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317章 寂灭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叶琳堡既然被丹麦人占领,那这件事就不可能圆满解决,如果答应丹麦人的好处,虽然拿回了叶琳堡,但却失去了以后对丹麦人动手的理由。很多时候,哪怕干的是一件最无赖的事情,也需要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东方瑾一脸不咸不淡的表情,格拉纳说了一堆话,他也没听进去,渐渐地格拉纳也被搞得没脾气了,他算是看明白了,东方人根本没有和解的意思,他们这是要拿叶琳堡大做文章啊。热脸贴别人冷屁股的事情,做一次就够了,次日午时,应该是第二次谈判时间,格拉纳找了个拉肚子的理由没有来,东方瑾悠哉悠哉的抱着一盆猪蹄,听说格拉纳吃坏了肚子,他只是撇嘴一笑,并没有理会,“这个丹麦佬还是有点头脑嘛,既然吃坏了肚子,咱们也不能慢待了使者不是?小七,你过会儿领着人去一趟,以殿下的名义给格拉纳送点药,记住,一定要亲自服侍格拉纳使者吃下哦。”

    由于天气寒冷,东方瑾将脖子缩在衣服里,就像一个大狗熊,说话间朝着小七狡黠的眨了眨眼睛,那副神情说不出的猥琐。小七自十二岁就跟在东方瑾身旁伺候,如今已经有六个年头了,可以说东方瑾心里想什么,他摸得一清二楚的,“先生你就?好吧,小的给他多加点料,保准他吃了一辈子都忘不了。”

    “嗯嗯嗯,臭小子,你说什么呢,我让你送药的,可别乱加东西”东方瑾当然不会承认是自己出的坏主意,摆摆手,一脸厌恶的把小七赶走。小七不以为然,屁颠屁颠的跑到了军库,领着郎中折腾了半天才赶往城中的驿馆。驿馆是新建的,专门招待远方使者之用,由于驿馆乃新建,所以此时整个驿馆里就只有格拉纳一个外来使节。驿长是一名退役老兵,由于苏兹达尔河之战的时候上了一条腿,再也不能骑马,便分配到驿馆。驿长脑门上一连串的问号,今个真是邪门了,东方军师的小侍从怎么跑过来了?小七伸着脖子往走廊里张望一番,确定没有旁人后,悄悄地将驿长拉到了一旁,“虎哥,怎么听说你这里的饭菜有问题啊,都把丹麦佬吃的拉肚子了。”

    云虎顿时炸毛了,大巴掌掐住小七的脖子,气呼呼的说道,“你这小娃娃胡说八道什么呢,你是在怀疑老子偷工减料不成?丹麦佬拉肚子,跟老子有什么关系?”

    小七有一种说不出的郁闷,这位虎哥真的是太实诚了,怎么就听不出话里的意思呢?他可生怕挨云虎的王八拳,只能拱着手苦笑道,“虎哥,小弟不是那个意思啊,东方先生可是亲口说的,格拉纳使者最近闹肚子,让我带着郎中来诊治一番。这个嘛,东方先生说那家伙拉肚子,那他肯定要拉肚子的,否则,郎中不白跑一趟了么?”

    小七几乎是在明说了,云虎要是还听不明白,那就真成了大傻子了,他眼珠子一转,顿时松开了手,“你这小子说话拐弯抹角的,谁能听得明白?你们跟我来吧,一定要把握好度,可千万别让丹麦佬在驿馆里拉死,那样咱们谁都没好果子吃。”

    小七打个响指,赶紧作保证,于是乎,小七、云虎加上两个军医在厨房里忙活起来,云虎那一手厨艺可不是吹出来的,一刻钟后,一盆香喷喷的炖肉就出锅了。驿馆二楼乙字号房间,格拉纳还在生着闷气,那个可恶的东方人,老是把人吊在半空,谈又不谈,偏偏又不明着拒绝,实在让人羞恼。格拉纳一直在想办法,就算最后谈崩了,那也得让东方人明着开口拒绝才行,这样他格拉纳就没有责任了,要是现在就回去,恐怕免不了落下个不尽心的罪名。自古以来,谈判都是一场拉锯战,比的就是耐性和智慧。砰砰,一阵熟悉的敲门声响起,格兰纳拉开门就看到驿长笑眯眯的站在外边,一股幽香飘入鼻中,格兰纳的肚子有些不争气的咕咕叫起来。

