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387章 众所周知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经过洛泰尔一世和洛泰尔二世苦心经营,已经俨然成为神圣罗马帝国最强大的势力,哪怕以腓特烈家族为首的东部贵族也被萨克森王国压了一头。东方人如果真的打下了苏普林城堡,将会在神圣帝国内部引起一场大地震,整个帝国势力会重新洗牌。上萨克森和下萨克森组成的王国土地,可以和伊斯特拉高地紧紧连接在一起,强大的东方帝国自此以后会掌控神圣帝国北部的话语权。为什么会这样?不,决不能让东方人得到萨克森王国,苏格斯不想放弃,一想起可能出现的后果,他就忍不住从心底冒冷气。东方帝国已经足够强大,一旦让他们把萨克森王国的土地也吃进去,那神圣帝国就要被彻底压在底下了。

    苏格斯派出了普斯克城所有能动用的兵马,一刻不敢喘息,飞速往西边赶,可是,他所有的努力注定是徒劳的。当来到费斯塔克,强大的基普罗斯驻军终于展现出碾压一切的实力,投石机配上撞城车,再加上箭雨覆盖,整个费斯塔克笼罩在一种悲凉气息之中。费斯塔克扼守着萨克森王国东部入口,这里有着上万普鲁士人拼死驻守,可是普鲁士人什么时候见过如此多的投石机?傍晚时分,新一轮进攻终于开始,萧芷韵亲自抵达前线,负责监督这场战事。萧芷韵一点都不轻松,不啃下费斯塔克,就意味着有风险,所以哪怕付出再多的代价,也必须迅速拿下费斯塔克城,“雨小晨,将军中积存的所有火油全部抛射进去,长弓手从南面压制,另外,将铁浮屠调过来,告诉耶律沙,本妃给他一个时辰的时间,一个时辰之后如果还拿不下北边的高地,就让他提头来见。”

    一旦指挥起来,萧芷韵又恢复了往日的杀伐决断,虽然帝国士兵们攻势很猛,但还远远不够,其中北部高坡上的普鲁士人就牵制了不少精力。之所以派铁浮屠过去,就是看中了铁浮屠的重甲防御力,这些铁浮屠就是没了战马,一点点爬过去,也必须把高地啃下来。得到萧芷韵的命令后,耶律沙哪敢迟疑,他太清楚萧芷韵的为人了,这个女人说一不二,做起事情来坚毅果敢,别说是他耶律沙,就算换成庞赫和萧岿,如果不能完成军令,也照样是杀无赦。北边的高坡一直给进攻的兵马造成阻碍,这些普鲁士人不断偷袭,一碰上重兵剿杀,就迅速撤到高坡上。这片地方满是针叶林,定国军士兵不熟悉地形,好多次进去都损失惨重。为了完成萧芷韵交代下来的任务,耶律沙决定亲自去一趟高坡。夜里寒风大作,林子中呼呼咆哮,就像无数女子哀怨叹息,让人不寒而栗,放火肯定是不行的,林子靠着费斯塔克如此近,一旦放火,烧的不光是普鲁士人,还有定国军士兵。看着幽森的丛林,耶律沙翻身下马,涌出一股子地痞才有的狠劲儿,“全部下马,将后边的长弓手调过来一些,三人一队,护着两名长弓手,本将就不信了,这里就算是龙潭虎穴,老子也要拿下这片地方。”

    在这片针叶林里,平常的打法根本起不到效果,怪不得萧妃执意让铁浮屠过来,摆明了就是要让铁浮屠当重步兵,一点点碾压过去,就算是靠爬也得一点点把这片高坡犁上一遍。铁浮屠不是第一次客串重步兵了,好在他们已经习惯了,只要有步兵拿着盾牌配合一下,他们也能当个合格的重步兵。仅仅片刻时间,大量的步兵和长弓手就被调到了高坡下,这些人六个人为一队,散开阵型,一点点往里推进,盾牌手护着长弓手,铁浮屠在前边当肉盾,这种怪异的组合,有些不伦不类的,用铁浮屠当肉盾,也只有定国军这样的军队才干的出来。要是让洛泰尔等人知道耶律沙这样使用铁浮屠,非被气晕过去不可,这可是一群重金打造的铁骑,竟然干起了最不起眼的脏活累活。夜色笼罩下,普鲁士人躲在林子里偷偷摸摸的下手,这个方法可是屡试不爽,之前东方人好几次都冲进林子,结果全都铩羽而归。愚蠢的东方人,天色都黑了,还敢进林子,这不是找死么?

