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371章 理想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如果霍尔楠真的这么认为,那就大错特错了,帝国将北洛林贵族牢牢掌控在手中,谨慎经营萨克森,只要不主动南下对付日耳曼贵族,这些日耳曼群雄也自然不会主动惹事。能让韦亭家族倒向帝国,自然是好的,可要是代价太大,就只能放弃了。霍尔楠太自信了,这样下去肯定会吃亏的,罗伟德诺夫可不想看着韦亭家族遭到削弱,不管怎么说,韦亭家族的存在,都能为帝国带来许多好处。跟酒保闲聊了一会儿,罗伟德诺夫便上楼住进自己的房间,等着酒保离开,便将自己的侍从喊到身边,“梅林城的情况很不对劲,你一会儿出去一趟,告诉其他人用尽一切办法盯紧卢克家族和韦蓝家族,另外,小王子摩尔那边也要加派人手。卡隆那边如果有什么异动的话,不用请示,先把他干掉。”

    一座梅林城,势力错综复杂,看上去韦亭家族为首的红葡萄贵族是最强大的,但隐藏在暗处的势力也不少。罗伟德诺夫要尽可能的把局势摸清楚才行,这个时候不能有半点犹豫,耽搁片刻,就有可能前功尽弃。对于法兰克使者卡隆,罗伟德诺夫没什么好印象,其他人不能动,但动一动卡隆绝对没什么问题。由于未来的波罗的海战略,帝国肯定要西进丹麦,吞并英格兰岛,到时候和法兰克之间的冲突不可避免,既然是敌人,那就不需要太客气。外边寒风大作,行人稀少,就是这种恶劣的天气下,一名男子裹得严严实实的,快步朝着卢克家族所在的南林庄园走去,全身包裹在黑皮氅子里,没人能看清楚他的相貌。来到庄园门口,自然被守卫拦了下来,“此处是南林庄园,不得拉福德伯爵相召,不得闯入。”

    “告诉拉福德,就说图林城摩尔求见”来人取下兜帽,露出一张英俊的面孔,此人不是小王子摩尔,又能是谁?守卫大吃一惊,赶紧告罪一声,急匆匆的去通传。寒风肆虐,冰雪随时会降临,这种天气下,没人愿意出门,拉福德年纪越大,精神头就越不好,如今还不到戌时,便躺在壁炉旁边打着盹。卢克家族并非索萨和韦亭家族这样的大家族,影响力有限,但一个家族能屹立梅林城两百年而不倒,本身就是一种能力。大家族有大家族的活法,小家族有小家族的门路。拉福德的父亲身体不好,年仅三十岁便亡故,所以拉福德十四岁就继承了伯爵之位,到今天,已经五十多,四十年的经验,早已经将拉福德磨练的心如渊海,深不可测。当霍尔楠对梅林大道下手的时候,韦蓝家族以及卢克家族许多贵族都坐不住了,闹着要给霍尔楠一点教训。只有拉福德维持着冷静,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般。

    拉福德不仅没有报复霍尔楠,还下令家族人从现在开始夹起尾巴做人,谁要是去找韦亭家族的麻烦,出了事也不会有人帮忙。拉福德懦弱么?不,他一点都不懦弱,只是比旁人看得更远更深罢了。韦亭家族敢动梅林大道,一定是下定决心要集权了,霍尔楠可不是蠢货,会没有倚仗么?恐怕这个时候就盼着卢克家族的人前去闹事呢,他好有理由进一步削弱反对势力。几十年的经历,让拉福德明白一个道理,莽撞悍勇是成不了大事的,要真正的掌控全局,必须先看透局势,在看清局势之前,唯一能做的就是按兵不动,有时候,做得越多错的越多。老态龙钟的拉福德,总给人一种弱不禁风的感觉,但谁能真的看透他?拉福德一直在等,等着各方利益失去耐性,浮出水面。以卢克家族的实力,想要对付韦亭家族,那是痴心妄想,哪怕所有家族武装都集中起来,已经不足韦亭家族十分之一。不过,拉福德有自己的家族智慧,弱小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懂得借力。当卫兵跑进来活,拉福德笑了,等了这么久,终于等来了人。

    在卫兵的簇拥下,摩尔走进了南林庄园,这座庄园并不气派,但渺小中透着精悍,就像拉福德的为人,平淡中透着锐气。看着眼前的摩尔,要说一点都不诧异,那是不可能的,摩尔代表着王室亨利家族,亨利家族竟然有对韦亭家族下手的念头,当真让人没想到。连拉福德都没想到亨利家族包藏祸心,那霍尔楠更不会想到了。摩尔上下打量一番,顿时撇撇嘴,心中暗道不爽,父亲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如此看重拉福德,这个老头行将就木,老眼昏花,能有什么用?拉福德敏锐的捕捉到摩尔心中的鄙夷,他也不着恼,只是示意摩尔坐下说话,“摩尔殿下来的还真快,本来还以为卡隆会第一个来呢,看来王室和元老会终究还是不甘心啊。”

    摩尔万分诧异,心中的轻视也收起了许多,他蹙着眉头,小声道,“拉福德爵士,你知道我的来意?或者,早就料到我会来找你了?”

    “难道不是么?玛瑞娜联姻的事情,似乎王室根本插不上手吧,既然插不上手,随便派一个元老院侍从过来就可以了,何必派一名王子前来呢?罗伊斯就住在瓦罗庄园里,韦亭家族很可能会倒向东方人,这个时候最心急的应该是卡隆才对,可是最先忍不住的却是你”拉福德依旧昏昏欲睡,睁不开眼睛的样子,但话语间充满智慧,让人不能自拔,拉福德也有意教训下摩尔,这个毛头小子,眼高于顶,吃点教训也是应该的,“嘿,如果所料不错,恐怕在来梅林城之前,王室已经跟路易斯家族做过交易了吧?”

    摩尔起初还有些不以为然,可是越听下去,脸色越凝重,最后右手微颤,差点把酒杯洒落在地面上。这一刻,他再也不敢小瞧拉福德了,这个老头,仿佛能看透人心,真的是太可怕了。要知道这一切都源自拉福德的

本章节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