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316章 风吹稻草香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都快急的火烧眉毛了,瓦格特雷连表面上的尊敬都懒得装了,拜思尔脸上一阵青一阵红,他倒不在乎瓦格特雷的语气,他在乎的是那些日耳曼勇士的性命,看着那么多人陷入苦战之中抽不出身,他的心里在滴血,一旦留下这些人,他们恐怕不是被杀就是被俘虏。瓦格特雷的话很难听,可是其中的道理显而易见,真的该撤走了,“撤吧。”

    仅仅两个字,却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说出这两个字,就像是抽走了生命。已经撤出战斗的人随着拜思尔等人往西面狂奔,好在日耳曼骑兵不少,经过长时间恶战,战场上到处都是无主的战马,日耳曼人抢了战马就逃命,没有马的人也是撒开双腿狂奔而去。日耳曼人真的撤了,他们放弃了还在苦战的兄弟,选择了逃走活命。他们逃的很及时,仅仅一刻钟之后,基辅城主力便将西面堵的严严实实的,开始配合扈三娘和杨再兴的两路兵马合击被围困的日耳曼人。除了之前伤亡的人,此时还有将近一万五千多的日耳曼士兵被困在岑伟波克附近。由于贵族千夫长们几乎全部溃逃而走,导致战场上群龙无首,面对三面夹击,这一万五千多名日耳曼士兵已经是苦苦支撑,变得混乱不堪。不是这些日耳曼人不够英勇,而是他们找不到希望,能够活动的空间越来越小,日耳曼人的心理防线终于崩溃了。

    罗伊斯只是一名普通的日耳曼青年,他还没有娶亲,刚刚受到家族牧师的洗礼,就被送上了战场。他并不想死,至少不应该这样死去,再过二十年,他就可以继承领主之位,成为一名侯爵,死在这里,是有多么的不值。他不知道为谁而战,那些大贵族们跑了,留下他们这些英勇的人继续战斗,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骑士荣耀么?不,一名骑士,不应该舍弃同伴的。

    心中百感交集,胯下战马也变得脚步沉重,长久的战斗,战马已经快脱力了,看到东方人的骑兵已经围过来,罗伊斯抬起手扔掉了那把家族佩剑,“兄弟们,我们奋勇杀敌,不畏死亡,已经证明我们的勇敢。现在帝国已经舍弃了我们,但我们自己还有整存活着的权力,现在红顶骑士团第七大队听我命令,放下手中的武器。”

    其实经过一个时辰的惨烈激战,第七大队已经所剩无几,原来五十多人的大队,只剩下十几个人,这些人以罗伊斯马首是瞻,看到罗伊斯已经丢弃手中的武器,他们再无他想飞,纷纷将手里的武器丢掉,翻身下马,双膝跪在地上。勇敢的日耳曼骑兵投降了,还是一群高贵的骑士。或许红顶骑士团并不强大,但是骑士的身份依旧有着高傲的性格,骑士注重荣誉,或许有的骑士成不了骑兵,但是每一个骑士都会守护自己的尊严,所以,他们能够成群的投降,真的要下很大的决心才行。

    第七大队的投降就像瘟疫一样,迅速传遍了整个战场,首先红顶骑士团活下来的人跟随者罗伊斯的脚步选择了归降。伯约骑士团以及隶属于萨克森的双鹰兵团还在奋力厮杀,但是面对强大的定国军,他们的抵抗是徒劳的。傍晚时分,岑伟波克恢复了祥和,这一战对日耳曼人来说打击巨大。战场上到处都是亡者的尸首,三娘同意了罗伊斯等人的请求,允许这些日耳曼俘虏去埋葬日耳曼同胞。战场之上,双方杀个你死我活,可走出战场,大家很难恨起来。这些日耳曼人虽然投降当了俘虏,可是他们之中很多人并没有辱没骑士的身份,他们真的很勇敢,可有些时候不是英勇和悍不畏死就可以改变战局的。同为士兵,各为其主,生死各安天命,如果因为这些而结仇,就有些太小心眼了。

