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372章 政局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人的名树的影,远在洛林王国,也有很多人听说过罗伟德诺夫的名号,这可是维雅切麾下第一人,后随东方人,地位更上一层。就连玛瑞娜也听说过罗伟德的名号,铁锤帮的首领,竟然是一名战斗力弱到渣的老头,“你真的是罗伟德诺夫?”

    “如假包换”罗伟德诺夫心里一阵悲哀,谁说指挥打仗就一定要勇不可当的,头脑才是最重要的啊。不过这些话,显然不能跟玛瑞娜大小姐说,大小姐的脑瓜子也理解不了。霍尔楠紧紧地皱起眉头,他在怀疑罗伟德的目的,罗伊斯还没离开,罗伟德又跑了过来,难道东方人就这么迫切的想要联姻?

    “罗伟德大人,说说你的来意吧,如果是联姻的事情,暂时还不能给你答复”霍尔楠很狡猾,上来就把话头给堵死了,罗伟德也不着恼,重新落座后,慢条斯理里道,“公爵大人相差了,事到如今,联姻已经不是最迫切的事情。日前得到消息,小王子摩尔已经与拉福德结盟,想来公爵大人还不知道这件事吧。”

    霍尔楠露出震惊之色,他着实不知道摩尔和拉福德的事情,在他想来,王室不会愚蠢到掺和梅林城的事情。南洛林红葡萄贵族要是闹腾起来,就凭王室的势力,是弹压不住的。霍尔楠仔细盯着罗伟德的神情,这些话到底是真是假?霍尔楠怀疑这些事情是罗伟德诺夫编造出来的,目的就是促使南洛林贵族倒向东方人。霍尔楠心中在想些什么,罗伟德诺夫多少能猜到,“公爵大人,我说的话是真是假,你找人确认一下不就行了?卡隆、拉福德、摩尔,这些人随便找到一个,就能证明我说的是真的。我跟罗伊斯大人就在瓦罗庄园内,你觉得我们骗你,对我们有什么好处?联姻么?公爵大人,说句不客气的话,联姻是否成功根本影响不到大局,摄政王已经拿下了萨克森王国,没有韦亭家族,依旧会有其他家族。大宋能拿出足够的好处,这一点想来公爵大人不会有什么怀疑吧?”

    利益驱使下,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这一点霍尔楠再清楚不过了。罗伟德诺夫这番话软中带硬,绵里藏刀,霍尔楠的眼神很快变得锐利凝重起来。罗伟德诺夫事实上就是在告诉霍尔楠一个道理,联姻只不过是手段而已,最后结盟不结盟,是靠利益支撑的,而现在韦亭家族的处境,已经有点独木难支了。南洛林贵族实力强大,这一点毋庸置疑,但关键是并不在梅林城,韦亭家族想要将南洛林贵族集中起来,也需要时间才行。联姻?结盟?先搞明白一个问题,是谁在求谁,事实上,是韦亭家族离不开帝国的支持。没有大宋帝国的支持,韦亭家族根本撑不过这个冬天。罗伟德诺夫也不是吓唬霍尔楠,人家小王子摩尔敢亲临梅林城,要是没两把刷子,那不是送死么?

    一时间房间里的气氛有些冷冰冰的,玛瑞娜根本没搞明白发生了什么,聊着聊着,大家的表情有些不对了呢?玛瑞娜对这些家族争端不感冒,但是联姻的事情还是听进去了,霍尔楠还在思索着其中得失,玛瑞娜却冷哼哼的冲罗伟德诺夫斥责起来,“罗伟德,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那个东方老头看不上本小姐么?你说不联姻就不联姻,把本小姐当什么人了?”

    东方老头?罗伊斯等人为之绝倒,摄政王春秋鼎盛,年轻潇洒,怎么就成老头了?这个玛瑞娜还真是不讲道理,说联姻她不高兴,不联姻还不高兴,搞来搞去,全都她说了算,罗伟德诺夫年纪也不小了,老是被一个毛丫头指着鼻子骂,要是没点火性,那就成死人了,“玛瑞娜小姐,请你说话客气些,结盟一事对双方都有好处。至于联姻,当真可有可无,摄政王殿下也不是那种缺了女人就活不下去的人。”