    哎,早上没吃东西,现在已经饿坏了,又碰上如此美食,不禁食欲大动。云虎拱拱手,一副和睦的样子,“使者大人,今日厨房弄了些野味儿,你也尝尝鲜。”

    “那就多谢驿长了”格拉纳哪里会想那么多,早就被眼前的美食吸引住了,道了声谢,将炖肉端进屋中,等着云虎一离开,格拉纳迫不及待的大快朵颐起来。格拉纳将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美食上边,根本没留意到窗口趴着几个人,云虎努着嘴,有些无奈的说道,“这个丹麦佬,也太不小心了吧,这么吃法,一会儿还不得虚了?可惜这么一道炖兔子了。”

    半个时辰后,格拉纳迎来了自己最悲剧的一天,肚子一直咕咕叫,蹲在茅房里再也没能走出来,还是小七等人将格拉纳拖出来的,军医帮忙开了药。短时间内有了好转,格拉纳好不容易睡着,到了半夜,肚子又开始咕咕叫,那种下坠感,几乎将肠子拖出来。到这个时候,格拉纳就是用屁股想,也知道被人阴了。他越想越怕,这才刚刚开始,接下来还不知道有什么整人的方法呢,当真是死都不得好死啊。格拉纳生怕稀里糊涂的惨死在基辅城,趁着夜色,偷偷地溜出了城。

    格拉纳离开基辅城,虽然是神神秘秘的,但还是落进了东方瑾眼中。东方瑾颇感意外的挠了挠头,没想到这个格拉纳如此经不起折腾,才一天时间,就扛不住了。格拉纳这一走,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可不是大宋不谈,而是使者不给面子啊,说不得这占据叶琳堡的恶名是要贴在丹麦人脸上了。当然,格拉纳的事情只不过小事,东方瑾最迫切要解决的还是西边的日耳曼人,最近日耳曼人开始增兵了,从目前得到的消息,那位萨克森老狐狸又从神圣帝国调集了四万大军,为了支撑伊斯特拉战争,神圣罗马帝国可以说是使出了浑身解数。几百年来,日耳曼人都对伊斯特拉高地有一种迫切的占有欲,基辅平原,对任何一个国家来说,都一片富饶的瑰宝。

    日耳曼人曾兵伊斯特拉高地,维尔纽斯城的压力自然会变得更大。次日一早,东方瑾草草的吃了点东西,便急急忙忙的来到捷吉涅茨庄园。大清早的,庄园里一片清冷,仆人和侍卫穿行在石板路上,在靠近城堡的地方已经站着一队锐锋营士兵。东方瑾大感意外,难道出了什么事情?否则大清早的,锐锋营士兵为什么护卫的如此严实?这里可是捷吉涅茨庄园,如果真出什么事,那一定是要命的大事,看到东方瑾走过来,锐锋营士兵赶紧拱手行礼,“我等参见东方先生。”

    “城堡里出什么事了?”东方瑾神色急切,拱卫城堡的都头摇摇头,有些莫名的说道,“没有事儿啊,一会儿殿下要在城堡内召见红顶骑士团的贵族俘虏,王妃怕出什么意外,让我们先把防御布置好。这不,兄弟们正忙着布置暗哨呢,东方先生要有什么急事,先请进去便是,殿下他们正在里边用早餐呢。”

    东方瑾总算舒了口气,没出事就好。东方瑾有些苦笑着摇了摇头,竟然把那些红顶骑士团的俘虏给忘了,按照普斯克城的局势看,也该和这些洛林贵族谈谈了。进入餐厅的时候,赵有恭等人已经吃个半饱。餐桌上几碟包子,一些简单的小菜,热腾腾米粥,克莱尔明显对这种东方特色的早餐不太习惯,一边吃一边嘟嘴巴,可惜面对霸道的赵有恭,她也没有浪费粮食的胆子。擦拭了下嘴上的污渍,赵有恭示意东方瑾坐下来谈话,“那个格拉纳的事情解决了吧?”