    罗伊斯等人并没有让三娘失望,这些日耳曼俘虏表现的很规矩,他们安心做事,定国军自然也不会太过为难。三娘等人心情非常不错,能够俘虏这么多骑士,这在以前是绝无仅有的,日耳曼骑士注重荣誉,很多时候就是死也不会轻易投降的。当初伯约骑兵团虽然投降了不少,但那些所谓的伯约骑兵并没有太多的骑士,反倒是红顶骑士团,作为洛林王国葡萄园贵族骑士,一直被称为日耳曼优雅的酿酒师,在日耳曼帝国,他们有着尊贵的身份,每一个骑士,几乎都代表了一个葡萄园农场,他们身后站着洛林王国一般的贵族势力。葡萄园贵族们热衷于财富,对权势并不痴迷,所以并不如东部贵族以及多瑙河贵族出名,但总体实力却远远强于南部铁匠家族的。三娘看中的不是得到了多少俘虏,而是这些骑士带来的影响力,恐怕这个消息传回神圣帝国,会在神圣帝国境内掀起一场大地震,大批的贵族骑士投降,这对神圣罗马帝国的信心无异于晴天霹雳。

    战后统计很快就送到了三娘面前,杨再兴也驻扎在岑伟波克,所以一直护卫在三娘身旁,几名指挥使也有说有笑的聊着今天的事情,大家谈论最多的还是那个日耳曼勇士韦谢尔。三娘仔细看着参谋处做的战后统计,此战定国军伤亡不到五千人,却歼灭了日耳曼步骑两万五千余人,俘虏四千余人,其中还包括了六百多红顶骑士。岑伟波克一战,让日耳曼人直接损失了三万兵马,进攻基辅城的日耳曼大军几乎损失了七成。哪怕是扈三娘生性清冷,也被取得的战果震撼到了,露出一丝甜美而笑容。几名指挥使连同杨再兴在内全都为之一呆,能够亲眼看到扈王妃甜美的微笑,简直是太难得了,扈妃笑起来真的很美,可就是不明白,她为什么在平时总板着一张脸呢?

    “扈妃,此战虽然丢了美苏达城,但日耳曼人前后损失了三万多兵马,可以说去了半条命。为了保住美苏达城,普斯克城方向肯定会分兵到这里,兵力会出现严重的不足,恐怕会从帝国内部调兵了”杨再兴心中的高兴溢于言表,他并不是贪心之人,说实话,能够取得如此大的战果,已经是出人意料了,相比之下,一个美苏达城就没那么重要了,“那些红顶骑士身份不一般,扈妃有没有想过,到底该如何处置他们?”

    “这倒是个难题,不过眼下不用着急,等到了基辅城,让殿下他们想办法吧,派往美苏达城的斥候有消息了么?”三娘并非莽撞之人,她深知自己处理政务的能力远远比不上萧芷韵,所以也不会管那么宽,她关心的只是战局。杨再兴并不知晓其中情况,只能看向坐在下手的几名指挥使,其中一人赶紧说道,“半个时辰前消息就送回来了,不过当时王妃忙着处理日耳曼人的事情,末将便没说。据斥候回报,拜思尔所部残兵已经撤进美苏达城,眼下美苏达城紧闭城门。”

    “还真去美苏达城了,绍烈,你让所有骑兵集中起来,逼近美苏达城,不能让拜思尔过得太舒坦。想办法给美苏达城制造压力,这样也能牵制下洛泰尔的注意力,减轻耶律沙那边的压力”虽然不知道普斯克城的战况,但完全可以分析出来,耶律沙不到三万大军,又要分兵留守维尔纽斯城,恐怕前往普斯克城的兵马连两万都不到,而他要面临普斯克城周围近五万大军,压力可想而知。距离普斯克城如此遥远,根本无法驰援,只能用别的方法帮耶律沙了。

    杨再兴暗自点头,一听说可以领兵去美苏达城,几名指挥使全都主动请缨,这倒省得麻烦了。次日卯时,两名指挥使率领骑兵朝美苏达城方向而去,至巳时末,美苏达城就发现了定国军骑兵的踪影。闻听上万骑兵来袭,美苏达城城里的日耳曼残兵吓得都快尿裤子了。经过基辅城外围以及岑伟波克两战,拜思尔所部几万大军损失惨重,最后逃回美苏达城的不足八千,其中还有近半人受伤,最要命的是士气跌倒了谷底,靠什么跟人家打?唯一的好消息是对方清一色的骑兵,攻城很不便利。拜思尔现在真的是太害怕了,如果对方的骑兵只是先头部队,后边还有主力大军,那刚刚得到的美苏达城岂不是要转眼间送出去?

