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325章 秋水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如同千斤重锤砸在了日耳曼人胸口上,太康五年的第一场雪终于飘落,整个伊斯特拉高地被白色包裹了起来,仿佛是为了死亡的人在祈祷,冰封万里,满目苍夷。为了一座维尔纽斯城,日耳曼大军前前后后付出了那么多勇士的性命,不知怎地,许多日耳曼士兵心中生出了一种茫然与绝望,基辅城就在眼前,可是神圣帝国真的能染指基辅城么?剩下不到六万大军,要守卫普斯克城、维尔纽斯城、美苏达城,如此分摊下来,每座城池只能分到不到两万,再也无法兼顾卡其威尔河以及梁赞河,也就说,神圣帝国哪怕使出浑身解数,也只能在基辅城前沿集中四万大军,而在基辅城周围却有着基辅驻军以及第一军、第二军,总体兵力远超五万,其中精锐骑兵多大一万两千余人,会同其他骑兵,骑兵总数就不下两万人。面对如此强大的基辅城守军,还想打基辅城,那不是找死是什么?东方人已经用实际行动表明自己的态度了,敢动基辅城,来多少杀多少。大雪飘落,寒风肆虐,可是依旧掩盖不住岑伟波克飘来的血腥味儿,没人怀疑东方人的话,因为他们说得出做得到。

    马凯思是一名普通的日耳曼子弟,他来自南部铁匠家族,是领主最忠诚的战士。曾经,他也对伊斯特拉充满了渴望,当攻打维尔纽斯的时候,可谓是豪情万丈,只要打下维尔纽斯城,基辅城外围三座堡垒就全部落入神圣帝国之手,拿下易攻难守的基辅城也是指日可待。经过一番苦战,付出惨重代价后,可是得到的却不是喜悦,原本复杂的局势确实变得明朗化了,可所有人都没想到,局势是相反的。真正占据优势的是东方人,而不是神圣帝国,马凯思搞不懂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明明已经得到了维尔纽斯城,己方却陷入了被动。不理解不代表看不清形势,虽然抱着三座坚城,可傻子都知道,神圣帝国也只能抱着三座坚城死守,如果没有援军,仅靠现有的兵力,只要敢出城,绝对会被东方人打得找不着北。一阵寒风透过缝隙吹进来,马凯思冷不丁的打了个哆嗦,赶紧裹了裹破被子,“哎,这鬼天气,真能熬死人的,莱斯诺,你说咱们还能活着回家么?”

    旁边的莱斯诺双眼无神的托着下巴,听到马凯思的话,他咧开嘴满脸的苦涩,“谁知道呢?马凯思,或许你不知道吧,最近几天拜思尔、苏格斯几位大人的脸色十分难看,听说城堡里经常传来几位大人的争吵声,好像是关于援兵的事情。哎,估计情况不会太乐观,其实也很好理解,连我们这些人都不愿意继续打下去了,库克大人他们恐怕更不想继续打了。咱们铁匠家族本来就实力不强,如果还继续将更多的家族子弟送到伊斯特拉高地,我们铁匠家族还有未来么?”

    莱斯诺不是什么智者,更不是什么聪明人,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家子弟,可是他这番浅显的话,却恰恰说出了一个最基本的道理,无论哪个时代,哪个地方,最终都要以人为本,没有了人,就什么都没有了。经过东征失败以及伊斯特拉高地连番征战,原来的伯约骑士团损失惨重,隶属于铁匠家族的罗兰尔步兵军团也所剩无几,这些年轻人可都是铁匠家族的青壮勇士,为了支撑这场史无前例的大战,铁匠家族已经付出了太多太多。如果再继续派援兵,就要将十四五岁的年轻人集中起来了,这些年轻人还不成熟,远远不是纯粹的家族战士,把他们派上战场,那就是在拿铁匠家族的未来做赌注。一旦这些年轻人也损失惨重,恐怕铁匠家族会自此消失在日耳曼历史长河中。为了伊斯特拉高地,为了这片本不属于铁匠家族的地方,根本不值得。莱斯诺不懂那些大道理,他只知道,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能抢就抢,抢不到也不能强求,命都没有了,还抢那些东西做什么?比起伊斯特拉高地的诱惑,保住铁匠家族的命运才更重要。

