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318章 黑暗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连东方瑾都表示赞同,赵有恭更没有理由反对,巳时刚到,罗伟德诺夫就来到了议事厅,当他听完整个庞大而复杂的计划后,除了震惊还是震惊,他惊叹于如此宏伟的战略计划竟然出自一名女子之手,利用维尔纽斯,暗中剑指萨克森公国,如此长远的计划,不知让多少男子汗颜,“殿下,这个计划可谓好处多多,臣认为可以实施的。洛泰尔这个人什么都好,唯一的缺点就是吃进嘴里的东西就不再吐出来,给他三座城池,又有吞下基辅平原的希望,他就算砸锅卖铁,也会将这场战争进行下去的。”

    罗伟德诺夫曾经和洛泰尔共事过一段时间,对洛泰尔颇为了解,这位萨克森老公爵野心勃勃,偏偏拿得起放不下,这三座城池一定会成为萨克森公国的埋葬场。麾下几名重臣都表示同意,赵有恭再无犹豫,开始制定详细的进军计划,一直到午时,经过反复斟酌讨论,整个维尔纽斯军事计划算是变得完整清晰起来。众人沉迷于军事讨论中,不知不觉得过了两个小时,此时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了,三娘换上一身鹅黄色贵服,施施然的站在赵有恭旁边,“官人,午时已经到了,罗伊斯那些人在外等候多时了。”

    “哦?刀把这件事儿给忘记了”赵有恭笑了笑,起身伸了伸胳膊,“既然到了饭点,大家就一起吃点便饭吧,也好见见外边的红顶骑士。”

    众人欣然应诺,城堡厅外的走廊里,铺着一层红色底汤,此时十几个日耳曼青年一身高贵的贵族服饰,焦急的等待着,这些人便是罗伊斯为首的红顶骑士。他们已经来到捷吉涅茨庄园一个时辰了,眼看着午时将过,殿下还没有下令召见。为了这次会面,十几名红顶骑士准备了许久,他们全都来洛林贵族家庭,有着显赫的身份,他们期待着和摄政王的见面,也好为洛林王国的将来做些打算。可是过了一个时辰,还没收到召见,众人不禁有些忐忑起来,罗伊斯同样开始担心起来,一个时辰没有召见,很明显是故意为之,摄政王如此怠慢,难道是改变了想法?罗伊斯不能不怕,因为摄政王的态度,可关系着几百名红顶骑士的生死存亡,这些人可都来自洛林贵族,是听了他罗伊斯的话才选择投降的,如果投降还难逃一死,那岂不是城笑话了?一名日耳曼青年拽了拽罗伊斯的袖子,神色不安地说道,“罗伊斯,是不是出了什么变故,要不,我们回去吧。”

    “不,大家听我的,镇定些,应该没那么严重,如果东方人要对我们红顶骑士下手,走廊里的防卫不会如此松懈,尤其是城堡门口,只有四名卫兵,也就是说东方人并没有限制我们离开的意思”罗伊斯说了几句宽慰的话,随后走向守卫内门的锐锋营士兵,“这位兄弟,能不能麻烦你再进去通传一次,就说罗伊斯携红顶骑士众人求见。”

    “兄弟,你还是再等等吧,摄政王正与王妃等人商量要事”这次守门的卫兵没再进去通传,前前后后已经进去四次了,很明显殿下有要事做,殿下可没闲心思逗弄这些日耳曼贵族俘虏。罗伊斯心里咯噔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难道真的有事情发生了?就在这时,咯吱一声,内门缓缓打开,兼职王宫亲卫长的杨再兴大踏步走出来,“殿下已经在客厅等待,你们随我来吧。”