    美苏达城发生的事情,洛泰尔一清二楚,自拜思尔兵败,斥候早就快马加鞭送到了洛泰尔手中,一天时间,为了送这封急报,不知道跑死了多少匹马。洛泰尔不知道该不该怪拜思尔,按说拜思尔做得已经足够好了,佯攻美苏达城,将基辅城主力调出来决战,手段不可谓不高明。偏偏碰上了那个杨再兴,这家伙不按套路出牌,防着美苏达城不守,跑到岑伟波克折腾。就算是他洛泰尔亲自指挥,也未必能比拜思尔好多少,如果说拜思尔有错,那就是撤的还是不够快,杨再兴所部到来的时候,就该果断撤退了,再行厮杀,就是给自己增加麻烦。

    对于美苏达城,洛泰尔不能不顾。眼下普斯克城的事情也让洛泰尔头疼,耶律沙出兵普斯克城,却不直接攻打,专门找薄弱环节下手,这可是清一色的骑兵,而且小股突袭,打完就走。洛泰尔被耶律沙这种遍地开花式的袭扰打得脑袋都大了,派约尔科伦去咬住耶律沙的尾巴,结果约尔科伦所部被钓着鼻子在梁赞河逛了一圈,愣是失去了耶律沙所部的踪迹。耶律沙也不知道怎么做到的,莫名其妙的出现在普斯克城附近,在普斯克城抛射火箭,放了一把火后扬长而去。洛泰尔从来没见过这种赖皮的打法,打又不打,撤又不撤,这不是泼皮无赖么?

    “苏格斯,你立刻分兵去美苏达城,我怕去晚了,美苏达城会出什么意外,既然好不容易拿下了美苏达城,总不能再送给东方人啊”洛泰尔总算体验到那种如鲠在喉的感觉了,有了城池,你就得守着,不守还不行,没有城池,难道几万大军跑到旷野上过冬不成?可是分兵的话,普斯克城的防守力量就会薄弱很多,本来起十万大军,自信满满的,结果却打成这个样子。等事情结束后,恐怕要从帝国调兵了,有了普斯克城和美苏达城,不能不守,总不能将希望建立在东方人不进攻上边吧?

    苏格斯颇感无奈,只不过是试探性进攻基辅城而已,现在倒好,基辅城没摸到,却把美苏达城给弄到手了,就因为多了个美苏达城,日耳曼大军变得四处漏风。就像洛泰尔说的那样,美苏达城不能不守,除非不想要伊斯特拉高地了。想美苏达城分兵两万,普斯克城的兵力就变成三万左右了,这种实力,已经很难撼动耶律沙了,为了免得出现什么意外,洛泰尔下令约尔科伦撤到普斯克城附近。这一番动作下来,约尔科伦成了最倒霉的家伙,吃了好几天风,结果毛都没捞到一根。

    听说了拜思尔的情况,约尔科伦忍不住暗自腹诽,这个拜思尔脑袋是怎么长的,梁赞河发生的事情可还历历在目呢,这家伙竟然再次反了同样的错。一个坑连着跳进去两次,也算蠢到无可救药了,但拜思尔可不是傻子,相反还比许多人都要聪明。

    日耳曼人撤回普斯克城,耶律沙反倒变得无事可做了,日耳曼人铁了心死守普斯克城,耶律沙还真就无计可施,因为平他手里那点兵力,是没有强攻普斯克城的资本的。任酚这些日子东躲西藏的,过得也不太好,头发乱糟糟的,嘴唇也有些发干,或许是缺少水分的原因,嗓子也有些哑了,“大将军,你说日耳曼人在搞什么鬼,怎么好好地就缩回普斯克城去了,不会是玩什么诡计,派人绕我们后路去了吧。”