    罗伟德诺夫心道,摄政王还真就不缺女人,莫说那些漂亮的东方女子,就那个金发碧眼的克莱尔,也不输给玛瑞娜。这个玛瑞娜,简直就是一头母老虎啊。罗伟德诺夫说话一点都不客气,玛瑞娜从小到大,哪经历过这种打击,梗着脖子就要摸出短剑,霍尔楠愁的一个脑袋两头大,苦着脸笑道,“乖女儿,莫闹了,嫁不嫁的你说了算,眼下大事要紧啊。”

    也不管玛瑞娜如何瞪眼,霍尔楠满心思想着卢克家族的事情,想来想去,他还是觉得罗伟德诺夫没有撒谎的必要,眼下能够帮助韦亭家族的,恐怕也只有面前这位基普罗斯豪雄了,“罗伟德大人,刚刚多有得罪,你既然看出些什么,应该有什么办法应对眼下局势吧。不知罗伟德大人此来,带了多少兵马?”

    问完这些话,霍尔楠就恨不得往自己脸上来两巴掌,脑袋进水了,怎么就问出这种蠢问题呢?罗伟德诺夫来到梅林城,肯定是隐藏身份,悄悄过来的,再说隔着一个北洛林,怎么可能带大军前来。东方大军进入南洛林地界,日耳曼贵族们非吓坏了不可,搞不好就得引起更大的战端。罗伟德诺夫倒没有怪霍尔楠,此时的霍尔楠满心思都是如何对付王室,第一个想到的肯定是援军了,“公爵大人要失望了,此次前来,只是带了十几个随从而已。神圣帝国的情况想来你很清楚,日耳曼贵族们虽然被帝国压制住,但实力还在,如无必要,大宋帝国并不想扩大战端。所以,就算南洛林有危险,帝国也不可能派出足够的兵马。不过,来瓦罗庄园之前,已经让人去通知德科勒大人,相信不久之后,北洛林方面就会派兵驰援梅林城。”

    罗伟德诺夫是不会看着韦亭家族被剿灭的,帝国大军不能动,唯一能动的就是北洛林盟军,只可惜,北洛林比南洛林还多有不如,再加上红顶骑士团损失惨重,估计最终能来到南洛林也只有三千多骑兵。有总好过无,只要法兰克人不直接插手洛林王国事务,罗伟德诺夫还是有充足的信心掌控局面的。法兰克人也有自己的考虑,胖子路易斯并不好过,虽然皇室路易斯家族地位稳固,但法兰克王国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法兰克人针对英格兰岛的战争已经持续了两年多,至今都没取得什么实际性的进展,长久战争,耗费无数,许多贵族领主们已经生出厌战情绪。这种情况下,路易斯就是再强硬,也不可能直接出兵掺和洛林王国的事情,更何况,洛林南北贵族身后还站着大宋帝国以及东部日耳曼贵族。法兰克直接参与洛林王国政务,东方人和日耳曼人还不得如惊弓之鸟,联起手来把法兰克人赶出去?

    自从洛泰尔身陷伊斯特拉高地战争泥潭后,神圣罗马帝国的形势就变得错综复杂起来,法兰克人连续吞并西部几个公国,势力强横,一直有取代萨克森王朝,建立路易斯王朝,统治神圣帝国的心思,这一点东部贵族和多瑙河贵族心知肚明。再加上外边还有一个深不可测的东方帝国,整个神圣罗马帝国各大势力已经绷紧神经,只要触动任意一根弦,就可能爆发各大势力之间的混战。东部贵族以及多瑙河贵族肯定是不想开启乱战的,大宋帝国要想办法进行波罗的海战略,剿灭伊斯特拉高地上的洛泰尔残军,也不会自找麻烦,法兰克人同样不想双线作战。就这样,本来最弱小的洛林王国,竟然没有任何势力直接插手,几百年来,这还是洛林人第一次决定自己的命运。最终洛林王国该走哪条路,将由洛林人自己决定,罗伟德诺夫也好,卡隆也好,能做的也只不过是出谋划策。