    “那家伙已经跑掉了”东方瑾与赵有恭既是君臣也是良友,所以说话随意了许多,好整以暇的将赶走格拉纳的事情说了一遍。一件简单的事情,在东方瑾嘴里说出来,诙谐有趣,克莱尔最近汉话水平大涨,竟然听了个大概。手里拿着一个包子,嘴上嘟哝道,“东方先生真的是太坏了,这么整人家,可怜的丹麦异教徒,太可怜了。”

    “.....克莱尔殿下,臣这不是坏,而是有良心,难道非要动刀杀了他才好?”东方瑾不以为然,对克莱尔的评价,只是听听罢了,赵有恭撇撇嘴,也不觉得东方瑾做的有什么错,虽然有些缺德,但至少格拉纳没有缺胳膊断腿,这已经是非常难得的礼遇了。三娘知道赵有恭和东方瑾有话要谈,所以识趣的拍拍克莱尔的肩头,领着她去了二楼,克莱尔不在,东方瑾也没了太多顾忌,见萧芷韵放下碗筷,他将普斯克发生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殿下、王妃,现在日耳曼人已经增兵普斯克城,并没有再向美苏达城分兵,估计短时间内要对维尔纽斯城动手了。日耳曼人上次进攻基辅城,吃够了教训,估计不太可能再对基辅城下手。属下觉得,应该尽早调第一军营靠近维尔纽斯城,另外杨绍烈所不也需要对美苏达城形成足够的压力,如此一来,普斯克城方面无法从美苏达城调兵,耶律沙所部有第一军营帮助,守住维尔纽斯城应该不成问题。”

    “嗯,调第一军营前去维尔纽斯城不成问题”赵有恭点点头,表示了赞同,从目前的情况看,也只有调第一军营靠近维尔纽斯城最靠谱。萧芷韵并没有答话,而是蹙起了眉头,赵有恭攥住萧芷韵的手,轻声问道,“绰绰,你是不是有其他想法,既然是讨论,但说无妨。”

    “官人,你和董方先生的想法自然不算有错,也是最稳妥的办法,可似乎忘记了初衷,我们当初舍弃普斯克城和美苏达城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歼灭日耳曼人的有生力量,为今后发起全面反击积聚力量么?”听了萧芷韵的话,东方瑾和赵有恭全都露出深思的表情,随即点了点头,萧芷韵这才继续说道,“日耳曼人增兵普斯克城,其实对我们的并没有太大的影响,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贯彻以前的思路,而不能因为日耳曼人增兵而改变策略。维尔纽斯城防御力极佳,我们何不给日耳曼人制造拿下维尔纽斯的机会,利用维尔纽斯最大程度的消耗日耳曼人的兵力。同时,杨再兴所部加上第二军营直接逼近普斯克城,做出攻打普斯克城的架势。与此同时,第一军营也慢慢靠近维尔纽斯城。只要第一军营没有进入维尔纽斯,日耳曼人就会认为有机可趁,势必会猛攻维尔纽斯。第一军营和第二军营全部离开基辅城,留在基辅城附近的兵力就只剩下了原来的基辅驻军,为了减轻普斯克城的压力,美苏达城驻军肯定会出兵攻打基辅城。我们可以派人紧盯着美苏达城,只要美苏达城驻军分兵基辅城,就下令第一军营往后撤,向南直插美苏达城驻军后方,耶律沙的兵马也可以撤出维尔纽斯。这番调动之下,虽然会舍弃掉维尔纽斯,却可以最大程度的杀伤日耳曼兵力,就算占据了维尔纽斯城,日耳曼人的兵力也会变得更加分散。大体估算一下,一番损耗之下,没个地方能驻守的兵马估计也就两万多一点,这点实力,想要对基辅城形成威胁,无异于痴人说梦,除非他们倾巢而出。相反,我们却可以集结重兵于基辅城外围,日耳曼人不仅很难对我们发起进攻,还要时刻防着我们派人偷袭其中某一做城池。日耳曼人连续占领三座城池,基辅城西部再无防护,洛泰尔肯定不会就此停住脚步,为了更进一步,夺取基辅城,唯一能做的,就是进一步增兵伊斯特拉高地。而据我们所知,十四万大军几乎是神圣罗马帝国的极限了,东部贵族和多瑙河贵族未必会继续发兵,法兰克人对洛泰尔更是阳奉阴违,如此一来,洛泰尔唯一能做的就是将萨克森所有的战力全都调过来。”