    其实莱斯诺的想法并不稀奇,拜思尔、苏格斯等人同样也不想再增派援兵了,当然他们的出发点更复杂,意图也没莱斯诺那么单纯。伊斯特拉战事已经越来越难进行下去,只要不是瞎子,就能看出东方人已经掌控了伊斯特拉高地上的局势。尤其是约尔科伦,教会重金打造的红袍骑士团在其斯尔平原上几乎全军覆没,作为军团执政官的约尔科伦,胆子都已经被吓破了,他真的不想死在这里,哪怕有千百万的好处,依旧不是葬送于此的理由。约尔科伦需要担心的事情还有很多,没有了红袍骑士团,就没有了倚仗,如此大的损失之下,又如何承受教皇陛下的震怒?如今,生存已经成了最基本的问题,约尔科伦是绝对不会蠢到建议教皇继续发援兵的,除非脑袋进了水。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以眼下的情况看,教会已经对这片土地失去了控制,斯拉夫人已经不再奉养上帝,因为大瘟疫的时候上帝没有拯救他们,真正拯救斯拉夫人的是来自东方的异教徒们。对于洛泰尔请求援兵的想法,约尔科伦是嗤之以鼻的,说到底真正主宰神圣帝国大方向的,还是教皇、多尔勒以及施魏因那些人,其他人根本无法拿主意。洛泰尔想要继续战斗下去,找拜思尔和苏格斯是没有用的。哎,洛泰尔的日子也不好过啊,约尔科伦砸吧砸吧嘴,好像咀嚼着什么。窗外鹅毛般的大雪还继续下着,天地一片白茫茫,清冷死寂。

    拜思尔和苏格斯这对老冤家少有的坐在了一起,围着一个火盆,二人全都愁眉苦脸的样子,谁也没想到维尔纽斯战事的结果会是这样的。东方人庞大的计划,就像笼子将所有人都算了进去,虽然互相看对方不顺眼,但现在大敌当前,也只能暂时摒弃前嫌了。谁能想到,几个月前这二人还在战场上拼死搏杀,如今却像一对老朋友坐在一起聊天,“拜思尔,你觉得我们还有必要打下去么?东方人现在可是稳如泰山,手里攥着大把的筹码。谁也不知道弗拉基米尔附近的驻军会什么时候行动,一旦那些驻军也加入到基辅城战事中,我们可就全完了。”

    说出这些话,终究有些无奈的,这就是事实。眼下基辅城附近的驻军,并不是东方人的全部实力,连三分之一都不到,一旦弗拉基米尔大军行动起来,那就是五个军的力量,这些兵马可以将日耳曼勇士团团围起来。强大的实力差距,已经压得日耳曼勇士有些喘不过气来了。苏格斯有些理解洛泰尔为什么急着讨要援军,不要也不行啊,留给神圣帝国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东方人随时都会行动起来,而神圣帝国一点应对方法都没有,只能增加兵力。越早的对基辅城动手,风险就越小,可惜,看清楚形势,不代表一定会派援兵,说到底洛泰尔有他自己的利益诉求,而东部贵族以及多瑙河贵族同样有自己的利益诉求。现在为了伊斯特拉高地,已经付出惨重的代价了,再多的损失是不值得的。拜思尔又何尝不明白苏格斯话里的意思,所以他淡淡的笑了笑,微微摇了摇头,“是洛泰尔完了,而不是我们,至少多瑙河贵族对伊斯特拉高地并没有那么强烈的渴望,代价太大的话,我们会考虑退出的。接下来就看洛泰尔要怎么办了,他如果拿不出切实有效的方法,那等待日耳曼勇士的只有失败。东方人不断用一座座坚城消耗我们的兵力,做得太成功了,或许我们根本没有资格去嘲笑约尔科伦。”

    以拜思尔和苏格斯为首的日耳曼贵族们可以说是各怀心机,他们参与到这场高地战争中,都有着不同的利益诉求。洛泰尔当然明白贵族们的心思,可那又如何呢?他虽然是帝国尊贵的陛下,但并不能强迫所有的贵族去做他们不愿意做的事情。可洛泰尔无法停下来,这场高低战争开始的时候,就没法停下来了,至少他洛泰尔是不能停下的。萨克森公国紧邻伊斯特拉高地,这次进攻高地,萨克森公国出力最多,势必会惹怒东方人,可以说萨克森公国已经和东方人结下了死仇。东部贵族以及多瑙河贵族们都可以退出战争,他洛泰尔不能退,就算他退了,东方人依旧不会放过萨克森公国。所以哪怕只有百分之十的希望,也要做百分之百的努力。白雪纷飞的日子里,天色暗的更早,这一天维尔纽斯城早早地陷入沉寂,城堡中却依旧油灯闪烁,洛泰尔手持鹅毛笔不断书写着什么,一封又一封,他斟字酌句,生怕写错什么,几名亲兵被喊进来,他神情严肃的吩咐道,“你们将这些信以最快的速度送出去,帝国的未来就靠你们了。”