    一名普鲁士人手里拿着一把小巧的弩,看到火把闪耀处,迅速出手,利箭顺着寒风刺出,却没有想象中的闷哼声,只有叮当声响起。见鬼了,为什么射不死人?这名普鲁士人还在纳闷,就觉得耳边劲风划过,紧接着肩头一阵生疼,一枝羽箭狠狠地刺穿了肩头兽皮,没入肉中。这种情况不断出现,普鲁士人损失几百人后,才发觉事情有些不对劲儿,这次进林子的东方士兵几乎刀枪不入。付出惨重代价后,他们总算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是一群全身罩着铁铁甲的步兵,身后配着长弓手,只要有人偷袭,立刻顺着进攻方向反击,好多普鲁士人就这样着了道。这可怎么办,那帮子人刀枪不入,天色又黑呼呼的,只能被动挨打,这么后退下去,全都得跳下悬崖不可。万般无奈之下,负责高坡的千夫长只能下令撤走,全部缩回费斯塔克城。

    天亮后,高坡上剩余的普鲁士残兵也被灭的干干净净,耶律沙总算松了口气,这个差事可一点都不轻松,还不如去攻城呢。这一天,费斯塔克城上空阴云密布,就像城中军民的心情。自洛泰尔二世上任之后,费斯塔克城便成了康拉德家族的领地,传到这一代,现任城主也就是下萨克森马佐维亚公爵,马佐维亚?康拉德现年三十七岁,正是春秋鼎盛的年龄。他是绝对不愿意将费斯塔克城交到东方人手中的,康拉德家族的利益适合洛泰尔家族紧紧绑在一起的,双方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保不住萨克森王国,康拉德家族也会彻底淹没在历史长河中,从此一蹶不振。马佐维亚一心守护王国入口,可局势的发展,让他越来越头疼,打到现在,布置在外围进行袭扰牵制的兵马要么被剿灭,要么被逼的回到城中,到现在,就只剩下费斯塔克城了。东方人真的是太厉害了,一夜之间,就将战局彻底的掌控在自己手中。

    砰砰砰,一阵敲门声响起,没过多久,隶属于康拉德家族的牧师约翰揣着袖子走了进来,看着眼前愁眉不展的马佐维亚,约翰行了一礼欠身道,“公爵大人,格列高列教皇已经派出霍亨索伦周围的教会武装,两日之内一定能赶到费斯塔克,还望公爵大人务必守住两天的时间。”

    “教皇陛下派来了兵马?”马佐维亚并没有露出多少兴奋之色,他现在担心的是怎么守住两天时间。教皇肯派援兵,也是可以理解的,纵观东方人在基普罗斯的所作所为,他们根本不信上帝,是一群彻头彻尾的异教徒。在基辅城和弗拉基米尔,东方人堆教会进行了残酷打压,如果让东方人占据了萨克森王国,恐怕教会在神圣帝国的影响力会进一步衰弱。为了教会的利益,格列高列也必须想尽一切办法阻挡东方人前进的脚步。格列高列和多尔勒这些人不一样,他没有自己的土地,唯一依靠的就是信仰之力,如果上帝的信仰受到怀疑,手中的力量也会消散,而多尔勒等人,他们可不是靠教会活着的,他们有自己的地盘,有自己的商贸利益,从一开始他们就和教会不是一条线上的,从某些方面来说,多尔勒乃至洛泰尔,他们都一直想尽办法削弱教会的影响力,只不过不得其法罢了。当然,格列高列如此做,也不是为了洛泰尔,而是为了维持住神圣帝国的完整性,只有帝国稳固,教会的势力就不会有太大损失。洛泰尔这些人虽然也想尽办法削弱教会影响力,但毕竟不敢明目张胆的做,可东方人不一样,他们可真的会对教会举起屠刀的,根本不会考虑日耳曼民众的看法。

    等约翰坐下来,马佐维亚伸手点了点面前的地图,“阁下或许不知道吧,东方人可是有着十万大军,这一点不用怀疑,我派出去的人经过多番统计,不会有错的。面对如此庞大的兵马,我们又该如何守住两天?除非伊斯特拉高地上的大军能够及时出现在东方人后方,否则就靠我们自己,如何做得到?”