    听了罗伟德诺夫的话,霍尔楠多少有些失望,同样也存着一些希望,虽然北洛林的实力不怎么样,但红顶骑士团还是很厉害的。接下来,罗伟德诺夫给霍尔楠提了很多建议,其中有一条,就是严格控制南北城门,巡城的百夫长和千夫长也必须是绝对的心腹。霍尔楠倒没有拒绝,严格按照罗伟德诺夫的吩咐安排,随着南北城门守换成韦亭家族的心腹,一直处于平静中的拉福德终于感受到一丝不对劲儿,摩尔、弗莱彻等人全都聚集在南林庄园城堡中,拉福德一改往日老态龙钟的样子,变得神采奕奕,眼神锐利,“霍尔楠调防南北城门守军,估计是听到什么风声了,从现在开始,一定要抓紧行动,不能让韦亭家族反应过来。小王子那边派人知会一声,搞不好,消息就是他那里走漏的,希望王室兵马能尽早靠近梅林城。”

    暴风雪还没有停止,这种环境下行军,肯定是困难重重,可是拉福德已经等不及了。韦亭家族对梅林城的影响力有多大,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短时间内卢克家族还能靠着之前积攒下的威望和人脉,对梅林城施加影响,可随着时间推移,这种影响力会逐步下降。时间拖得越久,对韦亭家族就越有利,更何况还有那么多红葡萄贵族帮着韦亭家族。对自己的保密工作,拉福德还是有几分信心的,反倒是小王子摩尔,此人年轻气盛,心高气傲,多少会有些小瞧了韦亭家族,哎,当真是太稚嫩了。拉福德亲自下令,韦蓝家族以及卢克家族立刻行动起来,摩尔得到消息后,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心中怒火烧起来,便对着屋里的东西一阵猛砸,“到底是谁泄露了计划?”

    计划提前泄露,之前所做的安排就只能早早地提上日程了,虽然有些反感拉福德的霸道,但是对拉福德的智慧,还是没有丝毫怀疑的。卢克家族秘密谋划的时候,摩尔也将一封信送出了城。距离梅林城北部四十里的地方,有一个叫做列侬的镇子,风雪交加的日子里,镇子上显得异常安静,只有烟尘表明还有人活着。在这座镇子上,隐藏着将近五千王室大军,其中两千多人还是骑兵。按照之前约定好的计划,只要大雪停下,就可以直接冲击梅林城。此次负责奇袭梅林城的是一名来自元老会的贵族千夫长,本命叫做高雷德,又称高德伯爵。高雷德不断诅咒着头顶的鬼天气,断断续续的喝着瓷壶里的烈酒,“这种鸟天气,能把人冻成冰棍,要是不喝点酒,浑身难受。”

    “可不是嘛,咱们在这里挨冻,三王子却躲在城里享清福,看来不是亲信就是不行呐”另外一名百夫长同样发着牢骚,高雷德假装没听见,对此不予置评。临近傍晚,寒风小了一些,屋门被人推开,一阵阵冷风夹杂着雪花飘入房间内,顿时众人冻得直打寒颤。来人正是摩尔的亲信卫兵,看到高雷德,他赶忙将封蜡的信拿出来,“高雷德大人,这是三王子的亲笔信。”

    拆开信仅仅看了两眼,高雷德便大吃一惊,好好地计划怎么就泄露了呢?高雷德参加过东征战事,深知风雪天气下行军的危险性,尤其是骑兵,更不适合风雪中行军。可是一想到摩尔的身份,他就不得不咬着牙照令行事,那可是玛泰迩的儿子,见死不救的话,那他高雷德也一定活不了,“通知下去,明日巳时过后,不管风雪有没有停,全部行军,目标梅林城。务必在天之后,抵达梅林城外围,三王子有麻烦了。”

    “三王子有麻烦?”本来还有人想提反对意见的,一听说摩尔有危险,很多人直接把话咽了回去。能坐在屋中的,没有一个人是傻子。这下可真的要惨了,狂风暴雪中行军作战,真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死在半路上。几十里地,乍听上去不远,可这段距离也足够冻死人的。时间匆匆而过,转眼间就来到了太康六年正月初旬,苏普林城堡的雪总算停了下来,梅林城的冰雪却越下越大。本来铺天盖地的冰雪,却给卢克家族的行动提供了不少方便,冰雪天气下,巡城兵也提不起精神,卢克家族的士兵很快就悄悄地集中起来。就只等着拉福德一声令下,便可以对城中各处发起最猛烈的攻击。南林庄园城堡中,拉福德依旧很安静,品着美酒,眯着眼睛,就像一名普通的富家老头。摩尔也来到了南林庄园,看到拉福德如此神态自若,当真心生佩服,比起这些老家族领主,他这位王子殿下需要学的还有很多。光这份养气功夫,就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学会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