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378章 芬南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大地哭泣,四野悲伤,孤独的灵魂将去往哪里?没有地狱,没有天堂,因为地域和天堂都是为活人准备的。当定国军不再后退,就注定将以血流成河而结束,雷江倒下的时候,眼中看到的是最后一片风景,枯黄的桦树叶,阴沉的天空,微弱的阳光,太康五年冬天的第一场雪,马上就要来了,他却要永远的去了。多想再看一样伊斯特拉高地的雪,白雪皑皑,天地间裹着一片素装,谁来点缀广阔的江山,谁来书写曾经的故土,生命消亡,为了生活,为了家人,为了自由,为了关中,为了心中永远的摄政王。

    佛燕岭北部谷道,指挥使郑常歌莅临高坡之上,亲自指挥着进一步的攻防战。午时之后,日耳曼人似乎吃了什么药,抵抗的非常激烈,两侧将士发起了数轮进攻全部被打了回来,此时日耳曼人已经在两侧高坡发起了全面的反攻,谷道中,也有大批的日耳曼骑兵纵横冲杀。郑常歌的心里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日耳曼人疯了么?据自己所知,整个佛燕岭一带,日耳曼人也只有近万兵马而已,但现在日耳曼人投入进来的兵力赢在四千人以上了,人数还在不断增加。攻打北部谷道,就是想将日耳曼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可谁也没想到日耳曼人会如此疯狂,几乎将所有兵力都往北边倾斜,万一出什么事情,一场佯攻,很可能变成一场缠斗。

    郑常歌正在想着日耳曼人为什么会如此反常的大举反扑,远处传来一阵噪杂的和骂声,直接打乱了郑常歌的思绪,转头看去,郑常歌紧紧地皱了下眉头,一名都统模样的人正和自己的亲卫发生冲突。韩旁路费劲千辛万苦,九死一生才赶到谷道,没想到却被这些不开眼的指挥使亲卫拦了下来,“你们这些狗东西,要发生大事了,老子腰间郑指挥使,听到了么?”

    听到韩旁路的和骂声,郑常歌只好快步走过来,神色不悦的问道,“你是何人?本将就是第一军第四营指挥使郑常歌,有什么话就请直说吧。”

    韩旁路心中一惊,赶紧收起狂傲的姿态,拱手行礼了一礼,“回郑指挥使,末将第一军副都统韩旁路,之前末将与都统雷江奉命率领五百士兵驻守东部白桦林。就在两个时辰前,一支日耳曼人从南边杀过来,人数不在一千五百之下,雷都统已经率人去抵挡,只是形式有些不妙,还望郑指挥使速速下令撤军,否则谷道后路被堵,后果不堪设想。”

    郑常歌神色一变,长长的舒了口气,现在一切都想明白了,怪不得日耳曼人会不计成本的大肆反扑,原来已经派人去堵后路了。知道事情的严重性,郑常歌根本没有半点犹豫,当即下令道,“命令各部逐步撤出战斗,之前准备的引火之物全部投进去,务必挡住日耳曼人的追击,所有人即刻向东北方向撤离。”

    郑常歌的命令很快下达,接到撤退命令,各部迅速将滚木以及依然的枯草放在谷道以及山坡上,不久之后,谷道中燃起了大火,组成了一道绵长的火墙。看到这道火墙,苏格斯气的哇哇大叫,不过他还是有希望的,只要瓦兰率兵挡住对方的后路,拖延片刻,依旧能全歼这股来犯之敌。北部谷道一战,充满了太多的变数,瓦兰最终来到了谷道,可由于韩旁路的出现,郑常歌的主力及早撤退,所以瓦兰还是扑了个空。看着一片狼藉的谷道,哪里还有东方人的踪影,瓦兰气的拔出阔剑狠狠地砍在旁边的巨石上,擦除阵阵火星,“为什么会这样,老子费劲千辛万苦,死了那么多人,却让东方人跑了。”