    听到杨再兴这番话,罗伊斯眉头一喜,心里那颗大石头总算是落下了,不管怎么样,总算是能见到东方摄政王了。罗伊斯虽然是洛林贵族,葡萄园家族的后起之秀,但他并没有参加过东征,从来没见过赵有恭。东方大帝的名字只是常听人说起,今日能见上一面,也算是三生有幸了。跟随杨再兴,一行人小心翼翼的行走在走廊内,走过红色低糖,长廊尽头便是硕大的客厅,此时客厅长桌上摆着琳琅满目的美食,十几个人有说有笑的坐在桌子周围,靠北的主位上坐着一名英俊的东方男子,身边还坐着两名各有千秋的女子,一个笑靥如花,玉面芙蓉,一个冷艳如霜。看到这些人,罗伊斯整颗心都剧烈颤抖起来,这些人哪个不是跺跺脚颤三抖的人物。杨再兴就不必多说了,那个长须飘飘,眉毛粗重的男子曾经在卡其威尔河杀得日耳曼勇士闻风丧胆,那个冷艳女子更是熟悉,那不就是摄政王的女人,大宋帝国的王妃么?

    没想到客厅里会有如此多的大人物,如果这个时候放一把火,烧掉整个城堡,那整个东方帝国还不得从天堂掉进地狱?罗伊斯以及身后的罗琳贵族们赶紧单手横放在胸前鞠了一躬,重重的行了一礼,“罗伊斯携洛林贵族参见摄政王,感念摄政王不杀之恩。”

    “你就是罗伊斯啊,嗯,果然是仪表堂堂”赵有恭上下打量一番,有些平淡的笑道,“既然赶巧了,就一起坐下吃点吧。”

    嘶,罗伊斯等人哪里敢啊,他们可是一群俘虏,哪有上桌吃饭的道理,他们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于是,罗伊斯等人齐刷刷退后一步,扑通跪在地上,面对赵有恭,他们一点反抗的心思都没有。不知为何,总觉得眼前的东方摄政王目光如炬,仿佛能看穿一切,“摄政王息怒,我等不敢,我等不敢....”

    看到罗伊斯等人这个反应,赵有恭勉强的笑了笑,这才发现似乎有些突兀了。他真的只是想让这些人坐下吃点便饭,拉进一下距离,哪曾想这些人竟然想多了。杨再兴冷哼一声,目光扫过去,厉声道,“殿下让你们坐,还不赶紧坐下,难道还要本将请你们不成?”杨再兴话语中带着浓浓的彪悍之气,在岑伟波克,杨再兴的应用形象给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所以日耳曼人大都怕杨再兴。被杨再兴厉声一喝,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千恩万谢的坐在长桌下手,虽然上了座,可这些人只是规规矩矩的坐着,不敢吃也不敢喝。

    赵有恭觉得挺有趣的,没想到自己只是一句话,竟然把这些人吓成这幅样子。罗伊斯等人干坐着,赵有恭也没有勉强,跟着众人推杯换盏,吃得不亦乐乎,这番热闹场景,可把罗伊斯等人郁闷坏了。看着眼前香喷喷的美食,肚子咕咕直叫,这些天一直吃些粗茶淡饭,早就有些怀念美食了。美食的诱惑是共同的,渐渐地,有一个红顶骑士受不了,不会用筷子,就用叉子弄了点菜放在嘴里咀嚼,美味入口芳香,顿时眼前一亮,紧接着又吃了一口。有人带头,这帮子饿坏了的日耳曼俘虏渐渐放开了,就算是死,也得当个饱死鬼啊。

    萧芷韵嘴角含笑,她倒有些了解赵有恭的心思,是想借这顿饭,跟这些洛林贵族培养下感情呢。酒足饭饱,赵有恭让人撤去餐盘,对罗伊斯等人露出一个和善笑容,“你们不用怕,本王又不是吃人的老虎,只要你们不做什么出格的事,本王保证你们出不了事儿。不过有些话,本王还是要说明白的,岑伟波克的事情,可怪不得本王。本王坐拥基普罗斯,想要努力将基普罗斯变成我大宋帝国的一块富饶土地,明明没有对你们神圣罗马帝国动兵,可你们为什么非要进攻我伊斯特拉高地呢?仔细说起来,本王与你们并没有什么仇恨,你们洛林人与我大宋国土相距这么远也不会有什么冲突,何必为了洛泰尔的野心争个你死我活呢?就算得到了伊斯特拉高地,洛林人又能得到多少好处?实不相瞒,本王已经着手建造一条横贯东西的国道,到时候顺着这条国道可以直接从波罗的海直达大宋中原境内,有着这条国道,我们可以生出无尽的财富,大家何必打打杀杀斗个你死我活呢?”

