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379章 回礼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如今美苏达城共有驻军三万,绝对是实力强横了。奎伦斯是个非常谨慎的人,外边打得震天响,他一点反应都没有,别说派援兵了,连慰问一下的心思都没有。奎伦斯能忍得住,但是约尔科伦忍不住啊,他可生怕东方人强攻普斯克城。在他看来,奎伦斯就是要坐山观虎斗,保存实力,如果奎伦斯能分出一支兵马驰援攻打梁赞河,或者去进攻基辅城的话,就能很大程度的减轻普斯克城的压力。如今基辅城方面,所有的驻军几乎被抽调空了,不是进攻基辅城的最佳时机么?

    约尔科伦越想越生气,最终,拿起笔杆子,做了自维尔纽斯开战以来最大的一件蠢事,就是这封信,让日耳曼大军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局。此时的约尔科伦永远也想象不到这封信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哪怕洛泰尔就站在这里,也未必会觉得有什么不妥。基辅大本营制定了一套复杂繁冗的计划,杨再兴就是实施这个企划的关键一步,而杨再兴也不负众望,他用最锋利的进攻,不断撼动这普斯克城防线,揭开约尔科伦等人内心的恐惧。约尔科伦不是蠢材,在写这封信的时候,他征求了普斯克城几名贵族千夫长的意见,这些人对城外的基辅城大军充满了恐惧,全都觉得奎伦斯的做法有些太过分了。一封信很快写好,由于军情紧急,快马加鞭送往美苏达城。

    杨再兴还在耐心等待着,他并不知道约尔科伦已经往美苏达城送了一封信,在他看来,给普斯克城的压力还是太小了。其实一些军中将领也不太明白杨再兴到底打得什么主意,这一天,杨再兴再次召集众人帐中议事,“如今休整完毕,本将决定再攻普斯克城,明日白崇、闵贵,你们二人率兵从东西两个方向进攻普斯克城,无论付出多大代价,本将需要你们爬上一次城头。”

    白崇和闵贵二人全都露出震惊之色,普斯克城有重兵把守,对方准备充足,强攻之下必然会损失惨重,更何况是要摸到城头。可杨再兴的神情不似作假,十分严肃,军令就是军令,白崇和闵贵就是再有意见也得执行下去,只是二人不明白,杨将军的行事风格怎么与往日大不相同呢?军令下达,白崇和闵贵唯一能做的就是想办法将伤亡降到最低,这二人也是沙场老油条了,自然能琢磨出一些办法来。次日一早,普斯克城外战鼓隆隆,四千定国军士兵从东西两个方向开始夹击普斯克城,这一次定国军士兵众志成城,有一种不上城头不罢休的架势。士兵们扛着云梯,在接近城墙的时候,投石机和车弩开始对城头发起压制,投射的东西除了石块还有着不少装着火油的瓦罐,片刻之后,普斯克城西面城墙就被大火吞噬。水火无情,守卫城墙的日耳曼人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一名日耳曼士兵沾染上火油,火势一起,迅速烧到全身,周围的人赶紧冲上来灭火。为了守城,日耳曼人还准备了不少滚木等物,现在却助长了火势。

    约尔科伦脑袋有点疼,没想到东方人竟然存了这么多火油,眼下城头上乱哄哄的,根本无法阻止敌军靠近城墙。果不其然,趁着城头起乱子,定国军士兵迅速靠近,一架架云梯立在城墙上,士兵们手持从日耳曼人拿抢来的木盾,一点点往上攀爬。日耳曼人的盾牌或许战阵之上防护力不怎么样,但攻城的时候用来阻挡敌人的箭矢还是很有效的。西面城墙立着数不清的云梯,定国军士兵潮水般往上扑,守卫城墙的千夫长急的心头剧颤,“快,快把石头把上来,东方人开始攻城了,把他们打下去,快点。”

    经过千夫长的不断呼喊,慌乱的日耳曼士兵总算恢复一点神智,他们开始靠近城垛,对那些进攻普斯克城的定国军士兵扔石块。石块比滚木好用多了,木盾根本抵挡不住,不断有人被石块砸中,掉落下去。白崇亲自站在城下,有些歇斯底里的吼叫道,“别怕,继续往上冲,日耳曼人挡不住我们。”