    没人能回答瓦兰,就像没人知道上帝到底存不存在一样。而在另一边,郑常歌主力一直撤到东北方的驻地后,方才有时间去休息,此时郑常歌堂堂指挥使毫无想象的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他心中很清楚,这次能逃出来,实在是侥幸,要不是韩旁路拼死杀出重围送出消息,恐怕现在将近五千大军全都死在北部谷道中了。可惜,雷江以及驻守白桦林的几百士兵无一幸免,全都成了日耳曼人的刀下亡魂。如果说有什么好消息,那就是经过一番血战后,佛燕岭的日耳曼驻军的大部分精力被吸引到北边来。这一战之后,第一军再也不可能对佛燕岭发起突袭,也不可能继续强攻北部鼓捣,郑常歌看了一眼维尔纽斯方向,“大将军,末将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能不能撤出来,就只能看你们自己了。”

    郑常歌也想继续进攻佛燕岭,可是第一军的任务是迷惑日耳曼人,南下驰援基辅城才是真正的意图。这一次强攻谷道,再加上白桦林一战,第一军已经损失了将近两千多名将士。北部谷道,瓦兰看着眼前的苏格斯,什么也说不出来。苏格斯也无法去指责瓦兰,瓦兰所部已经按照预定的时间出现在谷道后方,不过千算万算,漏算了郑常歌的果决,能够丝毫不犹豫的撤退,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为了组织这次反扑,投入了太多兵力,由于强攻谷道,前后共损失了近四千将士,如今佛燕岭驻军已成属于半残状态了。

    “向洛泰尔陛下发消息,佛燕岭经过谷道一战,实力大损,急需补充兵力,否则我部无法保证佛燕岭各处防务”苏格斯有些害怕,谷道一战带来了一系列的影响,首先就是南部防务。整体防守出现漏洞,维尔纽斯驻军很可能趁机突破。兵力上的不足,不是计谋能够补充的,更何况第一军就堵在东北方向,随时再次进攻,根本不敢往南边调兵。说起来这个时候就请求援兵有些丢脸,可跟面子比起来,军务更加重要。自己已经请求援兵了,如果洛泰尔不发援兵,那要是放跑了维尔纽斯驻军,就不是他苏格斯一个人的责任了。

    苏格斯这边请求援兵,可此时的洛泰尔根本无暇顾及苏格斯的请求,自午时起,日耳曼大军再次对维尔纽斯城发起了猛攻,四面合围,云梯加上投石机一起发威,这次的攻势比昨天更加猛烈。为了得到维尔纽斯,洛泰尔想尽了办法,甚至连云梯以及投石机一起使用的办法也用出来了。投石机的准头误差很大,日耳曼士兵架着云梯攻城,靠着城头那么近,误伤一点都不奇怪。如今经过投石机的不断洗刷,城墙内外充满了臭烘烘的味道,面对牛粪汤,双方谁都无法幸免。好在洛泰尔还有些良心,没有大规模使用石块,否则日耳曼士兵们就真的要破口骂娘了。

    在日耳曼人这种无差别的打击下,任酚等人一个头两个大,只能命令将士们顽强的抵抗。滚木、火油、沸水全都撒了出去,日耳曼人伤亡惨重,可疯狂的日耳曼士兵依旧没有停下进攻的脚步,一批又一批的人往上扑。定国军也是人,面对这种疯狗式的打法,伤亡数字直线性上升,诺基卡夫脸上乌青一片,左胳膊也绑着厚厚的绷带,“大将军,必须撤下来了,再不撤就来不及了。日耳曼人都他娘的疯了,踩着尸体往上冲,城下都堆到一半了。”

    尸山,是多么可怕的场景,可在维尔纽斯城下,就在切切实实的发生着。日耳曼人死后,那些活着的人直接将尸体堆在城下,一点点摞起来,成了一座尸体城墙,当这座尸山堆到一定程度,云梯都可以没过城头了。可怕的日耳曼人,他们才是地狱里爬出来的魔神。