    赵有恭的话半真半假,罗伊斯等人自然不会全信,但同样,因为半真半假,他们也不得不信。很多话都是残酷的事实,不管东方帝国是不是真的对神圣罗马帝国没什么兴趣,但伊斯特拉战争是神圣帝国发起的,东方人只是被动防御。洛林王国是完全没有必要搅进这场战争得,洛林人图的是财富,是商贸,是将葡萄园的酒销往更多的地方,而不是占领更多的土地,就算最后拿下伊斯特拉高地,战争划分利益的时候,占据打头的一定是萨克森人、东部贵族以及多瑙河贵族,洛林人首先对陌生的土地没兴趣,其次也争不过这帝国三大势力。如此一想,跟着洛泰尔进入伊斯特拉高地,真的是一件最为愚蠢的事情。而摄政王说的那条帝国大道,反而对洛林王国好处多多,一旦帝国大道建成,洛林王国的货物就可以经这条帝国大道送往遥远的东方,不用发动战争,就能获得诸多好处,就算是傻子都知道该如何选择。

    罗伊斯沉吟不语,他才计较着其中的利益得失,以后会怎么样没人知道,但至少现在,和东方人打好关系是最好的选择。经过一连串的战事,罗伊斯已经深刻的认识到东方帝国的强大,在基辅城附近,根本不是东方人的全部实力,他们只是动用了两个大营的兵力而已,在弗拉基米尔还有好几个军营,近八万大军正在进行改制训练。在东部扬马尔以及科米境内,还有三万驻军。可以想象,一旦弗拉基米尔附近的大军扑向基辅城,迎接神圣帝国的会是什么结果?越是想下去,越是决的攻打伊斯特拉是一件愚蠢的事情。东方摄政王的态度已经显而易见,就是想和洛林王国恢复友好关系。

    洛林王国可以和东方帝国打好关系,但那样就意味着背叛神圣帝国,将面临东部贵族以及多瑙河贵族的联合威逼,凭洛林王国的实力,如何挡得住这两方势力的进攻?

    “尊贵的摄政王殿下,如你所言,如此交战下去,对我们都没有好处。洛林人是爱好和平的,我们喜欢甘甜的葡萄酒,而讨厌血腥的杀戮。本人是非常希望成为东方帝国的朋友,可是,我们无法代表整个洛林王国,所以一切还得和王国元老会商议才行,只有玛泰迩国王点头,这件事才能顺利进行下去”罗伊斯说话非常圆滑,看似说了很多,实际上根本没表态。赵有恭也不生气,他也没指望三两句话就说服洛林人,他相信,只要利益够,洛林人一定会脱离神圣罗马帝国的。洛林人在神圣罗马境内一直是特殊的存在,他们爱好经商,本身军事实力不足,这与崇尚征服的日耳曼风气格格不入。

    轻轻地点了点头,赵有恭笑言道,“本王也不会强迫你们做什么,只是希望你们能够向玛泰迩国王和元老会转交本王的善意,只有休战,才能为两国人民带来美好的生活。这两天参谋处会对你们进行统计,等统计完,你们就可以离开了,去留随意,本王绝不会强留。不过,丑话说在前头,回去之后要是还敢与大宋作对,本王决不轻饶。”