    “公爵大人,事到如今,有些办法该用就得用,据我所知,如今费斯塔克城还有青壮男子两千余人,十岁以上的男子集中起来也有四千,再加上年轻女子,是一支不小的力量。我们只能想尽一切办法,才有可能坚持两天”约翰侃侃而谈,此时他不是神圣的牧师,更像是为了胜利而不断计较的法务官。马佐维亚十分犹豫的皱起了眉头,他并不想用这个方法,如此一来,那些平民恐怕要伤亡惨重了,可是最终,还是艰难的点了点头,为了康拉德家族的利益,有些事情不得不去做。

    康拉德家族的人动用了一切可以动用的力量,城中军民被集中起来,每一个人为了抵御定国军的进攻,贡献着自己的力量,或许微不足道,可几千人上万人集中在一起,依旧是一股不可小视的力量。巳时,隆隆的鼓声响起,投石机再次开始发威,由于工作量巨大,许多投石机过度使用,出现故障损毁严重。但是萧芷韵没有停手的意思,对费斯塔克城的施压不能停止,必须压的他们喘不过气来。其实,很多事情并不需要萧芷韵吩咐,如今就剩下一座费斯塔克城,时间紧迫,没有其他法子可想,只能强攻。高宠、史文恭亲自负责两个方向的指挥,为了一举拿下费斯塔克,萧芷韵一次性投入了一万四千人的兵力。

    现在只能耐心等待,高宠负责的南面率先发起了进攻,两千人的先头部队扛着云梯在长弓手的掩护下扑向横亘在面前的坚城。这些人有斯拉夫人也有蒙古人,这一刻,他们是亲密的战友,有着同样的目标,拿下费斯塔克,夺取萨克森王国。普希金是一名来自高加索山脉的猎户,他没有什么伟大的梦想,他只知道在最为艰难的时候,是东方摄政王挽救了全家人的性命。他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他的余生只有一个目标,就是为东方大帝征战沙场,开疆拓土,他就是摄政王手中锋利的刀。左手扛着木盾,普希金就像一头野兽,朝着城头猛冲。一截滚木落下来,普希金怒吼一声,木盾一甩,直接将滚木甩到一旁,“啊....普鲁士的奴隶们,爷爷来了....”

    对于这些普鲁士人,普希金是鄙夷的,这些人根本没有自己的土地,只是不断臣服别人,他们根本不配当一名伟大的战士。康拉德家族,不过是洛泰尔身边的野狗,如何能跟摄政王相比?一块石头擦着脸颊落下去,锋利的石块划破皮肤,留下一道很深的伤痕,普希金本就长相粗犷雄壮,此时脸上一道血痕,显得分外狰狞。他咧开嘴嘿嘿一笑,落在守军眼中,就像看到了一头恶鬼。一名普鲁士平民刚刚接触战场而已,看到普希金凶恶的笑容,吓得大叫一声,忍不住往后退去。

    远处,高宠不断通过千里镜观察着攻城进度,看到靠着城头越来越近,他忍不住挥手道,“很好,立刻让长弓手靠近城墙,无论多少代价,也要压制住守军,替攻城人员减轻压力。”

    长弓手靠近城墙,势必将自己置于对方弓弩手的射击范围内,损伤肯定会很大。但高宠认为这样做是值得的,只要能登上城头,长弓手的牺牲就是有意义的。军令如山,士兵们根本不会有任何怀疑,哪怕其中蕴藏着巨大的风险,长弓手们依旧毫不犹豫的靠近了城墙。虽然有盾牌手保护,可面对铺天盖地的抛射,还是不断有人倒下,定国军士兵以生命为代价,不断对城头守军进行着压制,就是他们及时抛射出来的弓矢,让攻城的人赢得了喘息之机。普希金看到城头防守出现漏洞,从腰间取下一条飞爪,准确的勾住了城垛,紧接着狗熊般的身躯竟然抓着飞爪绳索,飞速往上奔去。这是普希金作为猎人的独门绝技,往常都是用来攀爬大树的,用在攻城方面,也一样效果明显,扒住城垛猛地用力,直接跃进城墙。拔出钢刀,直接将面前发愣的普鲁士人砍翻在地。普希金天生神力,常年生活在山上,又练出一身怪异的刀法,一时间普鲁士人竟然被他砍得亡魂皆冒。有了普希金开路,更多的人顺着这条云梯冲上来,没过多久,一个身着银灰锁子甲的男子扛着长枪冲了上来,此人便是指挥使任酚。一名指挥使,竟然亲自登上城头血战,将士们无不奋勇向前。任酚和普希金就像一对哼哈二将,带领着士兵不断冲杀,将缺口越扩越大,当西城墙三分之一落入定国军之手后,也预示着城墙争夺战已成定局,凭着定国军强大的战斗力,普鲁士人再想反扑,难于登天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