    看看天色,已经是傍晚,再有半个时辰,天色就会彻底暗下来,耶律沙终于重重的点了点头,“撤吧,通知城里的人开始准备,各部照源计划行事,今晚戌时准时发起突围。”

    撤退的命令下达,任酚等人如释重负,四周城墙上的守军将手中的东西一股脑的扔出去后,仓皇逃窜。夜色暗下来,日耳曼人也终于打下了城墙,进而夺取城门。新一轮的巷战开始,当进入维尔纽斯城之后,日耳曼人才发现城中的战斗一点都不比攻城战轻松。一名头发灰白的日耳曼青年统领着一支十人的小分队,他们的目标是肃清东边的一条胡同,夜色笼罩下的胡同里,阴风阵阵,没有生气。这支小分队刚刚进入胡同,就听到一声猫叫,紧接着胡同两端出现许多人影,顷刻间这支小分队就被堵在胡同里,箭矢飞来,再加上突然发动袭击,这支日耳曼小分队根本来不及突围,就被悉数斩杀。在另一侧,一直百人队组着两条长蛇阵慢慢的清缴一条街道。马克刚想推开一家店门,就看到前方传来一阵光亮,仔细看了下,只见一群人举着火把走过来,当先一名士兵身着百夫长服饰,长着大饼脸,满头枯黄的头发。马克顿时放松了戒备,闹了半天是自己人,还以为是东方人的偷袭部队赶来了呢。进入城中后,马克可没少吃亏,要不是命大,就被一把短刀刺破脑门了,好在当时反应快。将阔剑杵在地上,马克朝着那名百夫长招了招手,“兄弟,你是哪个兵团的,这条街不是由我们负责的么?”

    那名枯黄头发的壮汉裂开大板牙,操着一口流利的日耳曼语说道,“我们隶属于乌南特大人麾下,奉命去东边的,这里是你们的地盘,我们可没什么兴趣。不过提醒你们一句,附近可藏着不少东方人,小心他们偷袭你们,刚刚一名兄弟就着了道。”

    马克点点头,心中放松不少,只要不是抢买卖的就好,军中有规矩,搜索中抢来的东西有一半归自己,如果这些人也是冲着这条街道来的,那岂不是要分一部分战利品给他们?马克朝着那名百夫长走去,脸上一副笑眯眯的表情,“谢谢兄弟提醒了,乌南特大人乃是多尔勒大人眼前的红人,自然看不上那点小买卖的。告诉你们啊,刚刚我们....额....你....”

    马克说了一半就再也说不下去了,他睁大了眼睛,死死的看着眼前的壮汉百夫长,他不明白,为什么这名壮汉会突然下手杀自己人。临死那一刻,马克终于看清来人的脸,这一刻,他什么都明白了,这哪是什么百夫长,这是典型的斯拉夫壮汉脸啊,可惜天色太暗,火光闪耀的,离着那么远根本没分辨出来。马克死的那叫一个不甘心,躲过了那么多次偷袭,这次自己却送上门让别人杀。马克一死,街道上顿时乱成一锅粥,由于双方全都穿着日耳曼士兵盔甲,打到最后,日耳曼士兵自己都蒙圈了,有时候打着打着对方就喊一句日耳曼语,可是刚停手,对方又露出狰狞的面孔。这样的一幕到处都是,整个维尔纽斯城乱成了一锅粥,自己人杀自己人,同样也在杀敌人,大家都搞不清楚谁才是真正的自己人了。