    萧芷一席话,却包含了一个极其复杂的军事计划,一步接着一步,环环相扣。如果真的按照萧芷韵所说的发展,那么整个萨克森公国的兵员会全部被调到伊斯特拉高地上来。如果能够找到机会,重创伊斯特拉高地上的日耳曼大军,就等于直接废掉了整个萨克森公国的战争潜力,以后想要夺下萨克森公国,还是唾手可得。也许萧芷韵的计划里充满了危险性,其中一环出现问题,被日耳曼人所利用的话,那么丢掉的就不是维尔纽斯,而是整个基辅城了。可风险也代表着收益,而且相比其中的风险,所能带来的收益实在是太大了,这个险绝对值得冒。东方瑾仔细的想了想,重重的点了点头,“殿下,属下觉得王妃的办法可以一试,只要杨绍烈所部做的够逼真,耶律沙的兵马能够及时撤出来,那我们就可以将风险降到最低。相比可能得到的好处,这个风险值得去冒,只要操作得当,就可以为今后拿下萨克森扫清障碍。”

    东方瑾本身就是出色的谋略家,不普通人看的要长远,萨克森公国位于神圣罗马东北部,北边与丹麦王国接壤,自萨克森公国往东北方向两百里,就是波罗的海流域。同时,占据萨克森公国,就算掐住了日耳曼人进入伊斯特拉高地的咽喉,就算日耳曼人能绕路进攻伊斯特拉高地,也可以从萨克森公国长驱直入,横扫东部贵族所控制的各大王国。拥有萨克森公国,就相当于在日耳曼人脖子上悬了一把剑,以后日耳曼人再想做什么事儿,就得多想想了。同时面对大宋帝国和东罗马帝国带来的压力,日耳曼人唯一的选择就是夹起尾巴做人,没有了日耳曼人在后边搞风搞雨,单独对付起丹麦人来就简单多了,夺取破落的海的计划也会变得更容易实现。

    连东方瑾都表示赞同,赵有恭更没有理由反对,巳时刚到,罗伟德诺夫就来到了议事厅,当他听完整个庞大而复杂的计划后,除了震惊还是震惊,他惊叹于如此宏伟的战略计划竟然出自一名女子之手,利用维尔纽斯,暗中剑指萨克森公国,如此长远的计划,不知让多少男子汗颜,“殿下,这个计划可谓好处多多,臣认为可以实施的。洛泰尔这个人什么都好,唯一的缺点就是吃进嘴里的东西就不再吐出来,给他三座城池,又有吞下基辅平原的希望,他就算砸锅卖铁,也会将这场战争进行下去的。”

    罗伟德诺夫曾经和洛泰尔共事过一段时间,对洛泰尔颇为了解,这位萨克森老公爵野心勃勃,偏偏拿得起放不下,这三座城池一定会成为萨克森公国的埋葬场。麾下几名重臣都表示同意,赵有恭再无犹豫,开始制定详细的进军计划,一直到午时,经过反复斟酌讨论,整个维尔纽斯军事计划算是变得完整清晰起来。众人沉迷于军事讨论中,不知不觉得过了两个小时,此时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了,三娘换上一身鹅黄色贵服,施施然的站在赵有恭旁边,“官人,午时已经到了,罗伊斯那些人在外等候多时了。”