    亲兵们全都感受到了一种沉重,这份沉重压得他们几乎喘不过气来。几封信送了出去,几名骑士在大雪中奔跑,朝着未知前进,没人知道迎接神圣帝国的会是什么。

    伊斯特拉高地基辅城,如今还有些青绿之色的捷吉涅茨庄园也银装素裹,两天的时间,雪终于停了。看到如此美丽的雪景,赵有恭也少有的生出一点玩心,这些年久居高位,积威日盛,性子越来越成熟内敛,再不像十年前那般轻松。但是今天,赵有恭决定放松一回,头上戴着厚厚的帽子,就像一个顽童奔跑在雪后的庄园里,亲手堆起了雪人,手里的雪如此温暖,不由自主的想起长安和汴梁的人,离开这么久,汋雅以及师师她们还好么,孩子们又大了一岁。如今的赵有恭真正体验到了什么叫做战争的无奈,战端一启,不是任何人能决定的,如果可以的话,赵有恭不会短期内发动一连串的战事,可既然事情发生了,硬着头皮也得打下去,至少该得到的利益必须拿到手中。否则的话,这场战争的意义又在哪里?

    心绪纷飞,就像手中的雪人一点点积攒成型,克莱尔是那种天生开朗的性格,很多事情都不放在心上,这么久没能回苏格兰,也不见这位苏格兰公主想家。三娘都说克莱尔有些没心没肺的,一定长寿。克莱尔并不知道赵有恭心里想什么,她攥了一个雪球,眼珠子一转,抱着赵有恭小手往里一探,就听到赵有恭嗷的一声叫了出来。可恶的克莱尔,赵有恭抓起一把雪,飞速转身,全都洒在了克莱尔金色的波浪上,萧芷韵和三娘都是成熟稳重的性子,自然不会和克莱尔这般玩闹,他们靠在汉白玉柱子边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这种温馨的日子太难得了,说起来还得感谢这场大雪,是这场大雪让伊斯特拉战事暂时停止。不断地战斗,不仅日耳曼人需要喘息,定国军士兵同样需要休整。三娘捧着一个热水袋,俊美的脸庞有些红扑扑的,“萧姐姐,你说洛泰尔会甘愿接受眼前的局面么?也不知道这短暂的平静能持续多久,出来这么久,真有些想念长安和汴梁了。”

    “还真很少见你如此呢,三娘,我和你一样,并不喜欢战争,只是我们有着很多责任,有些事情不得不去做”萧芷韵脸上浮现出动人的笑容,她的思绪早就飞到了很远的地方,还记得当年去西夏和亲的事情呢。茫茫草原上,碰上赵有恭这个疯子,当年一见,自此和这个疯子再也无法分开。萧芷韵真心的喜欢这个男人,当然,最大的遗憾就是至今还没能生下一个孩子,这也是萧芷韵最大的心病。良久之后,萧芷韵的思绪才回到原点,还搞怪似的摸了摸三娘的脸颊,“你呀,也别太担心了,洛泰尔被称作萨克森老狐狸,绝不是浪得虚名的。他知道该做什么样的选择,他为了自己也必须调援兵,哪怕赌上萨克森公国的命运。只要解决掉萨克森公国,我们就可以对波罗的海形成多面夹击之势。没有了日耳曼人的帮助,光凭丹麦人,是顶不住我们的,预计明年我们肯定能回家的,出来这么久,真的有些想念蔡河的风景了。”

    异域风光虽然好,终究有些寒冷,这里终究不是真正的家。丹麦人的情况,萧芷韵多少了解一些,为了波罗的海战略,制定了一系列的计划,肯定要多了解下丹麦人的。丹麦经过常年的征战,国力衰退,早不复当年之勇。两百多年前,丹麦王国携手北方各大家族,征战四方,威风显赫,如今却连位于英格兰南部的势力都保不住。维京势力的瓦解,可以说是丹麦王朝走向衰退的根源,瑞典人崛起波罗的海,更让丹麦人的控制力进一步衰弱。如今的丹麦王国,看上去庞大,其实就是一头得病的老虎,只要想办法掰掉老虎的牙齿,这头老虎也就没什么威胁了。

