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386章 希望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番打击之下,日耳曼人死伤惨重,好在投石机很快就哑了火,看着一架架投石机被拉出战场,卡米奥拓总算长长的松了口气,要命的投石机撤走,接下来就好受多了。盘点伤亡,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这么一会儿就有将近两千日耳曼勇士被砸的见了上帝,城头上到处都是尸体,大多说都已经血肉模糊,有的还被好几块石头压在了下边。日耳曼人来不及悲伤,更没有时间去处理尸体,定国军就发起了新一轮的进攻,这一次明显和上一次不一样,云梯立起来,撞城木也在盾牌兵的守护下进入攻击位置,开始对南门发起冲击。轰,有撞城车加持,再加上四十多个人一起用力,厚重的南城门发出痛苦的声音,这一声痛哼传到日耳曼人耳中,留下的只有恐惧,“砸,砸死这些东方人,火油准备好,抛下去,烧毁撞城车。”

    随着千夫长的声音响起,慌乱的日耳曼人慢慢变得有序起来,他们依着命令不断厮杀着。火油倾泻,撞城车成了一辆火车,周围的定国军士兵只能四散逃远,南城门的危机暂时解除了,可城墙面临的压力却越来越大。为了给美苏达城制造足够的压力,史文恭想了许多办法,当然,利用云梯爬上城垛,想不付出代价是不可能的。许多定国军士兵都死在了城头石块下,那些抛射上去的石块,现在成了日耳曼人最强大的守城利器。都统梅子干仰头看了看攻城状况,已经损失几十名兄弟了,还没能爬上城头,不由得有些心急了,梅子干系紧腰带,拔出钢刀从一名士兵手中夺过一面盾牌,“亲卫营,跟我一起上,今天要是不打上城头,谁也别想回去。”

    梅子干身先士卒,其他人自不敢怠慢,攻城战很快就进入了白热化阶段,仗着一身勇力,梅子干迅速攀爬着,靠近城头的时候,从腰间取下一个瓷罐,用火折子点燃后猛地往上掷去。轰的一声响,城头爆出一阵亮光,罐子里装了不少火油,再加上日耳曼人为了守城,也存了不少火油,这下子这一段城头的日耳曼人被弄得手忙脚乱,有的人忙着救火,有的人忙着厮杀。城头一乱,梅子干直接冲了上去。卡米奥拓满头大汗的指挥着,看到一名东方下级指挥官冲上来,他赶紧领着人扑过来,这个缺口必须堵住,一旦被扩大,那南城墙势必陷落。如果连一天时间都守不住,那他可以回家养猪了,还有什么脸面当这个千夫长?

    能够涌上城头的人并不多,虽然梅子干奋勇当先,奈何寡不敌众,厮杀了足有一刻钟,只能带着伤逃下城。梅子干所部撤下来没多久,后方就敲响了铜锣。定国军缓缓退去,城头上浓烟滚滚,一片狼藉,卡米奥拓精疲力尽的瘫坐在城头上,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东方人的进攻太疯狂了,大量的投石机再加上悍不畏死的将士,今天撑过去了,明天或许也能撑过去,后天呢?美苏达城是什么情况,卡米奥拓很清楚,这里的日耳曼士兵大多来自南部铁匠家族以及洛林王国,真正算得上精锐的也只有来自多瑙河势力的两千多黑头步兵。战斗力参差不齐,再加上他卡米奥拓身份不够,注定无法彻底掌控美苏达城驻军。自奎伦斯兵败岑伟波克之后,美苏达城驻军成了残废状态,再加上美苏达城相比其他两座城池不是那么重要,所以洛泰尔以及苏格斯等人根本没将精锐骑兵派过来。以美苏达城如今的状况,想要撑过五天,那是白日做梦,真把东方人当软柿子了?

    援兵,必须要援兵,一封封求援信送出去,依旧没有回复,卡米奥拓只能耐心等待着。此时的普斯克城也已经吵翻了天,美苏达城的情况早就传到了普斯克城,围绕着要不要救援美苏达城,普斯克守军分成了两派。苏格斯有些头疼的看着麾下几名千夫长,倒也不怪这些人,之前的教训还历历在目,大家不得不小心应对。为了一个美苏达城,东方人需要出动近十万大军么?这里边显然有什么问题,苏格斯也不想上东方人的恶当,看到双方争执不下,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打的架势,只好起身大声道,“都住口,如今大敌当前,不想着怎么迎敌,还为了一点争执斗个不可开交。不管东方人出于什么意图,美苏达城我们不能不管,曼斯坦,你立刻集结本部兵马,午后便出城增援美苏达城,记住,一定要做大声势,做出主力救援美苏达城的假象,我倒要看看,东方人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哼哼,真把我们当成傻子了?”