    耶律沙这招趁乱偷袭的办法并不高明,城池攻防战以及巷战市场发生这种情况。要怪就只能怪日耳曼人巷战经验太少,临时应变能力也不足,如果他们早早地制定好暗号,再在己方盔甲上做好标记,就不会乱成这种程度了。维尔纽斯城一片糟乱,到处都是厮杀声,哪怕洛泰尔一时间也没什么好办法。无奈之下,只能下令重新集结,只要兵马集结起来,那些冒充者就不敢混进来了,可这样做的后果是,到处都是防守漏洞,耶律沙所部趁机攻打南门,仅仅片刻之后,就打开南门扬长而去,而南城经过定国军的折腾,也落下一地鸡毛。洛泰尔那叫一个气,差点没把守南门的千夫长砍了,“废物,当真是废物,你就不会看清楚点,人家喊了几句话,你就放松了戒备。”

    那名千夫长心里也是很不服气,凭什么全怪他啊,城中要是不乱,城墙那边也不可能乱啊,当初是谁喊着集结兵力的?娘的,现在出了事,全都怪到别人头上。洛泰尔的气还没顺,亲兵侍卫长急匆匆的跑了过来,“陛下,佛燕岭急报。”

    洛泰尔气哼哼的拆开心,仅仅看了一眼,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憋死过去,手打着哆嗦,那封信轻飘飘的落在地上。缓了半天劲儿,洛泰尔猛地抬脚将自己的亲卫长踹倒在地,“你这个蠢货,如此重要的消息,你为什么不早说。佛燕岭请求援兵,而我到现在才知道,这下全完了,维尔纽斯驻军恐怕要从佛燕岭冲过去了。”

    侍卫长有苦说不出,这他娘的一开始谁知道是如此重要的军报啊,再说了,之前禀报过了,可洛泰尔忙着进攻维尔纽斯城,根本没怎么在意。再者说了,他也不敢私自拆阅军报啊,那样做的后果只有死路一条。拜思尔在一边实在看不下去了,洛泰尔有点恼羞成怒了,“陛下,且请息怒,不管怎么说,我们现在已经拿下了维尔纽斯城,至于那些东方人,逃走也就逃走了。”

    洛泰尔面带不甘的叹了口气,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且说耶律沙等人,逃出城后,直接往东逃窜,一刻都不敢停,“任酚,你带着人前边开路,直接去佛燕岭南部,第一军将大部分日耳曼人吸引到北边,这是我们通过佛燕岭的最好时机。洛泰尔那条老狐狸不会轻易放过我们的,估计过不了多久,日耳曼骑兵就会追上来。”

    一切如耶律沙预料的那样,半个时辰之后,结束乱局的日耳曼人终于派出了一支两千多人的骑兵,沿着道路追过来。而此时佛燕岭南部,也不是无人驻守,为了给洛泰尔一个交代,苏格斯还是在佛燕岭南部谷道布置了一千多人的防守力量。任酚率先头骑兵闯入谷道,遭到了一阵箭雨飞石,虽然天色昏暗,但任酚并没有害怕,现在大部分日耳曼人都被第一军吸引到北边去了,留守南部谷道的又能有多少人?任酚本身就是个狠人,他第一个翻身下马,拔出佩刀怒道,“全部下马,将战马留给后边的人,你们跟我往高坡上冲,灭了这群藏头露尾的家伙。”

    两侧的日耳曼人吓得一愣一愣的,这群东方人脑瓜子有毛病不成,一群骑兵顺着谷道一溜烟就能冲过去,怎么就下马当步兵了?事前可没想到会是这种局面,大家还想着趁机会偷偷摸摸的给对方制造点麻烦呢,哪曾想对方指挥官就是一条疯狗,这下算是引火烧身了。任酚亲自领兵攻打,虽然缺少防护盾牌,但散开阵型,再加上日耳曼人无心恋战,很快就冲了上去。日耳曼人哭的心思都有了,搞搞偷袭而已,却惹上这么一群疯狗,这些日耳曼人很清楚佛燕岭的情况,凭现在的兵力,想要阻挡东方人撤出佛燕岭那是痴心妄想,既然阻挡无望,也就不会有人拼死迎战了。只是抵挡了片刻,日耳曼人丢下两百多具尸体,灰溜溜的往山里逃窜,任酚占据谷道高坡,也没有深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