    二女小声的聊着天,却听萧芷韵闷哼一声,抬手摸了摸额头,冰冷的凉意无法消散,触手满是水渍。抬头望向始作俑者,就看到赵有恭和克莱尔紧靠在一起,正朝着这里露出坏笑。萧芷韵顿时脸露蕴怒,也不再端什么王妃的架子,挑着眉头加入战局,“克莱尔,我打死你。”

    克莱尔不怕赵有恭不怕三娘,就怕这位萧王妃,看到萧芷韵气冲冲的扑过来,吓得她花容失色,赶紧躲到赵有恭身后,还不断推着眼前的男人,“不是我,是他。”

    赵有恭收起笑容,脸色一正,一本正经的将克莱尔捞过来,“就是你,绰绰,快将这个可恶的女人打死吧”。赵有恭的脸皮有多厚,萧芷韵当然知道,也不以为意,三人在庄园里你追我打,惹得一帮子侍卫全都傻了眼。真是太少见了,连萧王妃也露出如此孩童的一面。捷吉涅茨庄园里充满欢声笑语,这也表明了基辅城局势一片大好,寒冬天气,又刚刚下了一场大雪,可在庄园外,却有几名衣衫褴褛的人焦急的等待着,他们粗重的喘息声,已经说明他们心中有多恐惧。

    这是几名异族人,他们并非斯拉夫人,更不是东方人,三名男子,将一名全身包裹在粗布破皮衣的人围在中间,这是一名女子,由于头发糟乱,脸上满是污秽,再加上冻伤,已经看不清原来的模样。这名女子瑟瑟发抖的站在寒风之中,有些惊恐的望着眼前的这座庄园。在整个西方,恐怕没有几个人不知道捷吉涅茨庄园,哪怕一名农奴,都听说过斯拉夫人的圣地庄园。能够来到这里本身已经是个奇迹,再多的东西已经是奢望。她叫罗雷尔?兰斯,乃是山姆的妹妹。当哥哥说得到东方大帝庇佑的时候,心中有着一万个不相信,即使现在,依旧不敢相信,东方大帝真的会帮助没落的兰斯家族么?从木头岛一路到基辅城,路程是艰难的,用九死一生来形容一点都为过,哥哥原来的十几名随从全部葬送在路上,好不容易逃到波罗的海边境,又遇到了活跃在深山老林中的高山人。罗雷尔现在唯一的指望就是东方大帝还记得山姆是谁,否则,她罗雷尔就要成为高山人的奴隶了。围在身边的三名高山人战士,是绝对不会有半点怜悯之心的。

    庄园内,赵有恭正和克莱尔联手捉弄着萧芷韵,三人闹成一团,杨再兴抱着佩剑慢悠悠的走过来,刚踏进花园,就中了招。克莱尔一看砸到了杨再兴,伸伸舌头头也不回的跑进了城堡,赵有恭呼口气,朝杨再兴招了招手,“绍烈,大冷天的你不再屋里待着,是不是有什么事儿?”

    “殿下,确实有点事儿,刚刚卫兵通传,外边有几个人求见,其中有个人叫什么罗雷尔?兰斯,末将实在不记得有这么个人,所以想问问殿下到底见还是不见?”杨再兴着实不知道罗雷尔是哪位,就算是山姆,他也未必记得,对他来说,山姆只不过是个小人物罢了,每天有那么多大事要处理,怎么可能记住这个人呢?赵有恭也是微微发愣,一时半会儿的也想不起来,只能挠着额头说道,“真是奇怪,罗雷尔,这是谁呢?”

    一看赵有恭这个反应,杨再兴就决定把那几个人全都扔大牢里去了,就在这时,三娘快步走了过来,“绍烈,你先慢点,殿下,你莫忘了,山姆不是有个妹妹的么?前些日子还是你派人跟山姆去木头岛接她的,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但外边的人很可能就是山姆的妹妹,所以还是见面问清楚的好。”

    山姆?经过三娘的提醒,赵有恭总算想起来了,杨再兴却还是一脸的茫然之色。庄园外,罗雷尔还在焦急的等待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心里的希望也在一点一点的流逝,像东方大帝那样的人,终究是不记得山姆是谁的,哥哥也真的是太傻了。只是,已经来到基普罗斯,如果见不到东方大帝,那自己也没法回木头岛了,一想到从今往后会成为高山人发泄兽欲的奴隶,心中就一阵悲凉。高山人是一支几乎与世隔绝的部族,他们过着最原始的生活,罗雷尔过不了那种日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