    这时投石机再次发威,因为怕误伤,所以他们将投石机射程调了一下,大部分火罐掉进城中,寒冬季节,天干物燥,很多地方遇火就着。约尔科伦郁闷的够呛,没想到这个时候东方人还敢动用投石机,调了射程后,大部分落进了城中,但还是有一部分落在城墙上。一个瓦罐落在滚木旁,顷刻间引燃了大火,周围的日耳曼士兵全都遭了秧。看到城头再次起乱子,攻城的士兵信心更足。日耳曼千夫长格伦神情凝重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这样打下去,伤亡会非常惨重,东方人到底是疯了么,还是他们对普斯克城势在必得?起乱子的额地方越来越多,终于一名定国军士兵持着钢刀冲了上来,一爬上城头,他就挥舞着钢刀对两侧的日耳曼人大肆砍杀。一个两个,越来越多的地方出现漏洞,格伦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快通知约尔科伦大人,速派人增援,必须趁着敌人没有大举压上前,把他们顶回去。”

    日耳曼人的反应还算快,其实约尔科伦早就留了不少预备队,一听到西城墙出现危险,援军立刻扑了上去。有了援军,日耳曼人士气大振,重新组织进攻,开始对城头上的定国军士兵展开围剿。定国军虽然打上了城头,但实力上的差距是不可弥补的额,日耳曼人像潮水般涌上来,先头两百多人迅速淹没在日耳曼人的反扑中。西城墙攻防战打得异常惨烈,负责东城墙的闵贵同样不好受,为了攻上城头,闵贵都已经亲自上阵杀敌了。虽然没有拿下整个城墙,可定国军短时间内打上城头的事情,大大刺激到了日耳曼人,他们不得不加派兵力。惨烈的攻防战还在继续,临近午时,后方响起了金锣之声,闵贵以及白崇全都被整蒙了,强攻到现在,已经有些机会了,怎么就鸣金收兵了呢?

    杨再兴一直在观察着城墙攻防战,自白崇的兵马打上城头那一刻,他就知道已经完成任务了,之所以到现在才鸣金收兵,就是不想引起约尔科伦等人的怀疑。不管怎样,定国军鸣金收兵,还是让日耳曼人长长的松了口气。定国军一走,日耳曼贵族千夫长们就找到了约尔科伦,他们真的被之前的攻防战给打怕了,“约尔科伦大人,必须尽快想办法才行,东方人为了普斯克城可以说是不惜血本,不计伤亡了,刚刚那么一会儿就死了两千多人,差一点就拿下西城墙。如果没有人牵制基辅城驻军的注意力,凭着基辅城驻军的兵力,可以把我们活活耗死的。”

    面对那种疯狂的进攻,没有人会不怕,哪怕约尔科伦都有些胆寒了。这一次能防住,要是东方人派出上万兵马四面攻城呢,那样还能守得住么?被动的防御永远都是最笨的方法,现在最好的方法就是有一支兵马去牵制基辅城驻军。想到此处,约尔科伦在众目睽睽之下再次写了一封信,继续送往美苏达城。

    美苏达城,奎伦斯接到第一封信后,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他觉得约尔科伦完全是言过其实了,普斯克城城高墙厚,又有那么多兵马驻守,东方人是神仙不成,能撼动普斯克城。奎伦斯第一反应就是按兵不动,他心里一直坚守一个念头,那就是稳守美苏达城,只要自己不乱动,就不会有什么破绽。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很快第二封信就送大美苏达城,看了第二封信的内容,奎伦斯不得不认真对待了,东方人竟然打上了城头。这次多久,就已经攻上了城头,难道东方人已经厉害到这种程度了?奎伦斯倒不认为约尔科伦在撒谎,这位红袍主教可是性情高傲的人,仅仅两天,重兵把守之下,就让东方人打上了城头,这是何等丢脸的事情?如果没有切实发生过,约尔科伦不会编这种理由抹黑自己的尊严和荣耀。放下信,奎伦斯揉着额头,有些苦恼的问道,“斥候还没回来么?梁赞河方向还没有消息传回来吗?真是见鬼了,约尔科伦竟然焦急城这副样子。”

    坐在下手的一名千夫长轻轻地摇了摇头,其实梁赞河附近的消息一直没有断过,但奎伦斯需要梁赞河附近最详细的情报,这就需要一点时间了。不仅需要驻军情况,还要具体的人数,这对斥候来说并不算简单。一直临近傍晚,斥候终于回来,不过去了十几个人,回来的只有四个,而且还人人带伤,一名还算较好的斥候,断断续续的说道,“奎伦斯大人,梁赞河有东方人兵马近三万人,其中骑兵一万两千,除了基辅城驻军,恐怕第二军营的人全都在梁赞河了。”