    “是”曼斯坦虽然心中不爽,但也不敢明目张胆的违抗苏格斯的命令,这不是让他去当诱饵么,万一东方人真在前边挖了什么陷阱,那他曼斯坦就要成为倒霉蛋了。一些人幸灾乐祸的看着曼斯坦,苏格斯也晓得这番安排有些不近人情,所以语气和善的说道,“一切多加小心,如果遇到什么变故,可以立刻撤回来。”

    曼斯坦总算舒服了一些,算苏格斯有点人情味儿。曼斯坦的兵马很快就离开了普斯克城,明明只有五千多人,曼斯坦却故意将阵型弄得很松散,一路上旌旗招展,声势浩大。一般情况下,斥候估算兵力都是以旗子为依据的,日耳曼人兵马有着特定的规矩,每一个百人队才会有一面自己的旗子,千人队则统一样式,全部都是隶属于神圣罗马帝国的双头鹰旗帜。为了迷惑定国军斥候,曼斯坦将城中的旗子几乎全部带了出来,一路上阵型拖得很长,旗帜飞舞,很容易迷惑人的判断。不过定国军斥候对曼斯坦手中有多少兵马并不感兴趣,只要知道日耳曼人已经发兵美苏达城就可以了。雨小晨一直窝在红松林附近,不敢有丝毫动作,就怕提前暴露行踪,被日耳曼人困死。曼斯坦出兵美苏达城,他总算可以行动了。

    就在曼斯坦所部离开普斯克城一个时辰后,雨小晨所部就开始穿越红松林,于末时初穿过红松林,三千骑兵直扑梁赞河一线,如此大量骑兵出现在梁赞河附近,很快就引起了日耳曼人的注意。如今的梁赞河不复往日,天气寒冷,再加上一场大雪,没人愿意驻扎于此,所以这个重要的战略位置,仅仅只有五百多人的游骑兵临时驻防。仅仅五百人的临时驻军,哪里是雨小晨所部的对手,三千如狼似虎的骑兵,在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里沿着梁赞河将日耳曼驻军杀得四处逃散。

    雨小晨突然挥兵进攻梁赞河,守卫普斯克城的苏格斯却大大的松了口气,就怕东方人没有动作,只要东方人暴露出战略意图,应对起来就方便多了。东方骑兵占领梁赞河,无疑是冲着普斯克城来的,怪不得东方人集结近十万大军对付美苏达城一线,敢情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东方人当真是打的好主意,如果真让东方人依托梁赞河偷袭普斯克城,再加上普斯克大军去了美苏达城,还真就让他们得手了”说起这些,曼斯坦心中就有些后怕,幸亏多留了一个心眼,若是真让东方人夺走普斯克城,那驻扎在伊斯特拉高地上的日耳曼大军就要陷入后路被堵的绝境了。普斯克城不仅可以直通基辅城,更是扼守着通往萨克森公国的道路,想要回到萨克森公国,就必须经过普斯克城。当然也可以绕过卡其威尔河,但东方人会同意么?一想起死在岑伟波克的日耳曼勇士,苏格斯就掩不住内心的怒火,“各部听令,从东和北两个方向夹击梁赞河,一定要在东方人主力到达之前,将东方人赶走,梁赞河必须控制在我们手中。”

    哼哼,东方人,恐怕他们做梦也没想到普斯克城主力并没有离开吧,不久就会给他们一个惊喜的。不仅苏格斯战意熊熊,就连麾下几名千夫长也卯足了劲想要借此机会报仇雪恨。大量的日耳曼士兵开始行动起来,同时苏格斯还给洛泰尔写了一封信,嘱咐洛泰尔近期千万不要对基辅城下手,密切留意普斯克城,随时做好驰援普斯克城的准备。苏格斯想得非常清楚,东方人算计算计去,无非是冲着普斯克等三座坚城来的,只要拱卫住这三座坚城,任凭东方人再怎么折腾都没有用。日耳曼骑兵率先离开普斯克城,绕过梁赞河从东面逼近雨小晨的兵马,不过这些日耳曼骑兵太心急了,没等到苏格斯的兵马到来,就率先对雨小晨所部发起了猛攻。自伊斯特拉高地战争以来,梁赞河经历了数次大大小小的战事,所以雨小晨对这片土地并不陌生,双方拉开架势,于东部高坡附近展开了一场残酷的厮杀。日耳曼人这段时间过得非常憋屈,好不容易逮住机会,哪里肯轻易放过,雨小晨也算是沙场老将了,指挥若定,可是面对着疯狗一样的日耳曼骑兵,还是有些招架不住,“娘的,日耳曼人都疯了不成?普斯克城主力估计很快就要抵达梁赞河了,我们必须撤出去才行,各部往高坡边打边退,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脱离战斗。”

