立刻做出了突围的决定。临近午时三刻,武松所部两千多兵马突然向北面进攻,似乎要从东大营撕开一条路来,武松所部十分悍勇,战斗了半个时辰,竟然打下了东大营南面的大片营区,这一下叛军不得不小心应对了,驻守西面的四千大军奉命向东大营靠拢,就是这一点松动,萧岿和呼延灼逮住机会,立刻从这点缝隙中强行突围。

    萧岿亲自提刀上阵,对朱兰成驻守的防区发起了猛攻,朱兰成所部将近五千人,防守着最为险要的高地。萧岿强攻东线最难打的防区,看上去有些不理智,但实际上这样做是最正确的。朱兰成所驻守的高地十分凶险,易守难攻,但真要是一举拿下朱兰成的防区,那么向西方圆二十里内便在没有险地可守了。现在东线叛军主力向外围调动,如果能打下朱兰成的防区,就可以迅速在叛军的包围圈上撕开一道口子。朱兰成当然知道自己的任务有多艰巨,柴永浩将军调集许多兵马去风雷镇方向,致使原本一万人驻守的高地,只剩下了五千人。最要命的是之前对定国军可是重重围困,在高地后方还有两条重兵把守的防线,可由于风雷镇方向危险,再加上高地易守难攻,觉得定国军不会对高地下手,所以后方两道防线也被撤掉,也就是说他朱兰成防守的高地看似最坚固,最凶险,可实际上成了最薄弱的环节,难打归难打,可真要打下来,后边就没有阻力了。

    定国军将士都知道高地一战关系着万余大军的生死存亡,时间紧迫,不能在最短时间内打下高地,万余大军突围的希望就会全部破灭。所以,负责进攻的各部将领无不身先士卒,亲自披挂上阵,连大将军萧岿都已经冲锋在前了,谁还敢往后缩。萧岿看翻一名敌将,抹了把脸上的血水,怒声道,“李宏,李宏,把你的预备队派上去,将剩下的所有箭矢也全部倾斜除去,一定要把那个山头打下来,半个时辰内攻不上去,咱们谁也走不了。”

    萧岿已经眼红了,已经强攻四次了,可每次都被叛军挡了下来,现在只要打下一个山头,就可以以山头做为根本迅速铺开,拿下整个高地,可偏偏一个山头都没拿下来。此处连着中条山,属于中条山分支,山上连成一片,攻破一点,就可以突破全线。在萧岿的命令下,负责指挥的呼延灼下令仅余的七百多骑兵全部下马,赶着战马当肉盾牌往前冲,为了逼着战马往前奔,战士们不得不狠下心,流着泪烧马尾巴,甚至用刀刺破马屁股。为了拿下其中一个山头,东线将士可谓是不惜代价了。萧岿所部伤亡不小,负责防守高地的朱兰成也好不到哪里去,此时朱兰成全身浴血,左胳膊也被绑了起来,“援兵呢,援兵呢,再派人去通知太后,老子要援兵。”

    一边吼着,眼睛里一边渗出血泪,这么多年,他朱兰成就从来没打过这么惨烈的仗,还一个时辰都不到,就已经硬生生葬送了近四千兵马,这么打下去,人还不得死干净了。朱兰成想不明白,为什么战况如此惨烈,援兵就是没有上来。朱兰成着实错怪柴可言了,自从得知萧岿和呼延灼对高地发起猛攻后,他立刻着令两翼兵马去支援朱兰成,可这两路兵马无一例外的遭到了迎头痛击,显然萧岿早已经在高地两侧山路上做好了埋伏,就等着援军上门了。另外,武松也没有完全撤回去,依旧对东大营不断袭扰,搞得柴可言焦头烂额的。至此时,柴可言算是想明白了,也许庞赫从始至终就没想过攻打风雷镇,烧粮仓就是个幌子,就是为了制造一种定国军要对粮草动手的假象。明白过来,但也没多大作用,想要将调出去的兵马重新调回来,也是需要时间的,可援军迟迟无法赶到高地,情况也是越来越不妙了。

    柴可言在帐中走来走去的,眉宇间有着浓浓的忧虑,门开了,一名浑身是伤的士兵哭喊着冲了进来,一进帐他便跪在了地上,“呜呜,太后,快派援兵吧,敌军攻势太猛了,兄弟们已经折损过半了,再没有援兵,高地就要失守了。”

    这士兵是冒着重重阻碍冲出来的,与他一起来的一共有十一个人,等冲出来后,就只剩下了他自己。看着跪在地上哭诉的士兵,柴可言眼中的怒火越来越浓烈,不是针对这名士兵,更不是针对朱兰成,而是针对那些驰援的兵马,“来人,再传令田兴奎,如果半个时辰内还无法赶到高地,支援朱兰成,军法处置。”

    田兴奎可不是普通人,他可是田兴茂的亲弟弟,一直以来,柴可言看在田兴茂的面子上,对田兴奎多有隐忍,可是这次,真的忍不住了,因为援兵不到,直接关系到高地还有自己的爱将朱兰成。催促进攻的命令再次传来,田兴奎看了一眼,咧着嘴就骂了起来,“攻攻攻,老子不知道攻么,这姓柴的娘们实在是欺人太甚,难道让老子死在这里么?”

    田兴奎仗着哥哥的势力,一向对柴可言不怎么感冒的,再说了,这也不能全怪他田兴奎,定国军阻击的这么猛烈,完全封死了狭窄的路口,想要突破过去,哪是那么简单的?不过骂归骂,田兴奎不得不想办法尽快突破,因为军法处置可不是闹着玩的,搞

本章节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