    “哦?刀把这件事儿给忘记了”赵有恭笑了笑,起身伸了伸胳膊,“既然到了饭点,大家就一起吃点便饭吧,也好见见外边的红顶骑士。”

    众人欣然应诺,城堡厅外的走廊里,铺着一层红色底汤,此时十几个日耳曼青年一身高贵的贵族服饰,焦急的等待着,这些人便是罗伊斯为首的红顶骑士。他们已经来到捷吉涅茨庄园一个时辰了,眼看着午时将过,殿下还没有下令召见。为了这次会面,十几名红顶骑士准备了许久,他们全都来洛林贵族家庭,有着显赫的身份,他们期待着和摄政王的见面,也好为洛林王国的将来做些打算。可是过了一个时辰,还没收到召见,众人不禁有些忐忑起来,罗伊斯同样开始担心起来,一个时辰没有召见,很明显是故意为之,摄政王如此怠慢,难道是改变了想法?罗伊斯不能不怕,因为摄政王的态度,可关系着几百名红顶骑士的生死存亡,这些人可都来自洛林贵族,是听了他罗伊斯的话才选择投降的,如果投降还难逃一死,那岂不是城笑话了?一名日耳曼青年拽了拽罗伊斯的袖子,神色不安地说道,“罗伊斯,是不是出了什么变故,要不,我们回去吧。”

    “不,大家听我的,镇定些,应该没那么严重,如果东方人要对我们红顶骑士下手,走廊里的防卫不会如此松懈,尤其是城堡门口,只有四名卫兵,也就是说东方人并没有限制我们离开的意思”罗伊斯说了几句宽慰的话,随后走向守卫内门的锐锋营士兵,“这位兄弟,能不能麻烦你再进去通传一次,就说罗伊斯携红顶骑士众人求见。”

    “兄弟,你还是再等等吧,摄政王正与王妃等人商量要事”这次守门的卫兵没再进去通传,前前后后已经进去四次了,很明显殿下有要事做,殿下可没闲心思逗弄这些日耳曼贵族俘虏。罗伊斯心里咯噔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难道真的有事情发生了?就在这时,咯吱一声,内门缓缓打开,兼职王宫亲卫长的杨再兴大踏步走出来,“殿下已经在客厅等待,你们随我来吧。”

    听到杨再兴这番话,罗伊斯眉头一喜,心里那颗大石头总算是落下了,不管怎么样,总算是能见到东方摄政王了。罗伊斯虽然是洛林贵族,葡萄园家族的后起之秀,但他并没有参加过东征,从来没见过赵有恭。东方大帝的名字只是常听人说起,今日能见上一面,也算是三生有幸了。跟随杨再兴,一行人小心翼翼的行走在走廊内,走过红色低糖,长廊尽头便是硕大的客厅,此时客厅长桌上摆着琳琅满目的美食,十几个人有说有笑的坐在桌子周围,靠北的主位上坐着一名英俊的东方男子,身边还坐着两名各有千秋的女子,一个笑靥如花,玉面芙蓉,一个冷艳如霜。看到这些人,罗伊斯整颗心都剧烈颤抖起来,这些人哪个不是跺跺脚颤三抖的人物。杨再兴就不必多说了,那个长须飘飘,眉毛粗重的男子曾经在卡其威尔河杀得日耳曼勇士闻风丧胆,那个冷艳女子更是熟悉,那不就是摄政王的女人,大宋帝国的王妃么?

    没想到客厅里会有如此多的大人物,如果这个时候放一把火,烧掉整个城堡,那整个东方帝国还不得从天堂掉进地狱?罗伊斯以及身后的罗琳贵族们赶紧单手横放在胸前鞠了一躬,重重的行了一礼,“罗伊斯携洛林贵族参见摄政王,感念摄政王不杀之恩。”

    “你就是罗伊斯啊,嗯,果然是仪表堂堂”赵有恭上下打量一番,有些平淡的笑道,“既然赶巧了,就一起坐下吃点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