    恶战之中,想要迅速脱身,肯定没那么容易,主动后撤的一方必然会承受惨重的损失。不过雨小晨已经顾不得这些了,再怎么样,也比全部葬送在梁赞河强,一支支百人小队组成了连环马,他们分批杀出,不断拦截着日耳曼骑兵,他们用生命铺就了一条鲜血之路。就这样不断有人殿后,雨小晨所部终于逃进了红松林,为了离开梁赞河,一路上有将近一千七百名勇敢的古镇骑兵死在日耳曼人手中。雨小晨脸色惨白,虽然活下来了,可心中依旧不断责备着自己,如果能迅速做出反应,就不会有这么大损失了。殿下千叮咛万嘱咐,一定不能犹豫,该撤就得撤,可他还是犹豫了,也低估了日耳曼人的战斗力。之前一系列胜利,并不是日耳曼人不英勇。

    未能全歼这股入侵梁赞河的古镇骑兵,苏格斯不免有些失望,不过总体上还是很满意的,东方人失去梁赞河这个前沿阵地,就没法威胁普斯克城,如此一来,就可以抽调兵力驰援美苏达城了。苏格斯也不怕东方大军突然改变策略越过卡其威尔河进攻普斯克城,因为同样是急行军,日耳曼大军一定比东方人先抵达普斯克城。梁赞河战事一结束,休整了一夜之后,普斯克大军就浩浩荡荡的杀向美苏达城,为了确保普斯克城万无一失,驻守维尔纽斯城的拜思尔领兵进入梁赞河一带,对普斯克城形成护翼。总之,苏格斯把一切可能出现的问题全都考虑到了,只要东方人敢强攻普斯克城,一定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寒风肆虐的美苏达城,变得脆弱而苍凉,卡米奥拓面无血色的坐在墙垛角落里,眼神变得空洞,不复往日色彩。已经打退东方人的四次进攻了,美苏达城驻军也损伤无数,而东方人却仗着投石机以及强大的兵力优势源源不断的扑上来,也许下一次,美苏达城大门就会被东方人碾碎。能做的都做到了,如果还守不住美苏达城,那一定是上帝放弃了日耳曼勇士。隆隆隆,一阵鼓声响起,日耳曼人机械性的进入战斗位置,他们知道,新一轮进攻要来了。这个时候,史文恭同样紧皱着眉头,其实美苏达城早就可以打下来了,只要稍微加大力度,这座城池就会被撕开一道口子。为什么普斯克援军还没来,难道雨小晨那边出了问题?

    为了诱使普斯克大军前来,已经在美苏达城损失了三千多兵力,已经快超出史文恭的承受范围了,“齐格,普斯克方向还没有消息么?雨小晨难道折在了梁赞河?”

    “史将军,普斯克城方向并没有消息传来,倒是曼斯坦带人前来,不过绝对不是普斯克主力”齐格同样心急,一直等不到消息,这样打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就在史文恭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名斥候飞速奔来,他来不及下马,便气喘吁吁的说道,“史将军,雨指挥使诱敌成功,目前普斯克主力大军正在朝卡其威尔河方向而来。”

    “好”史文恭忍不住挥舞了一下拳头,打了这么多年仗,竟然头一次为找到撤退的理由而高兴,“齐格,命令前沿部队,一旦发现普斯克城主力踪迹,立刻撤出战斗,绝不要给普斯克大军缠上来的机会。哼哼,他们既然来了,那咱们就立刻动身赶往普斯克一线,倒要看看日耳曼人怎么阻挡我们进攻萨克森公国。”

    史文恭这边为撤退做准备的时候,驻扎在卡其威尔河沿岸的主力大军也开始拔营,以高宠、耶律沙等人为首的八万大军分成四路,浩浩荡荡的离开卡其威尔河。苏格斯带领着普斯克主力大军好不容易赶到了美苏达城,可是他看到的却是敌军撤退的背影。仿佛知道普斯克大军到来似的,东方大军主动后撤,丝毫没有留恋美苏达城城墙。看到这一幕,苏格斯心中升起了一股荒唐的感觉,东方人就这样撤了,如此轻松,就解了美苏达城之围?苏格斯不觉得自己有这般厉害,同样,东方人也不是那种轻易放弃的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