    “应该不至于,这些人连我们的主力都摸不到,摸什么后路,估计是基辅城方向有结果了,否则洛泰尔那个老狐狸不会轻易放过我们的。再等一天,如果日耳曼人还是缩在普斯克没动静,咱们也该撤回维尔纽斯城了,这场仗打得,真够懊糟的,被人撵的跟兔子一样乱跑”耶律沙也就嘴上发发牢骚,有时候实力决定一切,日耳曼人有着绝对的实力,只要对方不犯大错,那一切袭扰就只是挠痒痒,影响不到根本。休息了半天,次日巳时,耶律沙也下令撤回维尔纽斯城,因为基辅城已经送来了消息。既然那边有了结果,他再留在普斯克城附近就是自讨没趣了,万一中了洛泰尔的陷阱,可就得不偿失了。

    连续多日,普斯克城附近都有雷声大雨点小,到处都在折腾,但双方损失都不大。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重新放到美苏达城这里,本以为会发生一场激烈战斗的,结果定国军骑兵围城一日后,便主动后撤,骑兵提起速度,哗啦啦的往后撤,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打了大败仗,拜思尔一口气没提上来,差点没昏死过去。这么多人来到美苏达城,就算做做样子,也得佯攻一下吧,这些人倒好,城下扎营吃了几顿饭,悠哉悠哉的跑掉了,这是来攻城的,还是来遛马的?

    不管拜思尔心中多么的不甘,他的名字算是被顶在帝国的耻辱柱上了,堂堂军团法务官,被人耍的团团转。最要命的是,果断舍弃那么多红顶骑士,光着一条罪过,就没人能替他说话。拜思尔其实也觉得冤枉,谁能想到那些红顶骑士会大规模投降,这些人简直不能称之为骑士。

    整个十月,基普罗斯大地津津乐道的便是发生在基辅城附近的事情,日耳曼人的惨败,也给丹麦人敲响了警钟,法云纳一点幸灾乐祸的心思都没有,他乐见日耳曼人吃瘪,但是这么惨重的损耗,日耳曼人的实力定会受到极大的削弱,这对丹麦王国并不是什么好事。在面对东方人的问题上,丹麦王国和神圣罗马是完全一致的,如果日耳曼人实力虚弱,那丹麦要面对的压力就会更大。如今的法云纳,已经在考虑要不要继续占着叶琳堡了,他生怕自己也步了别人的后尘,是时候跟东方人谈谈叶琳堡问题了,东方人不主动,他就主动派人去。想通之后,法云纳将丹麦贵族们叫到了城堡中,将心中的想法稍微说了说,这些丹麦贵族便表示同意,现在大家都有些提心吊胆的,生怕有一天罗格达的驻军杀过来。

    丹麦人和日耳曼人,几乎是天生的仇家,北欧一直信奉奥丁神,对于上帝是敬谢不敏,很多南边的教会牧师都被丹麦人折磨致死。所以日耳曼人包括东罗马人,都称丹麦人为邪教徒,是野蛮人的后代。多年来,双方不知道发生了多少冲突,谁能想到,就是这么一对仇家,会因为一个共同的目标站到一起去。丹麦人派出的使者很快就离开了叶琳堡,这名使者并没有隐藏身份,直接找到罗格达驻军,随后就被曹源派人送往基辅城大本营。

    十月末的天气已经变得冰冷刺骨,基普罗斯乃至整个北欧都是如此,冬天来得很早,寒风肆虐,一到了冬天,大家就躲在屋子里,没什么事是不愿意出门的。赵有恭已经体验过基普罗斯的冬天了,但是感受着十月里的寒风,依旧有些不适应。萧芷韵裹着厚厚的披风,趴在窗口四处张望,一时间搞不懂这女人是怎么想的,明明冷的都穿披风了,竟然还打开窗户吹冷风,这不是脑袋进水了么?

    女人,真的很怪,恐怕男人一辈子也未必能读懂。丹麦人的使者被送到了基辅城,赵有恭根本没放在心上,直接将东方瑾派了过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