    “嘶”奎伦斯丝毫没有怀疑吃后的话,这些人用生命带回来的消息不可能有假,怪不得普斯克城压力如此大,约尔科伦频频请求援兵,敢情基辅城驻军以及第二军全都到梁赞河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基辅城附近岂不是兵力空虚饿了?这一刻奎伦斯有些心动了,他生性谨慎,被称为“老鼠司令”,可谨慎归谨慎,一旦有绝佳的机会出现,他是绝对不会错过的。或许约尔科伦说的很对,此时攻打基辅城的话不仅能减轻普斯克城的压力,还能沉重打击基辅大本营的嚣张气焰。想到就去做,奎伦斯迅速作出安排,留下万余兵马留守美苏达城,其余士兵随他出征基辅城。将近两万大军,趁着基辅城附近兵力空虚,一定能给基辅大本营带来沉重的打击。

    奎伦斯怀揣着信心走向进攻基辅城的道路,他一生谨慎,唯一一次心动,却让他踏上了不归路。杨再兴的大军纹丝不动的钉在梁赞河,约尔科伦的普斯克守军一动都不敢动,不过奎伦斯出兵基辅城的消息已经送来,所以约尔科伦已经不再像之前那样担忧。东方人,不是厉害么,等基辅城噩耗传来,看谁能忍得住。约尔科伦已经在畅想美苏达城大军纵横基辅城的一幕,东方人真的是被维尔纽斯城局势逼急眼了,居然做出了狗急跳墙的事情。不过可以理解,基辅城西部三座坚城,美苏达城和普斯克城已经落入日耳曼大军手中,唯一的维尔纽斯城如果再陷落,那基辅城就光秃秃的暴露在日耳曼勇士的进攻之下了,三座城池相互依托,可以死死地钳制住基辅城,哪怕东方人有十万大军,也动弹不得。基辅城虽好,但有纤体那缺陷,就是城墙残破,易攻难守,注定守着基辅城,就等于给自己增加了很大掣肘。

    约尔科伦以为杨再兴不知道美苏达城发生的情况,可实际上奎伦斯这边一行动,杨再兴这边就开始为下一步行动做准备了。之所以还没有行动,就是不想让奎伦斯所部反应过来,只要他靠近基辅城五十里范围,到时候就算上帝显灵,也别想救他了。这个时候,白崇和闵贵等人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杨再兴一定要坚持不惜代价的打上普斯克城头了,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给普斯克城制造压力,进而让奎伦斯做出错误的判断。可以想象,所谓的维尔纽斯城攻防战以及普斯克城攻防战全都是幌子,无论第一军驰援佛燕岭,还是第二军驻扎梁赞河,都是为了诱骗美苏达城大军进攻基辅城。看着麾下众将,杨再兴凝重的脸上终于多了一丝轻松之意,“事到如今,本将也不瞒大家,从一开始,基辅城大本营就制定了放弃维尔纽斯的打算,我们的目标就是借维尔纽斯和普斯克城,尽可能的消灭日耳曼人的兵力,为下一步夺取萨克森公国做准备。如今佛燕岭附近的第一军已经向南直插奎伦斯所部后方,我们的任务就是拖住普斯克城守军,等第一军进入指定位置后,迅速回援基辅城,配合第一军全歼奎罗斯所部,这可是军队改制以来规模最大的一场歼灭战,还望驻军勠力同心,摄政王万胜!”

    白崇等人心潮澎湃,他们已经被这个伟大的计划深深的震撼,“摄政王万胜,歼灭敌军,夺取萨克森....夺取萨克森...”,众人振臂高呼,对他们来说,胜利已经是早晚的问题,因为日耳曼人已经不知不觉中落入彀中。奎伦斯所部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故意沿着卡其威尔河行军,一直到了第二天午后方才进入岑伟波克地界,到了这里,日耳曼人感慨良多,在这里日耳曼大军曾经经历过一场惨败,那一战,日耳曼大军再无进攻基辅城的勇气。可是现在他们重新回来了,这一次一定要东方人付出代价。

    奎伦斯命令各部于岑伟波克就地驻扎休整,如此过了一夜,方才向基辅城运动。这时,奎伦斯打出旗号,已经不怕被人发现了,到了这里,已经靠基辅城如此近,就算东方人其他大军想要驰援也来不及了,最先抵达基辅城的一定是他的美苏达城驻军。巳时,寒风肆虐,道路上人烟稀少,就连鸟兽也不愿意出没,越过黑杨林,前方就是基辅城南部,此时一支银光璀璨的骑兵正严阵以待,人数约有两千余人。奎伦斯笑了,这就是基辅城最后的力量么,大本营的东方人太天真了,就靠这点兵马就想挡住美苏达城两万大军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