    赵有恭本身就勇武非常,此时展露气势,厅中散发着一股无形的压力,眼光扫过,罗伊斯等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罗伊斯等人心中充满了震惊,难道真的能回到洛林王国了?渐渐地,他觉得东方摄政王说的是真的,因为没有必要说谎,同样也不要怀疑东方人的决心,如果日后战场上相见,那再也不会心慈手软。罗伊斯想了想,缓缓起身,深深的鞠了一躬,“尊贵的摄政王,罗伊斯要回去说服我的家族,不管王国最终如何,洛林苏勒台家族将会退出这场战争。等说服了家族,下臣想去大宋去看看,还望摄政王能够成全。”

    “大宋乃礼仪之邦,欢迎罗伊斯大人去中原游玩,相信大宋一定不会让罗伊斯阁下失望的”赵有恭默默地打量着罗伊斯,这个年轻人很不简单,他说话掷地有声,有一种说不出的老练。或许自己这一步真的走对了,如果真能将洛林王国拉拢过来,就等于挖了神圣帝国一颗肾脏。

    两天时间很快就过去,基辅城驻军如约释放了那些红顶骑士,也就是红顶骑士离开的次日,整个维尔纽斯计划便拉开了序幕。趁机半个月的伊斯特拉高地再次进入紧张气氛,十一月初七,驻扎于基辅城外围的第一军营奉命向维尔纽斯靠拢。第一军营的动作大大刺激到了日耳曼人敏感的神经。自半个月前,洛泰尔就从帝国境内调兵,如今普斯克城已经集中了将近五万大军,如此多的兵马,就是为攻打维尔纽斯城做准备的,如果任由第一军营进入维尔纽斯,那普斯克城的兵力就不占多少优势了,再想打下维尔纽斯,那岂不是痴人说梦?可以说是形势所逼,无奈之下,洛泰尔在辎重没有完全到位的情况下,开始实施攻打维尔纽斯的计划。

    拜思尔、苏格斯、约尔科伦等人都觉得此时进攻维尔纽斯有些仓促,可他们也知道洛泰尔的无奈,总不能眼睁睁看着第一军营进入维尔纽斯城吧?约尔科伦听洛泰尔介绍着这次的行动计划,当听到自己的任务后,不禁皱起了眉头,“洛泰尔陛下,为何让我部驻扎于梁赞河?为了攻取维尔纽斯城,应该全力进攻才对啊。”

    “日前基辅城从维尔纽斯城调集了一部分兵力去补充基辅城外围防线,如今维尔纽斯城内兵力不足两万,以我们现在的实力,强攻下维尔纽斯完全不成问题的。之所以让你留在梁赞河,是为了防备基辅城的骑兵,基辅城骑兵不可能对维尔纽斯局势坐视不理的,为了牵制我们的兵力,他们很可能会直取普斯克城,威胁我们的辎重线,将我们在维尔纽斯城的兵马调回来”洛泰尔只是简单地说了几句,约尔科伦就明白了其中的必要性。可以说梁赞河就是维尔纽斯大军的保障,只要梁赞河大军能够挡住基辅城的东方骑兵,其他人就可以放心大胆的对付维尔纽斯驻军以及前来增援的第一军营。约尔科伦心里纳闷,今天洛泰尔是发什么善心了,竟然将如此重要的任务交给了自己。

    约尔科伦还真是多想了,洛泰尔让红袍骑士团去驻守梁赞河,也是实属无奈,眼下除了苏格斯和拜思尔,真正能派上大用场的就只剩下约尔科伦了。其他人要么能力不足,要么能力够但身份不够。拜思尔和苏格斯一个勇猛善战,一个诡计多端,对付维尔纽斯驻军和第一军营铁定离不开他俩,想来想去,也只有派约尔科伦去梁赞河。

    行动计划布置下去,几万日耳曼大军就像上足了的发条,迅速行动起来,约尔科伦所部最先行动,上万步骑联军朝着梁赞河而去,剩下的人除了留守普斯克城的一万兵马,其余人全部朝维尔纽斯城而去。十一月的天气,风声呼啸,冷如刀锋,日耳曼人虽然习惯了严寒,但还是被伊斯特拉高地的冷风吹得浑身颤抖。如果不是被逼无奈,谁愿意在冬天里折腾。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